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户县网站新闻!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
户县本土 便民 公益 互助  XHUME.CC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查看: 8092|回复: 0

[自由人创作] 胡家寨的故事(3)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12-26 15:27: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访问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会员

x
本帖最后由 跟在驴后面跑 于 2022-12-26 15:31 编辑

胡家寨的故事(3)
7
  猪死的第二天,派出所王警官住进村子负责侦破此案。
  王警官30多岁,县革委会主任的妻侄。王广坤拟了一份嫌疑人名单交给王警官。王警官安排人把猪内脏掏出来送县公安局做检验外,就是按名单找嫌疑人谈话,收集破案线索。
  胡树林是第一个被谈话的,他是村子里挂了号的“淫贼”。文革初年,占着贫农身份,想占富农分子儿媳妇的便宜。本以为这是水到渠成的事,却遭到了她强烈反抗,那年月地主、富农是不能乱说乱动的。冒着再被踏上一只脚,被批斗、被蹂躏的风险,富农家把他告到了大队部,他被挂上了“现行反革命分子、大淫贼”的牌子游街,富农分子家的儿媳妇保住了贞洁!
  安份了没几年,一顿打差点把命送了。他和朋友妻苟且在了一起,并怀过两个孩子。一天晚饭后,淫性又起,猴急的他到了朋友家,编了个理由骗朋友出门为他去办事。诚实的朋友走到半路上发现一件东西没带,折回来取,推门进去发现了不堪入目的一幕。裤子都没穿被拉出门外暴打,最后是媳妇找人帮忙才把他弄回家的。
  朋友的家散了,到外乡做了上门女婿,其前妻一直住在村里,后来找了个山里娃,带着她和他生的孩子过日子。大家相安无事的活着,靠着时光流逝抹去记忆。
  和王广坤、郭凤琴在一起闹革命,大家相处也比较随便,常看着人家两个在一起时的亲热劲,又勾起了他的淫虫。一天他趁着郭风琴的男人晚上给苞谷浇水不在家的机会,半夜翻墙来到郭凤琴的家想成美事,结果被王广坤逮住了。胡树林人长的瘦小,1.60米的个头,打架不是王广坤的对手。
  一阵敲门声把正在梦乡中的郭成文惊醒了,披衣下炕开门一看,门口站着满脸是血的胡树林,身后是王广坤,郭成文赶紧招呼他们进屋。
  “郭组长,胡树林想糟蹋郭风琴,让我给逮住了”,没等郭成文开口问事由,王广坤就先说明了来找他的原由。
  “奥,是郭风琴喊你去帮的忙?”郭成文问道。“嗯、唔、……巡逻路过时发现的”,王广坤有些支晤的回答着。
  “好吧,那你忙去吧,我先审审胡树林,如何处理明天我们一起研究”看着王广坤说话有些结巴,郭成文知道审问胡树林他在场会难看的,就先把他支走了。
  王广坤走了,郭成文让胡树林把脸洗干净,才坐下来问他。胡树林从桌子上拿了一个反扣着的玻璃杯,倒了一杯水,坐在桌子旁,一边喝水一边和郭成文聊了起来。
  胡树林把王广坤和郭风琴俩人之间的关系,添盐加醋地向郭成文组长作了一番汇报。郭成文如痴如醉的听着。
  “我们平时都挺随便的,想着郭风琴不会拒绝我,我才去的”,“前门人多眼杂,我才从后墙过去的”“没想到一进房子碰见王广坤在里面”。
  胡树林滔滔不绝的说了快半个时辰,郭成文听得一点睡意都没了。“你们都是革命运动的积极分子,作风问题传出去会在群众中会造成不良影响的,严重了还会影响到革命!”,“就一个郭风琴看把你俩折腾的,她有多好?以后要注意影响”。听完胡树林的讲述,郭成文以组长的身份,用批评教育的语气对着胡树林说。
  胡树林走后,对他的处理决定就在郭成文的脑海里形成了:鉴于他是革命同志,也没有实质性事情发生,太张扬了对革命不利,就“暂不追究,以观后效”。第二天,他把这个想法给王广坤说了一下,就定了。随后,郭成文安排王广坤带两个人去山西大寨村参观学习。这一去就是半个多月。
  王广坤从山西大寨参观学习回来后,没几天,就和郭风琴吵了一架。吵完后,俩人之间的关系出现了裂痕,没有以前那么和谐了。革命好像也出现了一些裂痕!
  “你对郭风琴家的猪死是咋看的?”王警官问。
