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户县网站新闻!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
户县本土 便民 公益 互助  XHUME.CC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楼主: ypjahz

[历史人文] 户县民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8-17 22:37:0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只听过~~娃娃乖,娃娃乖,娃娃乖了穿新鞋(Hai),娃娃不怪穿旧鞋。
发表于 2007-12-12 19:42:09 | 显示全部楼层
嘿嘿  好玩
发表于 2007-12-17 20:35:30 | 显示全部楼层
顶..... [s:111]
发表于 2007-12-23 12:51:1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贴,亲切
发表于 2007-12-23 13:36:03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挺好的,希望斑竹多贴一些出来!
发表于 2007-12-23 13:37:55 | 显示全部楼层
黑云接夜等不到半夜!!!呵呵好像是农谚!!!
发表于 2007-12-26 20:42:02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很多童谣都是一些没什么文化的老人哄孙子孙女们编的,用户县画念起来很顺口,相当于最早的儿歌了。我小时候奶奶给我教过几首,像密密毫,上高桥,高桥有个大老猫,像月亮爷,开白花等等。LZ又让我回到从前那些小幸福了。。。。。。
发表于 2007-12-28 18:03:12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前在家经常听到呵呵好多年没听到过了..
发表于 2008-1-2 21:55:59 | 显示全部楼层
俺婆给我教过咪咪猫,好熟悉阿
亲切很
发表于 2008-1-22 15:10:2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是一个民谣爱好者和收集者。
有时间也发一些。。。。
发表于 2008-1-22 15:41:01 | 显示全部楼层
太好了!瑰宝!
发表于 2008-1-22 18:39:3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小时还听过:打,打,打麻鞋(hai),中间不记得了,后面还有一句,狗在河里捞韭菜!
发表于 2008-2-2 11:33:47 | 显示全部楼层
咪咪猫,上高桥,
  金蹄蹄,银爪爪,
  上树去,逮雀雀,
  扑楞楞,都飞了,
  把我老猫气死了,
  拿盐来,拿醋来,
  都吃老猫香肉来
………………………………………………………………………………………………………
这个民谣在那个荒诞年代,还造成了极大的冤案。请看:
老贫农阎如智的“现行反革命”案件

