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户县网站新闻!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
户县本土 便民 公益 互助  XHUME.CC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查看: 7404|回复: 0

[自由人创作] 7、马奕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12-30 11:27: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访问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会员

x
本帖最后由 跟在驴后面跑 于 2022-12-30 17:06 编辑

7. 马奕娃
  高中升学考试第二年就被强令禁止了,全县所有学校的初中毕业生不用考试都能享受高中教育。民办教师也被换了一茬,书记、革委会主任或他们的亲朋好友的孩子,不管文化水平、道德素养如何,都成了人民教师。马奕娃也就是这个时候被马今荣推荐到学校当了教师。
  马奕娃说起来应该算马今荣的螟蛉之子,他浑身上下找不出一点和马今荣像的地方,倒是很像马今荣当年一起闹革命的铁哥们奕建忠。
  奕建忠不是杨家寨的土著居民,他家是外省人。他父亲奕江龙是个画匠,常年游串在这一带的乡间,靠给有钱人家盖房时雕梁画栋、给老人安葬时画个寿材等挣钱养家糊口,一年半载都不回一次家。随着奕江龙年龄的增大,每次出门就带上了最小的儿子奕建忠,一是想让他这个手艺有个传承,二来孩子可以给他当个帮手帮他干些杂活,闲来也是个伴。
  黑河平原上的村民,每年的元宵节前后都有一个接城隍爷的习俗:由村里德高望重的人带头组成一个接爷队,人们浓妆艳抹,拿上贡品、打着旗子、敲锣打鼓、扭着秧歌、踩着高跷去供奉着城隍爷的村子把城隍爷接回自己的村供奉一年,到第二年又由别的村把城隍接过去供奉,依次轮流。祈祷城隍爷保佑村子里的人的平安、健康、富有,各村都各显其能地争着有资格把城隍接回村里供奉。
  杨家寨是个小村子,人口少成村晚,在黑河平原上就一直没有资格接城隍到村里供奉,多少年以来杨家寨几代人都在争取着这个资格。到了马今荣这代人,寨子里出了个富人万至诚,把村民争城隍的热情又鼓动起来了。城隍接回村得有地方供奉,杨家寨村民集资在村东头建一座城隍庙。奕江龙被村里请来给城隍庙画装饰。那年奕建忠十八岁。
  奕建忠人长的很英俊,白白的皮肤,快一米八的个子,虎背熊腰,力气很大。这几年跟着父亲学画,也练了一手好书法,农村人若是遇到需要写字的事,人们会想起他。
  这是六月酷暑天的一个夜晚,画了一天画的奕江龙拉了片芦席就在庙前一块空地上躺下休息。到了后半夜,奕建忠起来上茅房,来到了院子,父亲鼾声如雷,只听到出气声,听不到吸气声。奕建忠不放心的走到父亲身边,叫了几声不见父亲回应,就蹲下身子去拉父亲,不管他怎么拉拽,父亲就是不吭声。奕建忠一下子急了,尿意也没有了,撒腿就朝村子跑去,边跑边扯开嗓子呼喊:“来人呀,救救我爹,来人呀,帮帮我……。”
  在村口大槐树底下乘凉睡觉的人们被奕建忠嘶哑的喊叫声惊醒了,爬起来后就顺着声音方向奔去,看见有人跑过来奕建忠又折回头跑回庙里,在人们的拥簇下抱起奕江龙掐人中、压虎口、使劲摇他的身子,折腾了好半天,奕江龙口里不停地流着痰液,早已不省人事了。
