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户县网站新闻!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
户县本土 便民 公益 互助  XHUME.CC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查看: 6738|回复: 0

[自由人创作] 胡家寨的故事(1)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12-31 15:18: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访问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会员

x



胡家寨的故事(1)
1
  郭凤琴家里养的两头肥猪突然死了,这件事在第一时间就成为胡家寨村的头条新闻了。
  引起群众躁动的不是猪死这件事,而是村支书王广坤请示驻村工作组郭成文组长同意,把这件事定为重大投毒刑事案件,并立即向派出所报了案,要查出投毒者。
  不知道从啥时候起,胡家寨的民风就开始一代不如一代了,人与人相互斗争,淫人妻女的事时有发生。尽管如此,投毒,对还没有完全失去淳朴的胡家寨的村民来说还是件不可思议的事,那可是伤天害理的大事。
  过去在寨子里,谁家死了猪狗一般都被认为是很正常的事,死了的畜生不能吃的就埋掉,能吃的就收拾好,做了和左右邻居一块享受着吃,人们一般不会往别的方面想。
  偷鸡摸狗的事在村里偶然也会有,但受了损失的人家一般也不会去计较,大家活活气气的过着日子。
  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人和人的关系变得微妙了,相互间有了提防。当权者更没了善心善念,他们把村里发生的一切事情都用阶级斗争眼光去看待,他们不愿把人和事往好的方面想。而且把整人当成自己权力的体现,并喜欢用权力来泄私愤。
  猪吃了死老鼠也可能中毒,况且那个时候用氰化钾配制的老鼠药已经在整个H县被广泛的使用了。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县里好几个部门的党政干部都死于一种叫做“出血热”的传染病,一度在全县引起了极大的恐慌。
  得上这病,刚开始很象感冒,发高烧连续几天不退,尿量也开始变少,几天过后尿变的多起来,就进入了多尿期,这时候人也就差不多没救了。当时没有治这种病的专用药,得了这病的人只有听天由命。如果吃了感冒药,人就会完全没治了!
  由于病来时象感冒,命贵的人以为吃几片感冒药就没事了。那些有钱的、享受公费医疗的人,家里一般都会备有感冒药。社会精英死的多了,才引起了公权力的广泛重视。
  乡下人命贱,得了病一般都是舍不得花钱买药,靠喝开水硬扛,感觉到有些扛不过去时,才去看大夫。命贱的反倒死不了。
  突发的疫情引起了上级的重视,中国人民解放军三○二医院受命派出三十多人的一支医疗队,奔赴H县进行防治。
  在医疗专家组的救援下,疫情得到了控制。最后把“黑线脊鼠”(一种脊背上长有一条黑色线条的老鼠)定为是“出血热”病的主要传染源。
  为了消灭这种老鼠,县革委会组织研制了一种有剧毒的灭鼠药,发给农民让到处投放消灭老鼠。学校的学生也被组织起来到田间地头、河渠两岸、崖边土坎去投放鼠药。
  毒药被用以后,死老鼠、活老鼠都多了起来。吃了死老鼠后被毒死的猫、狗也相继出现了。
而在这之前,村民们是靠养猫和鼠夹子、鼠笼子保持着生态的平衡。那时候的老鼠好像也不太猖獗,视乎也懂计划生育,粮食产量低老鼠仔生太多了也会没吃的。
  毒死猫的事情发生后,猫就被主人用链子拴了起来养,逮老鼠的功能变成了吓老鼠!猫吃老鼠得靠主人逮住老鼠后喂它吃。
  现在的猫都跑到城市当宠物了,想吃啥得去超市买。
2
