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户县网站新闻!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
户县本土 便民 公益 互助  XHUME.CC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查看: 6600|回复: 0

[自由人创作] 5、成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1-3 11:50: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访问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会员

x
5.成功
上工铃响后,妻子叫醒了他,他胡乱的擦了擦脸,扛着铁锨就出了门。早上收工时,他向生产队长请了个假,说中午想找大队长谈一谈在村里建兽医站的问题。
吃罢早饭,他收拾了一下自己,照了照镜子觉得还算精神,亲了一口女儿的脸蛋,就出门朝大队长家走去。
到了大队长家门前,前脚刚迈进大门,就大声叫起来了:
“二叔,在家吗?二叔”。听到喊声,二婶出门迎接。
“哦,是武渺,喊你二叔啥事?快进来,你二叔在家呢”。
“二婶好,早饭吃过了?”。张武渺边往家里走边和二婶打着招呼。
“吃过了,快进屋,你也吃过了?”二婶笑着应答着。
二叔正斜躺在炕上养神呢,看着武渺就来了,就坐直了身子,略带笑容对着张武渺:“来了,寻叔有啥事?”村里有政治问题的人到家来,大队长二叔一般是很谨慎的。
张武渺有些卑恭,站在炕前低着头对二叔说:“二叔,是这事:前些时候大队派我到县城学习畜牧兽医,现在学完回来了,我想在咱村上弄个兽医站,负责给村上群众劁猪、煽牛、羊啥的,顺便还可以为群众养的畜、禽做些简单的疾病防疫和治疗,你看行不?”。
“哦,这事,我看可以,不过这事我一个人说了不算,等村干部聚齐了开会时,我可以让他们讨论一下,啥结果再答复你,你看咋样?”一听是这事,二叔说起话来也和颜悦色了许多。
“哦,那好,我等消息。”一看再也没啥好说的了,张武渺就告辞:“二叔,那你在,我就走啦,回去还能跟上下地”说着张武渺就向门外走去。他原以为二叔会考问他许多问题的,没想到二叔啥都没问就答应把他的事拿到大队部讨论后给他答复。进门前的一身紧张也一下之全没了。
“那你慢走,好好干活,好好表现,这事我尽量抓紧研究”二叔这就算是送客了。
从二叔家出来,他脚步轻盈的回到家,扛起铁锨就赶着去上工了,他不想耽搁时间。尽管给队长请过假了,可以晚点去下地干活,他要表现。
接下来的等待是焦虑的,一天,生产队长派他和另外几个人去城南的化工厂拉酒糟。酒糟是很好的猪饲料,化工厂是作为废料排放到厂外的水沟里,顺着水沟最后流进了滈峪河。知道这东西猪喜欢吃后,到这里来拉糟子的人络绎不绝。
回来路过县城他去新华书店买了一套《毛泽东选集》,和两个硬皮日记本。他准备利用每晚睡觉前认真学习,并随时记录他的学习心得,他要从中汲取为人民服务的灵感和人生成功的经验。
大约过了一个多月后,张武渺在他家大门前挂了一块小黑板,上面写着:猪、羊、骡、马、牛、鸡鸭有病,劁猪、煽牛、煽羊,请找张武渺,免费给大家服务。
原来经大队研究,张武渺可以行医给村上的畜、禽看病,但不能像村上的赤脚医生那样无论是否下地干活每天都有工分,不为他专门设立兽医站。张武渺想着只要能为人民服务,不管啥样的形式都行,他接受了大队的意见,挂牌行医了。
张武渺把全部心思都用在改变自己命运上了。他给自己提出的要求是:“凡是党倡导的都积极响应,凡是对村民有利的事都积极参与”。村上通电之后,经常会出现一些跳闸、爆保险丝的问题,一旦出现问题,人们都会感到无助的紧张,请电工来维修一般都会耽搁时间,他把中学物理所学的电工知识全用上了,主动帮村民维修线路。每次只要有人请,他都很爽快答应并跟着去修理,帮助社员解决燃眉之急。