  村民们帮着奕建忠料理了他父亲的后事,在村外的黄土崖边上挖了个洞,一张芦席卷了他给葬埋了。
  由于不熟悉回家的路,就是回去了也没法生话,奕建忠从此就留在了杨家寨,城隍庙成了他的家,靠父亲还没来得及全部传给他的手艺在这片土地上流浪了。
  几年后解放了,奕建忠被定为杨家寨的村民。闹土改时他成了杨家寨的革命主力军,和民兵队长马今荣成了哥们。
利用革命的威力,奕建忠强占了邻村地主分子吴孝仁的女儿吴欣宜。吴欣宜死硬地护着自己的身子,猴急了的奕建忠只好把她打昏后才占有了她,醒来后吴欣宜寻死灭活的闹,奕建忠横着脸瞪着眼恶狠狠地对她说道:“想死,我不拦你。你可想好了,好好和我过日子,大家都好,你家我会用心保护的。你如果这样的死了,你的娘家人肯定会遭到报复的,你的弟弟、妹妹都会是我报仇的对象”。想到自己的娘家人,吴欣宜彻底的瘫了,她知道奕建忠能做出来他说的那些事,为了娘家人能平安过日子,她忍着屈辱咬着牙和奕建忠过起了日子,一年后他们的女儿奕清靓出生了。
  在闹革命的过程中,马今荣和他舅家大元村贫农的民兵队长霍牡丹相爱了,他俩本来打算举行一个革命化的婚礼,邀请两个村的党支部书记作为见证人参加他们的婚礼,宣读一下结婚证,讲一下鼓励祝福的话,俩人往一个炕上一睡就算结婚了。他们把这个想法告诉了霍牡丹的父亲霍占鳌,他坚决不同意,要求必须按照传统仪式举行婚礼。酒席必须有,至于摆多少桌子由男方根据家里的经济条件来定,不强求,他说只有这样才是对婚姻的尊重。婚礼就是一种承诺,一种誓言,没有承诺的婚姻只是一种欲望的满足。就向没有担当的人是靠不住的一样,结婚这事必须有誓言和承诺,违反誓言的人是要遭天谴的!
  当地的普通人家结婚讲究的是七娶、八送。婆家要在天亮前把新娘接回家。“七娶”指的是娶亲的只能去七个人,其中一个主事的,到了新娘家负责敬香祭奠人家的祖先,并在先人的牌位前代男方做出承诺:“很好待人家的孩子,一辈子不离不弃,白头偕老”,另外主事的人还要能说会道,替男方化解新娘上车前女方家提出的不合理要求。两个和新郎同辈或晚辈的童男负责担盒酒。
  所谓担盒酒:就是一副扁担,一头是挂着礼盒,礼盒里装的男方家精心准备的小食品,一头挂的是酒。到女方家,这些东西就摆在祖先的牌位前作祭品。这盒子与酒取意:和和美美、天长地久之意。
  接新娘人必须是一位结过婚的、没有再婚史、不是离婚或者寡妇的女人,她负责一路陪护新娘直到把新娘送入洞房,实际上就是负责新娘路上安全的。剩下的人就是凑数的,一般是家族中会赶马车和身体强壮有力气扛东西的人。
“八送”是指娘家送新娘的人只能是八个人,一个来自家族能主事的年长者。一个和接新娘一样要求的妇女负责护送新娘到婆家。两个男孩一个替新娘提包袱、一个替新娘保管锁箱子钥匙,到了婆家这两样东西分别由这两个孩子交给新郎,新郎必须准备红包给这两个孩子。一个是新娘的亲哥或堂哥,他是走在娶亲的马车前压路的,娶亲的车不能走的太快。剩下的人由娘家自己安排凑够八个人数就行,结婚当天女方父母是不去婆家吃酒席的。
  马今荣把他的结婚仪式定在了国庆节这天。他在杨家寨没有族人,奕建忠和他媳妇就被当成了自家人,主持婚礼和接新娘就成了他们俩的事情。村支书和村主任的儿子被选为男童负责担盒酒,剩余的三人都是由马今荣自己选定的。
  黑河平原的十月是多雨的季节,有记录的连阴雨持续最长时间是三十天。马今荣结婚这天,雨还在断续的下着,路很泥泞,深夜两点多,娶亲的队伍就集结好了,到了大元村已是四点多钟了。
  进新娘家的巷子很深很窄,马车进不去,只好停在了村口。马车一到,已经有娘家的人在等着接车。为了防止娶新娘的车厢被脚底带的泥弄脏,俩孩子被两个大人抱着、奕建忠背着他的媳妇进了新娘家,拉车的骡子被新娘家的人卸下牵走喂去了。
