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户县网站新闻!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
户县本土 便民 公益 互助  XHUME.CC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查看: 17805|回复: 0

[自由人创作] 历史尘埃不应忘记的一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1-27 21:44: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访问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会员

x
本帖最后由 诗歌_AYOU 于 2022-1-28 06:43 编辑

南斑村是天桥乡东北界一个风景秀丽的村庄,这里斑竹翠绿,交通便利民风淳朴和谐,民众以靠拉沙石及务工维持生活。村东有一条南北走向的四号路,两边有经营诊所理发商店等,生意也很不错。然而自从发生一件突发惨案
后,这儿的生意便开始冷淡潇条了;如这三间砖木结构瓦房,虽然每隔几年,村干部都要组织人力用涂料刷抹墙面,但白色的墙皮却仍然不断脱落,那只只碎片滴落在地面,像一家人心中的悲泪在诉说着往事…



    98年8月14曰早晨,我还和平时一样摘好两筐葡萄去卖。当我走在四爸房东路旁,见到村民许拾安匆匆向北急赶,我连忙招呼,干嘛呀?,他说有人打电话说哥哥摩托被盗,去看一下。

     我在四爸家吃了点饭,大约十分钟,便骑车上县,见路两旁有十余人闲聊;许拾安在北窗口呼几声哥,屋内无人应。我说将踏开门,看你哥安全怎样?

有人回应“别进门,注意保护现场!〞

这天,因晚上下大暴雨,上午卖水果人极少,四点多我从县城往回赶,但见村路口许拾利诊

所,门额头已贴上门纸,门两边由村文化人士朱育民写的白纸对联:

问上苍 好人一生救死扶伤却为何横遭悲运

泣血泪 恶贼几个践踏国法待那日头祭冤灵

原来这诊所全家三口人在夜间被杀害了,事情经过是这样的!




98年8月14日早5点半,一些上班的工人,发现诊所许拾利的摩托车在村竹园北约五十米处倒放,尔后有人向许氏兄弟打电话,也向县镇公安报警。从五点半至八点约近三小时县局及镇公安干警均未有一人出警执行公务,村里相邻人及受害人家属百般无奈,在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之下,在拨打十几个报警电话无果的情形之中,有个村民只能向西安市公安局拨打救助电话…



     约八点十多分,市公安局及刑侦八处等出动三十多辆警车赶到事发地点,十分钟后县镇公安干警也来到该村,经侦察结果发现,作案人系四个人,身高1,58米至1,76米,从诊所后院用三角带将窗钢棍拉开打破玻璃进入室内。由于玻璃滴碎声音,诊所许拾利妻子杨小银听到惊动开房门,被匪徒用菜刀砍十几次,鲜血溅到墙壁而死,丈夫许拾利及长女许淼各砍一刀失去生命,用床被将两人掩盖。

    下午14点至17点公安八处在天桥乡会议室,召开侦破工作安排,对县及镇公安干警不出警作严厉批评,向村及被害家庭发了投诉卡,在乡政府设立警民联防工作站,由团委书记许明哲负责。



    由于县镇接警不出警,给侦破工作带来了困难和阻力,八处干警侦破进展不大,使四名罪犯逃往法外,在陕西河南两省又作案数起,使两省无辜村民十几人惨遭杀害,终于在1999年4月9日,在河南警方常年侦破中,将主犯彭妙计抓捕,其他罪犯团伙在几天后也相继落网。

      从1998年2月至1999年3月间,以周至翠峰乡彭妙计为首的四名罪犯,在陕西一年多时间里,作案38次杀害77人,在河南99年5月底被处以极刑!

当年5月初,河南法院向被害家庭发了传票,许拾利兄弟许拾安考虑父母年老,未参加判决庭审。



     农历98年七月十三日,县城西陂头村过古会,上午一辆红色夏利小车有八名客人,来到被害人许家搜要7000元侦破费,许拾安之父将儿子从陂头唤回,下午二点多许拾安在南斑村南路东边借钱时与我碰面,“又急着干啥?”

“我哥案子破毕,八处要破案费”

“刑侦不收费,快去报警,这是敲讹团伙,应快速报警。”

    许拾安随机报警,许明哲向镇警局报案,未有结果。

     9月初,县某电视台女记者×x×向县刑侦干部X×X采访时,那位干部说,8月14日惨案侦破了,全国警察一盘棋,我县警力出力很大…

       8月14日惨案发生日子里,对许门伤害很大。许拾利的父亲几年后卧床不起,思亲悲切,于2016年4月病故!

惨案发生的前一日,许拾利的?小女许芬在外婆家,躲过了这一怯难。在外婆家的许芬受三个姨妈的关爱,及三个舅父的操劳,让她读完了大学。但天有不测风云,在几次找工作不顺利。在一位同学引荐下,毫不戒备心加入传销组织,虽想几次出逃,未能如愿,于2018年1月29日,从传销高楼入坠,在23岁时也走完生命的尽途!




    二十多年过?去了,每当我从斑竹旁走过,每当从破败不堪的房子站立少许,心里常常难以平静,夜里也难入梦,前天同许拾安一道去村南在他哥许拾利墓地沉默许久…

当然如今县镇一些干警有些高升,也有些退休了,不知他们是如何想的,为什么在8月14日不愿出警,是穿上警服身上的责任太重吗?十几个紧急警报,也扣不醒他们的心门呀…

    8月14日以后几天里,也未见市县专业记者跟踪采写文章,只记得一位陕西农民报驻周至一位通讯员,写了报导骑车来我村,请村支书周振林同志签字意见,因作者对案件性质认定不足,未通过审核!而专业写手,到目前为止,没未见一篇正面报导的文章,查了好多资料,网上民间也少有提及…

十年间,我一度搁笔。现在我刚六十岁,儿女也长大了,没啥负担及顾虑了,疫情间,一月宅家!又逢年底,在许拾利的女儿许芬的三年祭日,写下这些文字,以示怀念!

    在大雪飘落的年底,受难者安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版权所有  陕ICP备11003684号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网站营业执照公示】

平平安安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陕公网安备 61012502000141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