村上通了广播之后,听广播的人多了起来,但是时间一长,好多社员家里的喇叭坏了,拿到修理部去修理或者换新的都得花钱。那个年代听广播是社员群众心里一件重要的事情,但是要花钱去修或买喇叭,多数家庭宁愿不听也舍不得花那个钱。他发现了这个问题,觉得这是彰显他能力的时候到了。抽空闲他去了县城自费购买了一套电工和无线电修理工具,主动免费给社员修喇叭。这件事做成后,他在村里一下子成真正的名人,村民们都夸他心灵手巧。借着高兴的劲,他又学着做起了矿石收音机,经过几番努力和不断改进,他的矿石收音机做的精巧耐用,而且同一台机子可以轮换接收省人民广播电台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节目。为了给矿石收音机做壳子,他还专门添置了几件木工家具。技术熟练后,他连续做了好几部矿石收音机,全都作为礼物送给了大队干部。他在村干部心里的声望也越来越好了。
人民公社化后,农民的土地全部归丰渭村集体所有了,中央提倡三自一包(自负盈亏、自由市场、自留地和包产到户)和四大自由(土地租佃和买卖自由,借贷自由,贸易自由)时,在一部分群众的强烈要求下,丰渭村也准备拿出一部分土地作为自留地分给社员,由社员自己根据自己的需要去决定他种植的方式和类别,分地时正值秋庄稼生长期,来回钻包谷地量地是一项比较累的活,苞谷叶刷的人脸疼,张武渺被安排配合会计拉尺子。
到了地头,准备开始打桩量地时,张武渺只让会计在地的四角钉上木桩,然后量了木桩间的距离,利用他学过的几何知识,坐在地头把地就分好了,减少了大家钻苞谷地的麻烦。这件事让大队会计对他刮目相看,村上每次开会,会计都会在村干部面前赞扬他。从那以后,大队上凡有跟现代文明打交道的事,大队长和书记一般都会叫上他。
大饥荒过后,政府对种地重视了。土、肥、水、种、密、保、管、工一度和共和国的宪法齐名,被称为农业的八字宪法。为了提高产量,科学种田,生产组织者根据各自对宪法的理解,突出不同的重点安排着农业生产。
一天下午快收工时,大队书记用广播通知张武渺到大队部去一趟。接到通知,他给生产队长打了声招呼,就直奔大队部。
听他进门声,大队支书头都没抬就对他说:“小张,回家今晚准备一下,明天和我去趟省城”。
“好”张武渺毕恭毕敬地站着应着支书的话。
站了一会再不见书记说话,张武渺有点胆怯的向坐在桌前看报纸书记的问道:“书记叔,我能问一下明天进城啥事吗?”。
“哦,你不问,我都忘了”,书记直起腰,看了看桌子前面站着的张武渺:“听说省城人的拉的粪都统一排到了城西北角的大白杨村附近,有些村从那里掏粪回来壮地,听说效果还不错,大队研究也想掏些回来当肥料,派咱俩先过去打探一下具体情况,明早大清早就在村口等车,注意别错过时间”。
听完支书的话,他知道他该走了,“叔,我知道了,那我回家准备去了”他退身到门外直到看不见支书时才转过身离开。
第二天在车上,他把支书当作亲人似的,把自己的困惑和想法一点不剩的一股脑地给支书讲了,希望支书能给他指条正道。听完他的自述后,支书帮他分析了他的境况最后支书语重心长地给他说:
“目前影响你前途的主要是你父亲,我们共产党的用人标准是有成份论但不唯成份论,重在政治表现。但对普通人而言,现实生活中还是得用成份来区分。你要改变你的处境,你就得用实际行动来证明你和你父亲划清了界限,这样党才能相信你,‘矫枉必须过正嘛’。
证明你和家庭脱离关系的办法有很多,比如公众场合对着父亲扇耳光、拳打脚踢,最好能踢断他一根肋骨,骂他是反动派;登报声明脱离父子关系、离家出走或者分开另住不再与他有所来往;检举揭发他做过的坏事,能拿出证据最好。眼下对你来说最简单的就是分家另住,不再和家庭来往。”
听完支书的话,张武渺有“胜读十年书”的感觉,他打心底里相信了受过党教育和没接受过党教育的人看问题的方法是不一样的,他暗暗下定决心要尽快向党靠拢,接受党的理论和思想方法。
从省城回来后,如何摆脱家庭就成了他的一块心病,怎么向母亲提出分家的理由一直让他为难,张武渺毕竟是受过十几年的中国传统文化教育的人,儿时母亲给他讲过的二十四孝的故事还在耳边回荡,他的思想在艰难的斗争着。
他把这想法告诉了爱人,她没容他说完话就坚决反对。妻子的理由很简单:“你可以选择和父母走不一样的路,但人天定就没有选择由谁来当父母的能力,所以作为儿女就没有要求父母的权利,不能有嫌弃父母的丝毫举动,对父母只能孝敬,否则就是忤逆!
