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户县网站新闻!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
户县本土 便民 公益 互助  XHUME.CC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查看: 7376|回复: 0

[自由人创作] 【人在旅途】 求 医 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4-25 05:16: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访问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会员

x
本帖最后由 靳应禄07 于 2022-4-25 05:22 编辑

【人在旅途】     求   医   记
                                           /靳应禄
     在企业,大家习惯将我们这些家小户籍在农村的职工称单职工,简称单身,也叫一头沉。
    1984年,对我而言,可以说是个非常之年,有喜亦有忧。这一年,单位派我出差调查李元杰历史反革命案,原计划个把月便可返回,没料到一下去了92天,辗转七个省,行程二万余里,终于查清并纠正了长达十六年的一个错案,李元杰一家六口人得以平反并落实了政策,算是一件大事,也是喜事。但因我不在家,繁重的秋收落在了妻子一个人身上,加之那一年雨水过多,万把斤湿包谷棒要立掰,还要在半尺深的泥泞中运回,这对于身体本来就纤弱的妻子来说,绝对是超极限 。其热极,累极,一回到家,倒在冷炕上便失去了知觉,直至冻醒,寒气已入骨矣——是为类风湿。骨疼,肉疼,疼时如针扎,不能动,也不敢摸,关节变形,极其怕冷,不敢接触冷水,甚至看见或听见别人动凉水,自己就打冷颤,名副其实的不寒而栗。
     初,我们不知是类风湿,在县内几家医院治疗,毫无效果。慕名去西安红十字会医院看专家,又按专家建议去市五院(专科)门诊,确诊后服用该院研制的“746”。开始还有效果,服久了,效果就不明显了,按量服,不起作用,加点量,上身便浮肿。后来,武汉专治类风湿的“药棒”到西安,宣传的很神,我们满怀希望而去,却失望而归……病情在发展,病人的思想负担自然也在加重,悲观之情溢于言表。我也焦急万分,到处求医问诊,谁介绍的处方都用,谁说的办法都试,真是有病乱投医。
      有一天,从报纸上看到湖北有一位镇党委书记放弃公职办了个类风湿专科医院,我们准备前去。就在出发的前两天,一位同事告诉我,说他邻居的类风湿在西安一诊所治好了。我听了自然高兴。先近后远,第二天便前往询问。找到诊所后,我问坐在门口的老医生“这儿治类风湿吗?”医生没正面回答,却问“在哪儿确诊的类风湿?”我回答五院。医生便一个字也不多问,顺手向里一指,直截了当地说“买药吧”。不问病情?不问患者是谁?就让买药。我心里不由划了个大问号。这才仔细打量起来:诊所里边墙角坐着一个小伙,观其外表,根本就不像个司药,倒像个小羊倌。我环顾了一下,除他们二位以及他们所使用的两张桌子和两个凳子外,我想像中的诊所起码应具备的药柜等物件皆无,连血压计和听诊器也没看见——这是诊所吗?若不是同事介绍我来,我肯定抬屁股走人。我顿了顿,换了个方式说:“我今天先来问问,没带钱。”尽管我不无推托的意思,但我也的确讲的是实情话。没想到医生竟然顺竿爬,问“你带了多少钱?”显然是在怀疑我找借口。为了证明我说的是真话,我说“我也不知道,数数看。”便把口袋里的钱悉数掏了出来,一数104元。医生说“买104吧”。我一听,哭笑不得:这不是强行掏我的钱么?便苦笑着反诘“我不坐车?”这时,医生才问我哪里人,我答户县。医生非常肯且地说“4块够了,买100吧。”我心里很不是滋味,虽然没变脸,声音却提到高八度并且拉长了腔调“那我——中午不吃饭?”医生依然不煴不火:“再给你留4块。行了吧。”似乎是他在发慈悲,向我施舍。我心里骂着“老奸商”,脑子却在激烈地斗争着,真想一走了之,若走了,肯定以后就不会再登这个门;又一想,别人毕竟在这儿治好过,心里再不美气,还是想买些回去试试,治病要紧嘛!再说,为妻治病,怨路已走了不少,就算再走一回,也没啥了不起。这么想着,也就勉强想通了。虚荣心作怪,形象要紧,便又强扮笑脸,迎合了老医生,买了96块钱的药。
     返回的火车上,我一直打不起精神,觉得很窝囊,很丢脸。懒秧秧回到家,妻问袋子里提的啥?我说药。其白了我一眼,问多少钱?我说96。妻当即抱怨:“说好先去问问,咋就买回来了?花那么多钱。”(我当时月工资才六十来元)我心情本来就不好,便呛了妻一句:“你以为我不心疼?”见我也燥,妻不言传了,噙着眼泪去舀饭。吃罢饭,碗一推,我便上了床。迷糊中,妻问我“咋办?”我问“啥咋办?”妻说“吃药不?”我依然烦燥说“不吃?买来看呀?”妻嗫嚅道“咋吃?”这时,我已醒来,意识到自己不对,便有些自责,口气也软了:“我还没告诉你——早晚各6粒,饭后服,忌鱼腥。先服三粒试试。”
     翌日晨,我尚在梦中,妻狠劲推了我两下说:“你看你看——”我睡眼惺松问“看啥?”妻双手一伸一攥,我依然不明白。妻睁大眼睛说:“我手指能活动了。”接着又蹲了两下,我这才醒过神来。是呀,妻已僵硬多年的关节,才一顿药便可活动。要知道关节能活动对于类风湿患者来说实在是一种奢望——我一下子来了精神,一骨碌爬起来跳下床,抱起妻抡了两圈。
     96粒胶囊服完,妻病已明显见轻。当我再次去拿药见到老医生时,不但觉得其顺眼,而且倍感亲切。感谢之余,我直白了对他的第一印象。老医生笑得前仰后合,反夸我涵养好,说他当时就觉察到我窝着火却一直微笑着。于是,我们俩便推心置腹聊了起来。其姓张名廷芬,是退休的中医主任医师,里面那个小伙有祖传秘方,二人合作开此诊所。专科,对症,有把握,很自信,自然无须多问,竟被我误解,差点儿失之交臂。
    就这样,妻患了8年之久的类风湿,服用此祖传的中药(胶囊),不到两个月就彻底治愈了。

     (作者简介:靳应禄,兵器部惠安史志编辑,陕西省民俗学会理事,上林苑诗词楹联学会会员。被聘为户县政协文史资料征集员、西安市“非遗保护中心”民俗文化研究员、香港中民影业文学顾问。系法律工作者。微信13991180571)






file:///C:\Users\Administrator\AppData\Local\Temp\ksohtml\wpsE12A.tmp.pn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版权所有  陕ICP备11003684号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网站营业执照公示】

平平安安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陕公网安备 61012502000141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