  “这么大的猪突然死亡,我想肯定是有人下毒给弄死了”胡树林应答着。
  “猪死的前一天晚你在干啥,谁能证明?”听完这话,胡树林一下子从凳子上站了起来,“你们怀疑我,天地良心,我会做这事?我可是革命同志,要怀疑应是怀疑那些革命的对立面去”胡树林有些激动。“肯定是狗日的王广坤想整我,一会我就找他算账去”,看着气汹汹的胡树林,王警官反倒客气起来了。聊了一会题外话,胡树林高兴地离开了。
  张元昌也被叫去谈话了,他人在村里比较正直,到1976年已是有30年党龄的一个没文化的老人,县工作组驻村闹革命时,他对工作组一些做法有意见,极力反对王广坤这一类人加入党组织,因此被工作组宣布为不受欢迎的人,大小会都不让他参加了。
  把张元昌列为嫌疑人,其目的是想借派出所谈话来让老汉难堪,让他以后别再给革命制造麻烦。其次就是老人勤快,瞌睡少,没早没晚地爱提个粪筐在村子里外转悠,看见过许多不该他看到的情景。
  张元昌老汉是被两个民兵“扶”进来的。王警官正襟危坐在炕上,张元昌被安排坐在对面靠墙的条凳上。坐下后,张元昌一直是面无表情地抽着他的旱烟锅。
  “听说你是老党员了,你应该积极配合我们调查”。
  “你每天都起的早,就没发现一些情况?”。
  “要是投毒,你可是有时间和条件的”。
  面对张元昌,王警官色厉内荏说着。不管王警官如何表演,张元昌就是一声不吭地使劲的抽着他的烟锅,不屑一顾的样子,不时会抬起眼直看一下王警官。相持了大半晌,无奈的王警官只好让张元昌离开了。
  文安定是个刚高中毕业不久回村的学生。他的父亲在玉门油矿工作,母亲带着一家人住在村里。家里有个人在外上班挣钱,家境就比较好些。在农村生活比别人好点,连宗族的伯伯、叔叔们都会嫉妒、时常刁难的,更遑论外姓人了。
  村里运动开始后,王广坤曾多次动员他能参加运动,但都被他拒绝了,这可能是拨了王广坤的面子,不支持他的革命事业。受父亲和家庭的影响,他不愿参加任何运动,劳作之外就是看书。
  文安定的母亲很有些风韵。
  “回去再好好想想,还会找你谈的”,王警官对他的谈话是在恐吓、训斥中结束的。在胡来生被劳教处理前这段时间里,文安定是一直处在惶恐中的。
8
  女人漂亮是祸水!
  胡来生人长得丑,中等个头,但人很强悍。十八岁初中毕业,他却取了个漂亮的女人,这让村里好多男人嫉妒,胆大的都会想冒险去和这女人爱一次。王广坤也是这冒险者之一。
  工作组进村的前一年,走在回家路上的王广坤,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被胡来生一根铁棍差点送了命。稍微偏了一点,锁骨被打断了几节。误工三个月,所有医疗费用王广坤没敢找盛来生要。
  打了王广坤的第二天日落前,心情郁闷的胡来生在村外碰见了拾粪的张元昌,张元昌硬拉着他在老管井旁边坐下,田间的风微微的吹着,驱赶着人身上的燥热。
  张元昌装满了一锅子旱烟,点燃后猛吸了一口,递给了胡来生。“抽一口吧”,胡来生接过了烟袋锅。
  “叔,我想离婚,丢不起这人。”
  “打他就是因为媳妇的事?”迟疑了片刻,胡来生接着说:“嗯,太丢人了,半夜上趟茅房,俩人就做下这苟且之事,这日子没法过了”泪水在胡来生眼里打着转转,他拧过身子擤了一下鼻涕。
  “不要想着离婚,嘴是扁的、舌头是软的,别人爱说啥由它去。你现在离婚,就等于你承认媳妇背叛了你,那会毁了几代人的。为了孩子,听叔一句话,忍了吧”张元昌用一种命令的语气说着。
  “再说,离了你还得再找,黄花大闺女不大可能,找个结过婚的,那还是别的男人睡过的!其实这就是一口气,是所谓的自尊!”
  “对我们这些挣扎地活着的人来说,娶媳妇就是为了传种接代、不枉白来人世一趟,其他的都是他妈的狗屁!”
  “你就当是再婚,耐心点,慢慢让她把心收回来!”
  夜幕降临了,胡来生提着粪筐,爷俩并肩朝着家走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版权所有  陕ICP备11003684号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网站营业执照公示】

平平安安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陕公网安备 61012502000141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