忤逆之人是要天诛地灭的!
现在弟弟还在上学,父亲在劳教,这个时候提分家就是在逼母亲。母亲已经够可怜的了,年轻时候守活寡似的活着,家里大小事几乎都是她一个人在操心,好不容易父亲回来,你也成家了,轻松了没几年,现在又整天的为父亲的事操着心,你不能只顾你自己的前途而忘了亲情,况且父亲所做的不一定就全部是错的,是个十恶不赦的人”。
“我不祈求你能大富大贵,一家人在一起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就足了,自古以来,能繁衍下来的家庭不全都是做官的、有钱的,种地的老百姓照样也活下来了”。
关系到他个人的前途和利益,妻子的善良也阻止不了他对人生成功的渴望,他决定把分家的意思通过他的肢体语言向母亲传达,那一段时间,他把家庭妇女们常用的那些指鸡骂狗、发无名火、谈嫌饭菜盐多醋少、装病偷懒的方法用的淋漓尽致。
母亲是聪明人,看透了他的心思,不想让他落个不敬不孝的名声。
一天,母亲回了一趟北府的娘家,和她三弟商量了此事。三舅听了之后,火冒三丈,要过来跟他算账。在母亲的再三央求下,不能毁了孩子做人的名声,三舅勉强同意帮忙。借口现在有人给他弟弟介绍对象,女方嫌他家住的地方小,母亲无奈只能考虑把他分出去另住,这样才能摆脱这个困境,好给弟弟成家。
分家是一个家庭的大事,母亲还想听听父亲的想法,她专门去了一趟劳教所。其实母亲的真实目的是要给身陷囹圄的父亲以尊重,让父亲保持人的尊严。
隔着铁窗,她把分家的想法告诉了父亲,父亲有些哆嗦地对母亲说着:“行,咋样都行,听你安排,你要多保重身体”。
整个探视过程父亲的话不多,他内心觉得他给儿子带的伤害已经很大了,为了儿子咋样都行。
“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半个小时不知不觉就到了,父亲透过铁窗用他那长满老茧的手给母亲擦了擦挂在脸上的眼泪,算是告别。
从劳教所回来后的第三天,在三舅的主持下,把家分了。分家的时候妻子抱着母亲哭成了泪人。
家分以后,张武渺向生产队长打了声招呼并征得同意。村子东头有块从概念上还属于他家的庄基地,他在上面临时盖了两间草屋,在父亲劳教还有半年就要结束的日子,张武渺带着他的媳妇和女儿搬过去住了,他和父母彻底分开了。
他给村党支部写了他人生第一份入党申请书,时间是一九六四年三月十五日。这是他参加完县上组织召开的学习毛泽东著作先进单位和积极分子代表大会后作出的决定。
他给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后不久,为了满足适龄儿童读书的需要,县教育局决定扩大丰渭学堂的招生规模,并把学校改名为:丰渭小学,教师不够的问题由学校所辖各村推荐民办教师来补充,村上推荐了他上丰渭小学去教书。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高中生也是很珍贵的人才,虽然人们还不完全能理解知识的重要性,但是善良的人还是懂得尊重知识的,他们不想毁灭自己的下一代。此时刻的他们对人的判断是比较准确的。民办教师挣的是工分,但不用下地干活。在那个年代的农村这算是很体面的工作了。
当他接到大队长的通知让他去学校当老师时,他一时觉得有点不可想象。静下来后,他认为这应该是他选对了人生奋斗方向给他带来的酬谢,更加坚定了他原来的设想。
那一夜他又失眠了,他想着如何做好教师工作。相信凭他的知识,给小学生讲好课是绰绰有余的。但是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要真正的从人格上、从心理上带出一个好学生那是不容易的。教师自己的言行举止会影响到学生,教师的喜好、厌恶也会影响到学生,甚至老师的道德品质也会影响到学生。他虽然还弄不明白他如何做会正面影响孩子、做那些事会负面影响孩子,但他下决心要争取做个好老师,对学生一视同仁,不以孩子的社会关系去论亲疏。他想到了苏联著名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马卡连柯,想到了儿童心理学。他决定有机会找些有关教育这方面的书籍好好读一读,使他能真正成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他也筹划着他的未来,想到了当教师、当校长、进一步当教育长直至成为教育专家,他想了好多好多……。
