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户县网站新闻!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
户县本土 便民 公益 互助  XHUME.CC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查看: 16326|回复: 1

[上林苑诗词楹联学会] 王腊英散文: 为爱等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8-26 12:15: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访问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会员

x


  为爱等待

     王腊英

      30多年前我把全部的爱献给了军营的他——柱。

      1981年他从军事学院毕业被分配在离家百多里的某部侦察连,我和他就在侦察连举行了婚礼。不久我们的女儿诞生了,初为人母,我不禁手忙脚乱起来。爱人所在的部队虽说离家乡只有一百多里地,可他最多只是个把月抽出某一星期日回来一天,又匆匆地走了。他常对我说:“呆子(他高兴时总是这样叫我),幸苦你了!”而我却觉得苦中有乐,常对他说“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鼓励他在部队好好干!就在女儿一周岁的时候——对越反击战前线的硝烟弥漫了我的家。

       那一天他又像往常一样急匆匆地回来了,可脸上却多了往常没有的严肃。望着他的脸,我心里就觉得疙疙瘩瘩的,问他有什么心事,他说没什么。午饭后他给我一些钱和粮票(往常也这样),另外又把他的箱子、桌子抽屉的钥匙都给我一把,说反正都多出一把,放他那儿会弄丢了。那天他破天荒没有在家过夜,赶着下午的最后一班车回连队去了。他走后我的心日夜不安,总感觉他在隐瞒着什么事情。就在我魂不守舍的第二天傍晚,一友人告诉我:侦察连所在的部队明天早上(也就是1984年7月19日)就要赴云南中越边境去参战了!天啊!怪不得他上次回来……我急得东找车、西找车到晚上八九点钟才找到一辆小四轮机动车,直奔军队驻地。谁知车子在路上竟坏了三次,百十里路走了整整一夜。到了营房见着他我劈头就问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告诉我!他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一字一顿地说:“这是部队的纪律,再说早早知道这件事情对你没有什么好处……”他边说边把房间的钥匙递给我。窗外紧急集合的号声一阵紧似一阵。他松开紧拥我的双臂,头也没回,大步走向集合的队伍。我看到一辆辆军用卡车拖着大炮停放在新沂火车站的一列列火车上,火车站附近的喇叭里正播放着歌剧《洪湖赤卫队》的选段:“娘啊,儿死后你要将儿埋在那高坡上,将儿的坟墓向东方……”只听得我泣不成声。

       为了祖国的老山、者阴山不被侵犯,柱去了云南省麻栗坡县八里河东山参战。部队留守人员每月寄42元钱给我,那是柱从他的72元的月工资里留给我抚养女儿的。而我每次收到钱都舍不得用一分,我知道这钱的分量有多重!只用自己微薄的工资带着女儿度时光。我们盼星星、盼月亮盼着前方的书信来,收到信的日子就是我和女儿的节日!班上的同事也为我收到信而欢欣鼓舞。那时我是县无线电厂的技术员,负责排除“高频头”调试工作中发生的故障。在我盼信的日子里,同事们谁也不拿故障机给我修理。一旦前方有书信来,车间的同事们就会敲着桌子唱着小调拎着故障机到我的桌子前亲切地叫着“腊英,快帮我们修理机子”!我也驾轻就熟会在极短的时间里修好上千台故障机。可是过一阵子我又丢了魂似的往传达室里跑,翻遍了刚送来的报纸、邮件。有一回我连续两个多月没有收到柱的信,急得我寝食不安!整夜地听收音机,想探听前线的情况,实际上仍一无所获。听人说“小孩嘴里讨说话”,也就是说不懂事的孩子说的话很灵验。那天我问一岁多的女儿:利,爸爸明天来不来信?谁知她脱口而出“不来信喔”。我破天荒打了她一嘴巴,女儿哭了,我也哭了……

       记得1985年元月的一天晚上,电视新闻播放着老山前线的消息,说元月16日至19日我部队和越南入侵者进行了激烈的交战,我方伤亡数十人。那一刻我脑海里一片混乱,竟想不出数十人是个什么数量概念,屏幕上的炮火映红了半边天。夜里梦见丈夫左小腿被炸断,心里一惊翻身就从床上爬起来。墙上大钟的时针正指向凌晨两点,我锁上家门就往邮局赶,慌慌忙忙给柱发了电报,“安否速回电”。谁知却迟迟的不到他的回音。那时我有千把块钱的储蓄(在当时这些钱够盖三间像样的瓦房),我时刻都准备用这些钱登上火车,直奔前线看个究竟。可是听人说家属只能乘车到达昆明市,通往麻栗坡的道路全部戒严,“悔教夫婿觅封侯”……面容憔悴的我从此茶饭不香。个把月后传达室的师傅兴奋地告诉我:前方来信了!看!是云南麻栗坡的!我看着信封上熟悉的字迹,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古人曾说过“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这真是说到我心里去了。展开信才知道前线书信很难送下山,山下的书信也送不到山上去,电报更不许送到一线。他们侦察工作一般都较隐蔽,不到万不得已不和敌人正面交锋。他没有受伤!

       1985年的春节到了,人都说“每逢佳节倍思亲”,而我和女儿除了思念前方的亲人,心里更多一份寂寞和凄凉!那一年我27岁,快一年没有见到他了,实在想听他叫我一声“呆子”!记得春节联欢晚会上董文华的一首《十五的月亮》直唱得我热泪盈眶!是啊,“万家团圆是你的心愿也是我的心愿”!

       转眼间夏天到了。一个喜鹊喳喳叫的日子,我收到他一封电报——“呆子7月16日到新沂站接我”。那一日我早早地来到站台上,只见一列列火车拖着卡车、大炮呼啸而来。我踮着脚尖在人群中寻找着柱,一队队绿军装从眼前走过,他在哪呢?忽然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呆子,向后转!”我一急背过身,惊喜地看到日思夜想的柱就站在我的面前!回来了,真的回来了!泪水瞬间模糊了我的视线。


通讯地址:
西安市沣东新城三桥阿房路郦景澜庭小区2单元13楼221303室
邮编:710086











发表于 2023-10-6 17:07:0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版权所有  陕ICP备11003684号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网站营业执照公示】

平平安安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陕公网安备 61012502000141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