一九六八年八月十七日,一个酷热的日子,陕西省户县大王公社卓南大队的戏台下,人头攒动,这里正在召开公捕大会。一个满脸风霜的老汉被押上台来,五花大绑,汗流满面。他叫阎如智,52岁,本大队人。他被宣布犯有严重的“现行反革命罪行” :
我们的副统帅林副主席教导我们:“毛主席—是我们党的最高领袖,他的话都是我们的行动准则,谁反对他,全党共诛之,全国共讨之。”阎犯于1966年至1968年6月期间,在本队柿园、办公室等处,竟敢恶毒地攻击我们最最敬爱的伟大领袖毛主席,诬蔑光焰无际的毛泽东思想,破坏大队举办毛泽东思想学习班。相反,为中国赫鲁晓夫刘少奇歌功颂德,阻止广大革命群众批判刘、邓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公开表彰地、富阶级,充当剥削阶级的孝子贤孙。真是反动透顶。
阎如智到底是个什么人?他到底是怎样攻击毛泽东主席、为刘少奇歌功颂德的?我们不妨沿着阎如智的人生轨迹,回到那一片混乱的文化大革命中,去回味这一案件的来龙去脉。
阎如智其实是个不知名姓的孤儿,从小从周至县讨饭流落到户县卓日村,被养父母收留,姓了阎,起一个小名叫“北瓜蛋儿”,解放后才起了个官名叫如智。养父母家里也十分贫苦,他十几岁就被出壮丁,受尽了苦难,也成了作庄稼活的全把式。解放后,他彻底翻了身。因此,他对共产党充满了热爱,处处事事听党的话,跟共产党走。不管是办互助组,还是办农业合作社,他都积极走在前边。办事公道、为人正派,所以深得群众的信任,一直选他当干部。他也一直把集体的事当自家的事来办,认真负责,毫无私心。但他有一个致命的缺点,就是没有文化,心眼太直,俗话说的是“直杠杠脾气”,不会曲里拐弯,不会看眼色、拍马屁、见风使舵,看到不对的人和事,就要说,而且想说啥就说啥,从不顾忌,人们背后都叫他“老北瓜”。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阎如智对乱斗、乱批、乱抓,社会一片混乱非常不理解和不满,出于他的秉性,常常不看场合、不顾影响,用他那农民的直率,直言无忌,对一些重大事件发表自己的看法。红卫兵“大破四旧”时,把群众扎的红灯都收去烧了,他就很反感地说:“天安门上都挂红灯呢!为啥收社员的?”红卫兵在村子里乱收“地、富”的东西,他气愤地对这些人说道:“红卫兵收人家的东西,给人家退了。不退,小心打你的X着!”他还经常愤愤地说:“毛主席看把世事弄成啥了!”1967年6月18日早晨,公社一干部在卓南大队和许多社员在地里种玉米,谈到“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时,阎如智不平地说:“毛主席为了把中央一些人打下去,把这些学生豁起来胡闹呢!”这名干部严肃地指出这是反动言论,阎如智竟挺起身子,大声说:“把我的锤子咬了!”
他在批判刘少奇这个问题的认识上,就和当时的宣传完全对立。1967年春,大队召开干部会议,研究批判“刘、邓资产阶级反动路线”。阎如智当会就站起来表示反对,他说:“要批判刘少奇,我看先批判毛主席!毛主席错误比刘少奇还大,我看刘少奇没有啥错误,刘少奇闹啥总得通过你(指毛主席)。”
1967年秋季,阎如智在学校门前当众人面公开说:“毛主席是正的,刘少奇是副的。刘少奇搞错了,你正的也有错!”
1967年12月的一天,阎如智又在学校门前,当着十几名正批判刘少奇的群众,说道:“你这伙光闹刘少奇呢!咋不闹毛主席呢?害怕把你的饭碗拌了?”阎如智在地里劳动时,经常“大放厥词” :“现在刘少奇倒霉了,都说刘少奇不对!都是刘少奇的错误。我看还是怪毛主席。” 又说:“毛主席也害怕死,一心想把刘少奇弄倒。刘少奇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把中国叫你一个人掌握了,就心平气和了。” 一些胆小的人劝他再不要胡说了,他竟然用农村粗话骂道:“锤子!你把我拿枪打了!把我锤子咬了!” 他还经常给群众说:“毛主席说来刘少奇游街,我也要去游街。” 这年又有一次,大队在办公室召开干部会,有人提出要批判刘少奇,阎如智在会上即极为反感地说:“瞎咧都是刘少奇来,狗扒的都赖刘少奇扒的。”
1967年4月初,县上组织的“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深入这个大队召开大小队干部会议,阎如智在会上很公开地说:“现在是青年的嘴,成人的腿,只有地富干的美!” 曾有多次,大小队干部在办公室开会时,会前学习毛主席语录,阎如智就大声反对,说:“再学我就走呀!” 大队给各小队发毛主席语录,阎如智又反对说:“发那作啥呢?就没有人学!”
我们现在来看阎如智的这些言论,确实有不正确的地方,但他说的确实是大实话,也是许多群众当时想说但不敢说的话。他说这些话的时候,虽然没有人敢公开地随声附和,但也都心照不宣,心里是很同意这些话的,所以,阎如智说归说,并没有人私下把他的话反映给上边,队上的干部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没有人把他怎样。但下边的一件事却使人拉不离手,非得把他的“嚣张气焰”打下去不可。
1968年的6月,正是三夏大忙时节,麦子堆在场中,棉田草长老高,许多农活在等着人去做,但县上“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却把所有的青壮年召集在办公室举办所谓的“毛泽东思想学习班”。阎如智作为队长,眼见时节不等人,再不抢种抢打,庄稼就要受损失,他已请来了拖拉机在场上准备碾麦,但一伙青年人却坐在凉房下“学习” ,场里、地里都不见人,便气不打一处来,倔脾气就上来了,在街道上、在办公室门口大喊大骂起来:“开他娘的X呢!开会呢!”“把他娘X咧!开X呢,开会呢!” “办他妈的X呢!把精小伙子放在办公室学习呢!” “办这学习班X他妈!” 老汉这一通骂,虽然把会搅黄了,但也把县上的领导干部惹恼了,认为这是一件拉不离手的重大政治事件,阎如智竟然胆大包天,公然谩骂伟大的领袖,反对群众学习领袖著作,这还了得!必须严加惩处。于是很快就有专案人员对老汉的以往言行进行调查,形成了阎如智“现行反革命”的单行材料。材料把老汉好多事都罗列成了“罪行” ,如老汉在解放前曾因迷信参加过一贯道的事也被追究出来。老汉在抱孙子的时候,常念农村几千年传下来歌谣:
咪咪猫,上高桥。
金蹄蹄,银爪爪。
上树去,逮鸟鸟。
扑楞楞,都飞了。
看把老猫气死了。
这首民谣成了老汉“谩骂”毛主席的严重罪行。
阎如智还有一条罪状是 “去年任生产队队长时,大搞副业单干,长年连续派多人去西安拉板,四六开成(收入个人得六,集体得四),大大助长了私人资本主义的泛滥。夏收大忙季节,撂挑子不干,秋季抗旱又不很好安排,以致造成农业减产,社员口粮降低,国家公购粮三千二百斤不能入仓。” 但群众的感受是不一样的,群众搞副业给集体交钱,既维护了集体经济,又增加了社员收入,每户都置买了架子车。至于撩挑子,实在是他在无尽的政治干预下不能尽职尽责的无奈之举,但这都成了他的罪。
材料对阎如智作了这样的评价:
该阎如智虽系贫农出身,实质上已是变质分子,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变色龙——反革命。该阎一贯恶毒攻击我们的伟大领袖毛主席,攻击毛泽东思想,攻击毛主席无产阶级的革命路线,攻击我们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其实质实属敌我矛盾。罪大恶极,实应千刀万剐。我们广大群众和革命造反派的战友们,怀着对伟大领袖毛主席无限热爱、无限信仰、无限崇拜、无限忠诚的无产阶级感情,誓死保卫党中央,誓死保卫毛主席。谁反对毛主席,我们就打倒谁!谁反对毛泽东思想,我们就和他拚到底。
1968年8月17日,户县革委会、军事管制小组批准了户县公安机关临时领导小组将阎如智逮捕的报告,于是就出现了本文开头的一幕。见老汉绳捆索绑被抓走,满卓日村的群众都通不过,男女社员都流了泪。好多人都哭着说老汉不应该受法,老汉为啥和人喊,主要是想把生产队搞好。老汉旧社会受可怜,新社会把力出了,还落了这下场。但当时的严峻的政治气氛群众是说不上话的,阎如智锒铛入狱。
1968年11月6日,户县公安机关军事管制小组对阎如智做出刑事判决:
阎犯解放前曾参加一贯道反革命组织,思想极为反动。解放后,资产阶级思想未得到改造,混进基层政权后,大干坏事,特别严重的是在文化大革命前及文化大革命运动中,在公开场合公开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诬蔑毛泽东思想,为党内最大的走资派刘少奇喊冤叫屈,表彰地、富阶级有功,实属死心塌地的现行反革命分子,罪行严重,依法必须从严惩处。据此,遵照伟大领袖毛主席“不管什么地方出现反革命分子捣乱,就应当坚决消灭他”的教导,根据“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政策精神,判决如下:
阎如智现行反革命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刑期从一九六八年七月五日起至一九七八年七月四日止)。
判决一下,阎如智即被押赴延安南泥湾一劳改农场服刑,好在他是农民出身,庄稼活不在话下,加上舍得力气,什么活都抢着干,很快就获得了农场干警的信任和尊重,也受到了犯人的爱戴。1977年10月12日,阎如智被提前释放,群众为照顾他,一致选他当饲养员。
1978年,改革的春风吹遍大地,平反冤、假、错案的工作也已提到了各级党委和政府的议事日程,当年阎如智的“现行反革命案”也受到了户县人民法院的极大重视,组织专人进行复查,于1978年11月12日做出了比较实事求是的新的判决:
阎如智出身贫苦,解放前一贯务农,解放后长期担任生产队干部。但因学习不够,政治识别能力差,在文化大革命中对林彪、“四人帮”破坏革命和生产的罪行,识破不了,错怪了毛主席,说了有损伟大领袖光辉形象的话,但不是以反革命为目的进行恶毒攻击,属于严重的政治性错误,应于严肃地批评教育,而原判以现行反革命论罪科刑是不对的,现本院依法判决如下:
撤销原户县公安机关军事管制小组(68)户军管刑字第27号判决,对阎如智不以反革命论处,宣布无罪。
时光到了1980年,人们的认识又进了一步,户县人民法院在4月4日又对阎如智做出了一个新的刑事裁定书,指出:
本院于一九七八年十月十二日再审以(78)户发刑字第41号判决,撤销原判,宣告阎如智无罪,但对原判认定阎如智“为中国赫鲁晓夫刘少奇歌功颂德,阻止广大革命群众批判刘、邓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一节未作明确纠正,而阎如智为刘少奇同志的问题鸣不平的言行是正确的,故依法裁定如下:
撤销原判对阎如智因刘少奇同志问题受株连的部分。
至此,这一曾经在户县引起极大影响的所谓“严如智现行反革命案”才最终得到了彻底纠正。