到了学校,白尽才校长代表学校欢迎了他,给他讲了一些带学生的基本要求:学生在学校包括放学路上的安全要由学校负责,具体就是班主任负责。老师不能打骂体罚学生。要定期做家访了解每个学生家庭情况。学生的作业老师必须亲自批阅不能敷衍。学校安排他当二年级(乙)班的班主任,算术、语文的教学工作一肩挑。二年级(乙)班教室门口旁边那间教师休息室就是他的办公室兼休息室。他正式成了一名人民教师。尽管是拿工分的民办教师,这也是人们热门竞争的职业。
那时正赶上全国推广普通话教育,打铁得先自身硬,从当教师的第二天开始张武渺就自学普通话了,从a、o、e开始,一有空就对这镜子练口型,练发音。他用矿石收音机常收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夏青、方明、葛兰的播音,从中体验朗读的韵味,发音的部位与肺活量的关系。
为了锻炼他的肺活量,他恢复了上中学时的长跑爱好,早晨五点钟就起床,沿着湖边跑步五千米。跑完步后就站在湖边大声朗读,练习发音和说话的节凑。高尔基的《海燕之歌》,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毛泽东的《沁园春·雪》被他朗读的出神入化。
每天晚上,他坚持吹一节课的笛子,苍凉凄楚的声音没有了,全是些欢快的曲调,《扬鞭催马送粮忙》、《挑担茶叶上北京》等成了他喜欢演凑的曲子。
没过多久他就能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了。他带过的几届二年级,在县教育局举办的全县小学普通话朗诵比赛中,都获得一等奖。
在丰渭小学,学生们听他用普通话朗诵,就相当于看了一段文艺节目的表演。
他对学生和蔼可亲,没有一点老师的架子。遇见问题同学们都爱去问他,学生见了他,隔着好远就会向他喊“张老师好,张老师早”,他在学生中的威信越来越高了。
在同事面前,他总是笑容满面,一副永远不知道愁的样子。同事见面总是他先主动打招呼,待人很客气,和别人话语交流中很少带“我”字,表现出了对人的虔诚。
中学时他就是班上的体育积极分子,篮球、乒乓球的水平都不错。在丰渭小学,他乒乓球的水平是全校教师中最高的,平时无论和那个老师打球,他一拍一拍都很认真,没有丝毫看不起人的感觉。
他的篮球也打的很好,学校每次举办篮球赛,他都是人们关注的热点。一个远方传球动作,防守他的队员,包括其他队员的注意力完全被调开了,有的甚至已经开始朝前跑了,然而篮球还在他的左手上拿着,或者传给了他身边的队员。他的扣篮动作很飘逸,起跳点比一般人远,腾空很高,臂膀轮的很圆,这些都成了同学们模仿的榜样了。
他的付出得到了上级的认可,当教师的第二年,他被H县教育局评为县级先进教师。
一九六六年八月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通过了《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其后在全国范围兴起了斗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批判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批判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的意识形态的运动,无论当多大官都被当作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来批斗。学校的学生也停课闹革命了,批斗学校里的走资派。
文化大革命刚开始张武渺有些不知所措,他不想失去自己进步成功的机会,但是全国许多狂热的做法又让他不敢苟同。做过省长的大舅的声望在北府也不顶用了,北府的人民群众把土改定为地主的外公外婆的坟全都给扒了,尸骨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没人敢管。大舅是在文革开始的前一年去世的,他要是还活在世上那会是个啥情况?张武渺不敢想,许多比他根红苗正的人都没有幸免。
一天晚饭后,张武渺从柜子里翻出了那块珍藏的光绪元宝,他想通过掷钱的方式确定他的前途。正面代表紧跟当前形势,党叫干啥就干啥。反面表示保持传统文化,远离这场运动。
他舀了一瓢水在脸盆里,用一块新买的香皂洗了手,擦手的毛巾也是新的。完了后他面朝南盘腿坐在炕上,打开包着银元的红绸布取出银元用红绸布擦了几遍,闭上眼把银元往上一掷,让银元直接落在炕上,睁开眼看银元是反面朝上。
他有些不甘心,决定采用三取二的法子来再搏击一回。闭上眼他把银元又掷了一次,睁眼看银元还是反面朝上。
他决心和命运做一次抗争,把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上。最终选择了相信党紧跟党走,并积极投身了这场革命运动。
