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户县网站新闻!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
户县本土 便民 公益 互助  XHUME.CC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查看: 5273|回复: 0

[自由人创作] 狗舔沟子人受活,吧唧声伴屎味浓 ——王君《刘君——我的文学启蒙老师》读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6-10 20:51: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访问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会员

x
本帖最后由 精神游侠 于 2024-6-10 20:56 编辑


狗舔沟子人受活,吧唧声伴屎味浓

——王君《刘君——我的文学启蒙老师》读后

  小时候,邻居家养了一个小儿和一只小狗。小儿拉屎了,少妇便长调地呼唤一声“儿儿——”,这时,小狗不管在哪里,都会欢快地摇着尾巴跑来。小儿的屁股朝着天,小狗就拉长了舌头,急不可耐地上前舔舐。伴随着“吧唧吧唧”的刺耳声声,一股恶臭便在庭院里升腾蔓延开来。小儿很享受,任长舌乱舞,安静祥和,纹丝不动。从那时起,我知道了“舔沟子”;后来,又知道了它的引义。最近,看到秦川文化公众号上刊发王君的《刘君——我的文学启蒙老师》一文,让我又一次想到了那个令人作呕的画面。
  文章道:“……恐很难邂逅我心目中的户县鲁迅和贾平凹式人物——刘君老师”。看到这样的文字,我震惊异常。鲁迅,著名文学家、思想家、革命家、教育家、民主战士,新文化运动的重要参与者,中国现代文学的奠基人之一。毛泽东曾评价,“鲁迅的方向,就是中华民族新文化的方向。”鲁迅的文学成就、思想成就和历史地位,经过了历史的检验,为世人所公认。贾平凹,当代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陕西省作家协会主席。当代文坛的文学奇才,被誉为“鬼才”。贾平凹的作品数量可观,文学成就斐然,文坛地位显赫,作品评价毁誉参半。相形之下,两人的成就贡献泾渭分明,高下立判。王君把鲁迅与贾平凹并列,说明个人天性未开、愚蠢至极,文化认知浅薄匮乏、犹如乞丐;其把鲁迅、贾平凹之成就集于跪舔对象刘君一身,更滑稽可笑、愚昧无知、荒谬绝伦、五谷不分。拍马屁、舔沟子的无耻嘴脸,昭然若揭,毕露无疑。
  刘君有什么著作、资格可与鲁迅、贾平凹相比?如果有,即便一鳞半爪,应该拿出来以飨共赏。否则,就凭刘君说的“有些文章狗日真个写得好、小说不是记叙文、享受文学”几句“俏皮话”,就脑洞大开地信口雌黄、随意发挥:“仅用四字,便将文学创作与作者身心和谐统一地双赢起来,实可谓妙不可言的妙,高家庄的高呵”、“假大空的东西看不惯就是看不惯”、“刘老师刚正不阿,务实守正的硬脾气,时常让人想到鲁迅先生——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看看,一部作品都没有的人,凭了“三句话”和“刚直不阿,务实守正的硬脾气”,就成了“我心目中的户县鲁迅和贾平凹式人物”了。真是出类拔萃的舔狗,无知无畏、无羞无耻、无与伦比,其拍马屁、舔沟子的胆量达到了比“飞跃天堑”更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新高度。
  由王君的“鲁迅平凹说”推而广之,王君同样可以自豪地说:“我就是我家的作协主席、体协主席、科协主席”,或者说“我就是我家的李白杜甫、C罗乔丹、爱因斯坦”。但那不就是个笑话吗?如果到了大街、到了会场,也如此介绍、如此标榜,人们一定会以为那就是个疯子,是想当官、想出名想疯了的。
  文章道:“刘君乃大学生翎毛凤角年代正儿八经西北大学中文系毕业,与大师级作家贾平凹属校友,但却丝毫不摆大学生架子,只要你进他办公室,来的都是客,茶呀烟呀热情得让人冬不觉寒。”请问,“翎毛凤角”是什么意思?“翎毛”有,但“凤角”有吗?“与大师级作家贾平凹属校友,但却丝毫不摆大学生架子……”可见,在王君眼里,刘君这样的大学生应该是有架子的,有架子却不摆,这是值得夸赞的。多么可笑的逻辑,多么可怜的自卑!夏虫语冰、井蛙语海、蠢猪语文,真是丑态百出、丢人现眼、可悲可怜、可笑可叹。