  奕建忠在霍家祖先的牌位前点亮了两根蜡烛,上了三炷香,跪下磕了三个头,然后站在牌位前嘴里咕嘟一会,祭拜就算完成了。大家围着八仙桌坐下,霍占鳌作陪,按乡俗吃饭喝汤。席间奕建忠安排着接下来的事情:俩孩子还由刚才抱他们过来的人再抱回到车上,陪送新娘牡丹的二婶由赶车的老夏负责背到车上,来接新娘的他媳妇自然由他抱回车上,然后他们三个男人再回来一趟,他们二人负责搬东西,他负责背新娘。对奕建忠的安排霍占鳌没提啥意见,各种仪式结束后,大家就开始个干个的活了。
  奕建忠背着霍牡丹和两个搬嫁妆的人先后离开了新娘家,霍占鳌俩口子目送他们离开后,就忙着安排天亮以后的事情了。
  从牡丹家门口到停车的位置大概有三百多米长的路。一出大门,奕建忠就对那两人说到:“你们拿东西前边先走,路滑我得走稳点,不能把新娘给摔在泥里”。没走多少步奕建忠就落在了最后。
  雨已停了,秋风还不停地刮着,四周一片漆黑,只有那“啪叽啪叽”的脚步声听的很真切。
  霍牡丹人长的秀气,身高一米五左右,人瘦但两个乳房却长的特别丰满。奕建忠背着霍牡丹,没觉得有多么沉,牡丹的两个奶头贴在他的背上让他有些心猿意马了。他那原先扶在牡丹小腿的手慢慢地就从小腿移到了牡丹的臀下,隔着裤子就开始胡乱的抓起来了。牡丹用手在他的背上狠劲地打了一下,在他的耳边略带生气的小声说到“老实点,我可是你弟妹,胡骚情小心我告马今荣”。
  奕建忠笑了笑,“都是你的奶把我逗的,只要能让你舒服,和谁还不是一样的”说着一使劲就顺势把霍牡丹从背后拉到了胸前,一手紧紧搂着牡丹的屁股,一手从背后使劲地往下扯着她的裤腰。牡丹挣扎地扭动着身子,她越扭他抱的越紧。边走着边用嘴拱着牡丹的嘴唇,边在牡丹耳旁嘀咕着:“我和马今荣是好哥们,你跟他和跟我还都不是一样的?只要你幸福就行,多一个人爱你有啥不好,就马今荣那身段,肯定以后满足不了你。再说咱们共产党革命的目的就是实现共产主义,到了共产主义人就没了私心,也就不会再分我的和他的了,咱们今晚无非是比别人超前了一步。”
  牡丹眼里流着泪,不知是幸福的、委屈的还是害羞的,慢慢地就向羔羊一样被他制服了,在三百多米长的路上,奕建忠完成了对一个女人的改造。
  快到马车跟前了,奕建忠胡乱的整了整他的裤子,霍牡丹顺势把手里的拿着的手帕垫到了自己的私处,扯了扯自己的衣裳,奕建忠把牡丹又轮回到背上背起来,到了车前一转身把牡丹放到车帮上“快接住,沉死我了,结婚多么幸福的事,一路上还哭哭啼啼个啥呢”车厢里坐着的俩女人赶紧掀起帘子,连拉带拽地把牡丹弄进了车厢。“人家女人出嫁就讲究个哭呢,那表示女儿舍不得离开父母,啥都不懂,你瞎咋乎啥呢”奕大嫂冲着奕建忠说到。
  “老夏你赶着车跟他们先走,我去方便一下,回头我撵你们。”奕建忠对赶车的人说到。
  “懒驴懒马屎尿多”奕大嫂低声地嘟囔着。
  夜还是那么黑,风吹得让人感觉更冷了。按乡俗牡丹的哥得走在车前边,这叫押车。那俩男人陪着霍牡丹的哥哥,三个人在马车前面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老夏赶着马车跟在后面,朝着杨家寨的方向走去。
  车厢里,奕大嫂拉着霍牡丹的手,拉家常似的劝着她,二婶在旁边附和着。“是女人都得走这条路,高兴点”。
奕建忠急匆匆来到苞谷地边,薅了一把苞谷须,用手揉了揉就塞进裤裆里擦了起来,十月的风吹起来,还是有点不舒服的冷。
  快过春节了,牡丹有了妊娠反应。马今荣掐指一算,说牡丹是坐上喜,见人就夸,说他的本事大,一炮就给打响了。
