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户县网站新闻!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
户县本土 便民 公益 互助  XHUME.CC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查看: 3699|回复: 2

[自由人创作] 记忆里的晋侯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11-21 21:13: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访问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会员

x
      时光任冉,岁月匆匆,不知不觉60几年已过。看着我们村子现在通南贯北的水泥中心路及路两旁摆放的长椅;一条条宽阔的水泥街道;一到夕阳西下时就亮起的明闪闪的路灯;村南村北漂亮的村碑村牌和南门外广阔的广场,大气的办公楼,不由想起儿时我们的晋侯村。
      记忆里的晋侯村,也是六个生产小队,从南到北依次排列。二队和三队之间,是一个大大的城壕,称作南城壕。常年有水,除非干旱之年。村子也以城壕 为界,分为南堡、北堡。城壕南为南堡,城壕北为北堡。

      城壕里,好多的青蛙,夏夜里,就“呱,呱,呱”蛙声一片。这城壕,是妇女们洗衣服的地方,别看这水不流动,但大人们做饭,干农活,小娃娃们爬土打闹抓泥耍水弄脏了的衣服拿到这里来,水里一溅,倒点儿冰碱水或放点儿砸烂的皂角,揉一揉,用棒槌捶几下,再揉揉,放水里摇几摇就干干净净了。人们就把它晾在城壕岸的草上,等衣服全洗完了,有的已经晒干了,人们就把湿衣服放下边,干衣服叠得平平整整的放上边,提上担笼回家去。
这里,也是男孩子们的愉乐天地,夏天的午后,他们会成群成伙,到这里打扑腾,漂黄瓜,扎立水,撇鱼儿,玩得不亦乐乎,叫喊声传得满村都是。
      城壕北边,是三、四队和五、六队。三、四队是一条街道,四队在东,三队在西。这条街道的东头是东城门楼,门已不知去向,但上面的房子依然坚固,做四队保管室用,门朝南,出门向西顺土台阶而下。
出东城门有条通往陂头村的路,路北是四队饲养室,路南有间马王庙,座南向北,里面还有几尊爷像,已做为村里的电房子用着。庙东是三队饲养室,再东有三两家人,村东口有条路拐向村南堡,从南城壕东头穿过,就到二队街道东头,此处有一座座北朝南的老爷庙,也做了磨房用。
      三四队街道中部有条通向北门外到元王村的南北路,所以,这里形成了一个丁字街。丁字街的尽头一一北门外,路东有两户人家,路西是老爷庙,当时做五队饲养室。饲养室西边就是五队园子,和饲养室院子相通。
五、六队是一条街道,五队的一部分人家在南北路的东边,坐东面西,房后边是东城壕,连接着南城壕和北城壕,有水的时候不多。
      这条南北路的西边,有一条街道,两对面住着两排人,东头是五队,西头是六队。
      街道中部,路南是两间碾房子,常年轧辣子,轧糁子,碾谷子,吱呀吱呀的声音不断。尤其是秋天,人们都会将那将熟末熟的苞谷掰几个,拿到这儿砸那连皮带瓤的鲜糁子。这一般都是娃娃们的活,一到下午放学,娃娃们就用盆子,小箥箕端来苞谷,排一个长队,边剥边等,剥好了就去给别人帮忙推碾子。他们会推着碾子飞跑,有时把碾棍都跑掉了,他们全都扑倒在碾道的厚土上,偎得满身满脸都是土,成了“土堆爷”,只露两个眼仁在尴尬地转动,笑死人了,哈哈!