  文章道:“我没见过鲁迅和贾平凹,但我总觉得他就是鄠邑的鲁迅和贾平凹。”以此推理,笔者我也没见过“唐吉诃德”,没见过“纳博科夫”,但我也觉得他就是鄠邑的“唐吉诃德”和“纳博科夫”,有何不可呢?他们也有一身“铠甲”披挂,却不需要“英勇搏斗”、“显赫战绩”和扬名立万。这样的“觉得”不是谁都可以有吗?不是“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吗?但是,不要忘了,没有证据支撑,没有论据论证的廉价“觉得”,充其量就是个屁!
  文章道:“言说贾平凹来户县写废都那阵儿,负责接待的就是刘老师。我想很正常,西大中文系校友,思想又都很有见地,彼此自然聊得来,聊得开。”不就是接待了一下,有那么重要吗?值得炫耀吗?是谁说了不正常吗?画蛇添足,反映了内心的虚空孱弱。说了那么多,可是如何有见地呢?是什么见地呢?聊得来,聊得开,聊了什么呢?聊的是文学问题、社会问题、科学问题、哲学问题,拟或其他专业的问题?为什么一到重点,就一笔带过,戛然而止?是怕“西大中文系校友”聊得太深刻、太深奥、太玄乎,大众听不懂;还是一览众山小,居高而临下,不屑与一般人直面;或者是有其他的“秘密”或“不可告人”的原因?
  王君的文章,语法错误太多,思维不清,逻辑混乱,错别字满篇,只有随意无聊的空洞议论,完全缺乏基本的事实充填。文字功底相差甚远,文学情怀被无情糟践。文章水平即此,更遑论什么长篇。以为飞跃了天堑,也可以飞跃文学,飞跃文坛。如若不济,就叠加高强度的跪舔。富贵险中求,飞黄恃贵人。殊不知人算不如天算,文坛也有倚天长剑。
  拍马屁是为了骑马背,舔沟子是为了得好处;拍不合适会遭马踢,舔不合适会遭嫌弃。人舒服,是衡量舔技的标准。力度小,隔靴搔痒,缺乏体验感。力度大,用力过当,可能致人危险。王君半生都玩体力活,习惯成自然,表现在舔技上,温柔不足,威猛有余。我觉得那样强烈地跪舔,可能搁谁都要破防。刘君如果承受力好,却也无妨。否则,还是制止为好,勿再纵容其荒唐。不管怎样,这种“舔与被舔”都很不雅,很难看。自己悄悄舒服过就行了,适可而止。不然哪天对方失控,可能会被舔伤、会发炎,破伤风了,还可能引发“事端”。
  对于王君而言,最好还是不舔,男人就要一身正气,顶天立地。古人尚能“宁饥寒于尧舜之荒岁兮,不饱暖于当今之丰年。乘理虽死而非亡,违义虽生而匪存。”而今天的“文人”怎能为了些许的名利就没有了寡廉鲜耻呢?但如果嗜好难戒,觉得不舔就不能生存,不舔就不能活命,不舔就痛苦无比。或者,舔了就开心快乐、心情舒畅;舔了就财源滚滚、生活富足;舔了就家庭和睦、万事如意。那么,大可不必顾及他人感受,完全可以我行我素,毕竟人各有志,人各有异。特别是和你老师,也算同道中人,都有曹商舐痔、狗舔沟子的深入融合与合而为一的共同极乐。
  当下的文坛,这样“以舔为美”的舔狗越来越多,终日享受被舔快乐的巨婴也层出不穷。出现这种情况,文坛管理的“少妇”责任重大,应该坚决采取措施,对舔狗行为当头棒喝,使懒惰巨婴自食其力。同时,依靠群众,积极治理,优化文坛环境,净化文坛空气,不遗余力地实现文坛的气正风清,地远天阔。
  1936年,鲁迅在《死》的篇末写道:“孩子长大,倘无才能,可寻点小事情过活,万不可去做空头文学家或美术家。”希望与真正喜欢鲁迅先生,而不是叶公好龙、名不副实的朋友共勉。

                           
                                精神游侠  
                           2024年6月6日凌晨00:25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版权所有  陕ICP备11003684号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网站营业执照公示】

平平安安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陕公网安备 61012502000141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