  十月怀胎,孩子生下后,牡丹咋看咋觉得孩子有点像奕建忠,其实她也闹不清这个孩子到底该属谁的。
她给孩子起名叫“马yí娃”,原意这是她的第一个娃。黑河平原的农村人给孩子起名都喜欢带“娃”字,比如:六娃、七娃、狗娃、猫娃。把孩子叫“yi娃”的一个村就会有好多个,人们只能靠发音和声调的不同来区分,四个声调就是四个娃。要是用字写出来,多数都是一样的。
  给孩子定名叫马奕娃,这是上户口时,大队会计开证明时随手写的,因为见惯了这个“奕”字。马今荣也没啥反应,那个时候她和奕建忠还很铁。马奕娃上学和当教师时名字都写成“马义娃”,直到办身份证时才知道名字要和户口本一致,马奕娃这才有了自己真实的名字。
  也许这就是天意!
  自那次以后,只要马今荣出门时间长时,牡丹就会在大门上挂一红布条,看见了红布条,奕建忠就去会牡丹。
时间一长,吴欣宜觉察到了他俩之间的秘密。为了女儿,除了旁敲侧击的提醒外,她也努力地让自己从心里接受奕建忠。传统的教育让她心里格守着从一而终的理念。
  一天,村里的大喇叭通知村干部晚上到大队部开会,机不可失,吃完饭放下碗筷,奕建忠找借口又要去会牡丹。吴欣宜编理由阻拦着不让他出门,可是怎么也挡不住他。
  “为了一支牡丹,你连家都不要了”忍无可忍之下,吴欣宜终于喊出了隐藏在心底的话。见妻子揭穿了他的秘密底,奕建忠有点恼羞成怒,他一把拽开堵在门口的妻子,头也不回就出了门。
  吴欣宜的心彻底的死了,她趁女儿奕清靓熟睡之机,把自己稍微收拾了一下,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含着泪在孩子额头上轻轻地亲了一下,出门就直奔村外南壕顶上的井去了。
  奕建忠舒服完后是赶着时间点离开牡丹家的,刚走到自己家门口就听见屋里孩子嘶哑的哭声,他闯进门发现吴欣宜不在家,他感觉到了要出事,一下子就瘫在了地上。
  妈妈刚走一会,五岁的女儿奕清靓就醒来了,喊妈妈不见回音,就哭起来了,孩子的脸上挂满了泪水,鼻涕、口水把被子弄湿了一大片。开完村里会回家路过的马今荣听到了孩子的哭声,也就进门来看个究竟。
  一见马今荣进来,奕建忠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从地上爬起来“兄弟,你嫂子不见了”。
  “咋回事?”马今荣问到。
  “今下午我俩拌了两句嘴,我就动手打了她一下,晚上我有事出去了一会,回来就发现你嫂子她不在家,孩子死命地哭喊她妈”。当着马今荣的面他撒了个谎。
  “那你快去找人呀,还楞到这干啥呢?”,“孩子我先抱回去让你弟妹给看着,回头我再找几个人帮你找找。”马今荣朝着奕建忠大声地吼着。
  第二天下午,有人在村外南壕顶上的井里发现了吴欣宜。
  吴欣宜走后,奕建忠就孤身一人带着女儿奕清靓过日子,他想过再找个人续弦,但是牡丹坚决不同意。马今荣倒是经常托人给他介绍对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版权所有  陕ICP备11003684号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网站营业执照公示】

平平安安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陕公网安备 61012502000141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