  胡家寨是一个小村子,清乾隆年间,一位姓胡的做官者在告老还乡时,带着他的管家、师爷、贴身保镖等一班人走到这里,发现了这块“风水宝地”,就买下来在这建寨安家,就形成了今天的胡家寨。
  当年的胡家寨里是建有胡家祠堂的,用以传承胡家的氏族文化。寨子外四周盖有老爷、药王、牛王、关帝等庙宇,用以保佑全寨子人的幸福安康,还可以为流浪者提供遮风挡雨的庇护所。
  胡家寨以前的民风很淳朴,文、张、盛三姓氏都是随胡寨主一起来的,也属胡家寨的老住户。他们开始是附依着胡家的,后来慢慢地也发展成了大的家族,但是都没有家族的祠堂和自己的姓氏文化。
  胡家几代人都喜欢做善事,经常接收南来北往的逃难者,慢慢的村里别的姓氏就多了起来,到王广坤他祖父这一代,胡家寨大概有20多个姓氏了。随着时代的变迁,加之“科学”和革命的洪流对传统文化不断地冲击,氏族文化已逐渐失去了其对道德和信仰的约束,胡氏家族也不设族长了。村民们也少了对道德的敬畏,多了对欲望的放纵。胡家祠堂、寨子外所有庙宇和象征文化的建筑都被作为封、资、修的东西拆除了,仁、义、礼、智、信也被抛弃了。男盗女娼在胡家寨也出现了。
  王广坤的父亲胡永康死于败血症。胡永康有个和他年龄一般大的远房堂叔,人长的和武大郎差不多,但却娶了个很漂亮的堂婶。漂亮女人难耐寂寞,眉来眼去就和胡永康勾搭成奸。
  一个夏天的夜晚,忙完家务的女人和孩子们都在村口的大槐树底下纳凉,王广坤的堂弟回家拿东西吃,刚进门就发现阁楼上有个人,吓得孩子嘶声裂肺的从家里跑出来。虽然孩子受惊吓后说不出那个人是谁,其实那人就是胡永康。受到惊吓的胡永康匆忙中翻后院墙往外逃,路上不小心掉到村外的一口干井里,腿摔断了。等人们把他从井里捞出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的下午了。由于耽搁的时间长,就得了败血症,不到一年胡永康就撇下孩子和他的心爱的婶娘走了。
  胡永康的一周年过了没几天,王广坤的娘就找了个王姓的男人入赘了。男人入赘的事遭到了胡氏宗族的极力反对,好强的母亲还让胡广坤改姓随继父叫王广坤了。
  胡家寨的地形地貌,站在村外高处看,给人的感觉胡家寨就像金盆中养的鱼。村子四周高,环村周围有一条宽沟,每年秋季淋雨过后,沟里的水就会自然涨上来,整个村子就成了一座孤岛,仿佛就像水中养的鱼。在村子的东面,有一条黄土岭,像蜿蜒盘踞的龙,龙头就是村东的老爷庙。
  村子西边有一条小河,叫做运气河。运气河还在这里还形成了一个不大的湖泊,湖边长满了芦苇,芦苇丛中有鸟窝,湖里游着的有水鸭子,白鹭等,天上飞的是鱼鹰、鸬鹚。那时的村子周围几乎长满了树木,喜鹊窝、老鸦窝四处可见。一到春天,鸟语花香。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在村外时常还能见到狼。家畜、家禽被狼叼走是常事,小孩出村都必须有大人陪同的,狼会吃小孩的。
  大炼钢铁时,树被砍了。农业学大寨时平整土地,把胡家庄的龙脉挖断了,金盆的沿沿也被挖开了。打那以后,村西的湖泊干了,运气河也断了流,沟里再也没涨过水,就连村民吃水用的井水也一天比一天的深了,水跑了,鱼也就死了。
  文安定的爷爷是极力反对平整土地和用机井无节制抽水漫灌庄稼的,他认为这是断龙脉的事,挖断了龙脉对子孙是不利的。
  但他挡不住滚滚的革命洪流!1971年9月13日,他离开了人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版权所有  陕ICP备11003684号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网站营业执照公示】

平平安安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陕公网安备 61012502000141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