在他的带领下,丰渭小学的大部分师生开始对“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白尽才校长展开了批斗。白校长被挂着牌子,戴着高帽游街串乡,被学生围着批斗,教学完全停了。
一九六七年七月的一天,白校长被红卫兵们强迫着在太阳底下晒,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五十多岁的白校长被晒的口干舌燥,满头大汗,耷拉着脑袋,人快要休克了。村里一位名字叫“憨憨”,被人们认为大脑有点问题的人实在看不下去了,就过去把白校长背起来,准备背回家让校长喘口气,喝些水缓一下身体,红卫兵们看见了就过来阻止,“憨憨”见状,拎起铁锨就要和他们拼命。他涨红着脸,眼睛红的就象冒火了,冲着那一帮人喊道:“就是耍猴还要给猴喂吃的,猴死了你们还耍啥呢?活生生个人哪有这么被整的,你们还有没有点人性?今天老子就是要把白校长背回家,看谁敢拦?不想活的就上来抢”,看着“憨憨”真的急了,那一帮人都悻悻地离开了。白尽才校长被一个大脑有残障的人救了。一个“大脑思维正常”的人,那个情况下,不一定能救出白校长。
当一个社会失去理智的时候,那才是真正的脑残!
一九六七年十月十四日,在新中国的教育史上,是一个值得记住的日子。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联合发出《关于大、中、小学校复课闹革命的通知》。通知发布后,按县教育局指示,丰渭小学也从当年的十一月份恢复了正常的教学工作。
根据毛泽东主席的“实现无产阶级教育革命,必须有工人阶级领导……工人宣传队要在学校长期留下来,参加学校中全部斗、批、改任务,并且永远领导学校。在农村,则应由工人阶级的最可靠的同盟军贫下中农管理学校”的指示,贫宣队进驻了丰渭小学。
贫宣队进校后,对学校的教师员工进行了审核,把那些对革命不积极、只走白专道路的教师进行了清理,民办的辞退,公办的靠边站。学校的领导班子也进行了改组,张武渺被指定为丰渭小学的常务副校长,主管教育改革。这个时候的张武渺把刚当教师时的想法全忘了。什么教育心理学,什么教师的品德修养,什么孩子的人格培养等统统抛到了脑后。
他从毛主席语录 “教育必须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必须同生产劳动相结合”,“读书是学习,使用也是学习,而且是更重的学习”中发现了灵感,拿出了他的教学改革方案:
(1)学校各班每个星期必须到生产队参加两次生产劳动,具体去那个村那个生产队干啥活由班主任联系确定;
(2)成立丰渭小学无线电兴趣小组,五、六年级的学生轮流到小组学习无线电知识和基本的维修操作;
(3)成立了粉笔加工制造小组,通过学生自己制造粉笔,既锻炼了学生的劳动能力,又满足了学校的使用,节约了开资;
(4)成立养殖小组,学习家畜家禽的喂养。四年级以下的班级轮流喂养,食物由班主任带领学生采集,一个班负责喂养半个月。
(5)取消考试制度,学生的文化课成绩由任课老师根据学生平时的小测验、作业完成情况按优秀、良好、及格和不及格给出评定。小测验不能搞突然袭击,要提前通知学生测验的范围。
教学改革方案在丰渭小学实行了一年后,作为办学经验在全县教育系统被观摩推广,张武渺成了县教育界的名人。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开始普及初中教育,小学毕业不再经过入学考试就直接升入初中,为了适应这一形势需要,小学由六年教育变成五年,初、高中教育都由三年变成了二年。丰渭小学也被改名为丰渭初级中学,张武渺成了校长,他把这套办学办法继续推广到了初中各班,针对初中学生,他又在学校成立了电动机维修小组,教学生修理电动机。对于张武渺所取得的成绩,县教育局也知道光靠表扬是不行的,最后决定把他的民办教师转成公办教师,作为对他的物质奖励。
这时的张武渺觉得他的生活有根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版权所有  陕ICP备11003684号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网站营业执照公示】

平平安安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陕公网安备 61012502000141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