              
发表于 2008-2-2 13:15:51 | 显示全部楼层
都没听过,很遗憾....支持本土文化!!!
发表于 2008-4-2 10:26:48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09-1-12 16:51:55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补充:1、红公鸡,绿尾巴,一头钻在地底下。
          2、咕铛、咕铛,萝卜生姜、你一碗、我一碗,把你憋死我不管;(拉风箱的声音)
发表于 2009-1-12 16:52:14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补充:1、红公鸡,绿尾巴,一头钻在地底下。
          2、咕铛、咕铛,萝卜生姜、你一碗、我一碗,把你憋死我不管;(拉风箱的声音)
发表于 2009-1-12 16:52:48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补充:1、红公鸡,绿尾巴,一头钻在地底下。
                 2、咕铛、咕铛,萝卜生姜、你一碗、我一碗,把你憋死我不管;(拉风箱的声音)
发表于 2009-1-12 22:04:4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味一下啊!:lol
发表于 2009-1-12 22:37:10 | 显示全部楼层
如道好极哩!!!!!!!!!!!!!!!!!!!!!!!!!!!!!!!!!!!!!!!!!!!!!!!!!!!!!!!!
  姚村的辣子,马营的蒜,
  渭曲坊的红芋担百担。
  响桥的雨帽,三旗的犁,
  占管营的担笼,谷子 的席。
  王寨的豆腐,庞光镇的酒,
  要吃生姜给焦将走。
  南北什村的板板薄(箱子),
  东西羊村的眼眼多 (筛子),
  青羊务的歪脖样子好(条帚),
  南羊村出的端戳戳(铣把)。

