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户县网站新闻!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
户县本土 便民 公益 互助  XHUME.CC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查看: 7985|回复: 0

[自由人创作] 胡家寨的故事(4)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12-27 11:43: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访问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会员

x
本帖最后由 跟在驴后面跑 于 2022-12-27 11:46 编辑

胡家寨的故事(4)
9
  胡来生是最后一个被谈话的。
  王警官很自信的问道:“听说你一直仇视革命,还打过王广坤”。
  “打他和革命没关系。”“我仇视革命?你没看看村里这些参加革命的都是些啥货!”胡来生理直气壮的回答着。
  “那你为啥打的他?”,一阵子沉默。桌子上闹钟在嘀嗒…嘀嗒…的响着,对方的呼吸声听的很清。
  王警官打破了沉默:“听说天麻亮,你去过猪圈?”
  “去过我去解手,这是习惯,几乎每天都去”胡来生答道。
  “去过?谁能证明你没放毒?”,“没有人能证明!”……
  王警官住进村一星期后,胡来生作为嫌疑犯被关在大队部交代问题。
  郭风琴家的猪是养在生产队的猪圈里的。她家原来住的两间房是盖在村子外边的,当上生产队长后,她占了三间宅基拆旧盖新,新房没盖起前,她家的猪就临时寄养在生产队的猪圈里。
  被看管了半个月之后,郭成文判胡来生破坏革命罪,劳教一年,并要求赔偿郭风琴人民币300元,玉米200斤。钱是年终分红扣的,玉米是派民兵从他家硬拿的。宣布后胡来生被立即送到县革委会设在腊家滩的劳教场劳动改造。
  没有任何证据,送去的猪内脏检验结果也没拿出来,他就被执行了。但胡来生是幸运的,命没丢!
  那个年代,整死个人是常见的。
  公元一千九百七十三年,和胡家寨相邻的永胜庄一地主家的孩子,因事曾进过邻家的门。快吃午饭时,邻家的主人觉得有20多块钱曾放在晒粮席上找不见了,于是就怀疑是地主家这个孩子给偷走了。这家人和当时H县的女劳模、地区妇联主任家是亲戚,告到大队部后就把这个孩子给关了起来,要他承认是他拿走了这20块钱。
  在被无端的关了一个月后,孩子悬梁自尽了!不甘屈辱的孩子死前,写了近十页的伸冤材料,并用死证明了自己的清白!然而至今,没有人为那件事忏悔过!
  这是一个法律被作践的年代!
10
  胡来生是“刑满”释放回的家,回来时工作组已经走了。王广坤还是村支书,郭风琴还是大队妇女主任。所不同的是,农闲时,村里有人不用经过生产队长同意,就可以进城打零工了。
  胡来生对自己的处罚一直不服,每两、三个月就去一次县革委会、省革委会上访,每多都是被以这样或那样的理由把他打发回家了。好在那个年月对待老百姓的上访,还没有劝访、拦截上访和对访民们采用暴力等做法。否则,胡来生还不知要被关押多少次?
  在党的领导下,我们生存的社会还是算进步了许多的!
  最后一次从省城上访回来,刚进家,张元昌就来了。“叔,你来了,快坐、快坐。媳妇,快给叔泡杯茶”,胡来生边给老人搬凳子,边招呼着他。
  “来子,看你回来了,叔就过来想和你谝一谝”,张元昌接过侄媳妇递过来的茶杯,放在凳子旁边的地上继续说道:“来子,别再上访了,有那气力,想办法出门挣钱去”。
  “既就是还你一个公道,又能咋样?赔你些损失,改变不了你目前的生活状况,恢复名誉,你那名誉又能值多钱?”。
  “是,人应该活的有尊严,但咱是个小人物,要尊严代价太大”。
  “没钱、没文化,儿孙永远会还是会抬不起头,翻不起身,还会继续没尊严的活着”,张元昌有点激动。
  胡来生再不上访了。在他媳妇为他生下第三个儿子满月后,他和村上几个朋友承包了一家砖瓦厂,几年就成了村里有钱人了。有钱了,他没有活在以前的恩怨中,没有换掉妻子。现在的他70多岁了,大儿子在家种地,二儿子中专毕业,在县交通局上班,三儿子考上了博士,在北京的一家研究所搞科研。大孙子农大毕业,回家当了村长,正带领村民致富呢。
  胡来生现在是四世同堂,精神烁烁,含饴弄孙。
  王广坤的村支书一直当到了二十世纪末,这是不愿彻底反思的必然结果,没有人想着把失散的民心再聚回来!改革开放以后,大家都忙着挣钱了。在胡家寨,权利对村民来说已经没有了诱惑力,谁当村官无所谓。只要村级政府有个人存在,县乡领导也就省心了,工作也不算有漏洞,只要不影响他们的乌纱,对上级政府来说,谁当选就不重要了,老百姓的生存状况能否改善,是不会有人真正关心的。更何况让王广坤这样的人当村官,还好使唤!
  王广坤现在身体也很好,妻子去世没过几年,他就从外县又找了个老伴回来,他没有和已经寡居了多年的郭凤琴结婚。孩子不愿意和他住在一起。三个儿都在家种地,被媳妇管得严,都很少过来看他。
  搞革命运动,胡树林啥都没捞上。改革开放后,也忙着挣钱去了。一天,骑自行车上县城办事,路上出车祸死了!为争夺赔偿款,两个女儿现在见了面还和仇人一样,胡树林没儿子。
  张元昌老汉活过了80岁,走的很安详。按他的叮咛,儿孙们送他去了县火葬场。送葬那天,家属都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悲伤。村民几乎都来为他送行。王广坤没来,胡来生哭成了泪人。
  文安定恢复高考后的第三年,考上了大学,他是从胡家寨走出去的第一名大学生。现在省城一所大学当教授。
  郭风琴也老了,土地联产责任制后,她不当干部了。现在还住在她当妇女主任时盖的土坯房里,牙齿都掉没了。朱存学很早就不在世了,儿子因抢劫被判刑,现在还在服刑,儿媳妇跟别人跑了。她现在是靠离了婚的大女儿在家照顾她的生活。
  在一个晚秋的下午,有人看见她,拉着满满一架子车的包谷秸秆,正吃力的往家走着。包谷杆是农村冬天烧火取暖的好燃料!
  一个女人,欲望被点燃后,那威力是很猛烈的!生活中,郭风琴是既得利益者,同时也是革命的受害者。
  晚年的郭风琴是可悲的!她原本可以靠她自己的劳动,相夫教子,本本份份的生活下去!虽然苦点,但活得安心。
一颗不安份的心,在不安分的年代,被点燃了,最终必会成了别人手中的玩偶。她没有武则天、西太后那样玩男人于掌股之间的本事和能力,当然也许她认为她有这样的能力。
  一个不能正确认识自己的人注定是可悲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版权所有  陕ICP备11003684号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网站营业执照公示】

平平安安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陕公网安备 61012502000141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