      路北是陈家祠堂,两进,最南面靠路的是门厅,最北面是正房,正房南面是两对檐厦房。当时是我们玉蝉公社的管区,四个兜的干部们出出进进,在这里开会办公。
      这条街道西头路北,有棵一搂多粗的大槐树,槐树北边是六队饲养室。
      这棵槐树,是每年寒食节姑娘小伙和小娃娃愉乐的地方。每到寒食的前一天,队长就会派几个精壮劳力给娃娃们缚秋,这时,就会有一个大姑娘端个大老碗,后面再跟一大哄姑娘家和一串小不点,走东家,到西家去凑鸡蛋。当秋缚好的时候,姑娘们就会端着煮熟的鸡蛋去稿劳缚秋的人。他们就会你争我抢,嘻嘻哈哈,好不热闹!这时,姑娘和娃娃们就去抢秋千了,哈哈……
      这条街道的西门外,是六队的碾麦场,场边东北角住一户人家,门前有棵比水桶还粗的垂柳,柔软飘拂的柳条下,有一个青石碌碡,叮铃咣铛的捶布声常常从那里传出来。每当过年过会,妇女们就把自己从织布机上卸下的布,用硫化篮或硫化青膏子一染,不等完全干就拿到这儿来,约几个姐妹,围着碌碡而坐,把布效碌碡上,举起棒槌,你一下,她一下,有节奏地此起彼落,把布捶得瓷光瓷光的。或是谁家娶媳妇,嫁女子,织的被单,被里子,也会拿到这里来捶。有时谁家急着用布,也会晚上拿来,月亮就尽力放射自己柔和明亮的光,月光下的她们,一边捶布,一边说笑,棒槌声和着说笑声,和谐又悦耳,真是悠美的交响乐。
      秋千架的对面即是一条通向村子小学校的南北路,路西就是西城壕。不知为什么,当时人们把这条路的北头起端叫马道。这条路中段对着三队那条街道,南走几十米就是南城壕的西头,这里被村民用土垫平了,南边就是村子小学校。
      学校也只有东西一排房,是几个教室,最西边是一排面朝东的厦房,是老师们的办公房。
      教室南面是学校的操场,早晨,天不亮的时候,孩子们就伴着星星在这里跑步做操;晚上,这里就成了灯光球场,全公社的篮球队都到这里进行友谊比赛,那时的口号就是“友谊第一,比赛第二。”观看比赛的群众不光有本村的,还有外村的,每个晚上,这里都灯火辉煌,人声鼎沸。
      学校东边是两户人家,再东,面朝北有老爷庙,面朝南就是我们玉蝉管区的合作社(商店)。这合作社当时可是红火得很,虽然只有3间门面,但衣服布匹,头巾围脖,帽子鞋袜,头绳发夹,针头线脑,笔本纸砚,油盐酱醋,茶糖烧酒,挂面副食,刀子刃片,铁钉铁铲,雪花膏,海盘油,香烟,火柴,煤油等等生活用品五花八门,应有尽有,基本能满足人们的生活需要。
      合作社东墙外是一条通北堡子的小路,小路东又是一节城壕,北头和南城壕相连。城壕东就是二队街道的西头。
合作社对面是二队饲养室,饲养室西边是二队园子,朝东开个大门。饲养室东面是一条南北路,通到一队街道西头。一队街道的中部偏东,是一条通向南门外的路,路西是一队的大园子,门朝东。一队街道东头,也有一条南北路,和二队街道东头相接。这南北路的东边还住着一排人家,座东面向西,房后边还是城壕,城壕里长着好多高大的白杨树。一到深秋,金叶子似的树叶在秋风的伴随下飘飘落地,满城壕都是,放学后的我们,就都拿几根竹签签,签上几串树叶拿回家让妈妈烧锅做饭。

      噢,村子北边那个北城壕,就在陈家祠堂的后墙外,记得有一年下淋雨,城壕的水满了,和岸平了。当时还是小伙子的我七爸那一伙,用木汉在里边划船。岸上大人小娃跟过来,跑过去,加油呐喊声不绝于耳,气氛好不热闹!
从城壕围村到笔直的水泥路围村,是历史的变迁,是社会的进步,是党的英明政策的体现。
      从原来的晋侯村到现在的晋侯村,在我的记忆里已经经过了漫漫半个多世纪,历史的书卷翻到今天已经有点发黄,我怕把它从记忆的宝库里丢失,所以拿起饱蘸浓墨的笔,将它认真地记了下来。
陈亚琴
2022.11.21
发表于 2022-11-25 10:13: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难忘的乡愁,民风淳朴,故乡可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11-29 12:14: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去过你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版权所有  陕ICP备11003684号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网站营业执照公示】

平平安安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陕公网安备 61012502000141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