  咪咪猫,上高桥,
  金蹄蹄,银爪爪,
  上树去,逮雀雀,
  扑楞楞,都飞了,
  把我老猫气死了,
  拿盐来,拿醋来,
  都吃老猫香肉来。
  下面的民谣曾由一户县人带到北京,被北大教授刘半农主编的《歌谣周刊》登载,自此,流传全国。
  光光爷,开白花,
  有个女儿给谁家?
  给给县里王魁家,
  王魁爱戴缨缨帽,
  媳妇爱戴满头花,
  拧拧舞舞熬娘家,
  娘家门有个大花狗,吞住尻子咬两口。

  红豆豆,绿米米,我给我婆搬椅椅,
  我婆说我好乖娃,我在后院栽菊花。

  我娃睡,打杨贵,杨家窝里掐谷穗,
  掐了一斗半簸箕,拿回去给娃烙馍去。

   麻野雀,尾巴长,娶了媳妇不要娘,
   把娘关在门背后,他嫌老娘吃得多。
   把娘关在庙后头,给媳妇煎碗热豆腐,
   快快吃,快快咽,老娘回来不得见。
  老娘可怜舔个碗,他说老娘不要脸,
   老娘可怜舔个勺,他骂老娘不得活。

  豆芽菜,生拐拐,留着吃,拣着卖,
   老娘回来把你怪,怪你馋嘴爱吃菜。

   沙子沙,蹬蹬沙,沙娘拾个沙手帕,
   姐姐要,不给她,妹妹要摔给她。
   你骑骡子我骑马,马不走,拿鞭打,
   一下打到外郎家,外郎女,会擀面,
   一下擀得薄扇扇,短的吃,长的看,
   你说好看不好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版权所有  陕ICP备11003684号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赞助我们  

平平安安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陕公网安备 61012502000141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