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户县网站新闻!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
户县本土 便民 公益 互助  XHUME.CC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查看: 41367|回复: 2

[自由人创作] 【关中风情】 看 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24 20:12: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访问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本帖最后由 靳应禄07 于 2021-1-24 20:16 编辑

【关中风情】                  看   戏
                                                                      /靳应禄
       以一个普通观众的认识评介话剧和戏剧,我觉得二者最大的区别在于话剧的剧情和人物内心的活动只能凭演员的表情和动作来表现,而戏剧则可以由演员唱出剧情并可追溯原始经过及心理活动,这样即使从中场开始观看也可以知道前面的剧情,给人以丰富的联想空间,达到艺术的享受。在同时观看了《西安事变》的话剧和戏剧后,我的这种感受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印证。简单地说,从艺术享受的角度讲,戏剧的味道要厚得多。
      在电视没有出现前,农村人视电影和大戏为高级精神享受。电影是由县电影队来放映,人们虽爱看却难产生格外的激情。而大戏却不一样,有本乡的戏、县剧团的戏、外县的戏,而在我的家乡最受欢迎的戏当是西安的戏了。
       我的家乡鄠县大王镇(行政上划为区)是西宝、咸户的交通要道,商业兴隆,文化发达,是有名的戏窝子,全区有七八个能唱得起大戏的业余剧团,几乎每个村都有自乐班或社火箱底,戏曲普及的程度可见一斑。正因为此,一般的剧团是不敢贸然到大王镇来演戏的,而大王的业余剧团却经常到外地演出,进过县城,还进过省城,也到外省演出过,足见其演艺水平。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在“文艺为工农兵服务”的口号下,西安市各秦腔剧团纷纷来大王镇卖戏(即售票演出)。那几年我休学在家,因为全是晚场,便每场必看。最受欢迎的算是易俗社的戏,于是易俗社便年年来演。我和我的戏伴我们村的几个年轻人,不但细品了易俗社每个演员的演技,后来连卸装也不放过,我们要看生动活泼、演技精湛、花枝招展的演员们卸了装什么样儿?用现在时髦的话说我们也算追星族。为了和名演员搭话,我们不惜和陈妙华、张咏华斗嘴说她们台上那么欢,下了台怎么像个蔫黄瓜,当然这也说明了演员们的辛苦。直到几年后我在部队看到了《三滴血》电影说起我曾见过电影中的绝大数演员引起战友们羡慕时我还十分得意呢!
       无数个个人的热情才能烘起整体的激情,就如今日西安足球的金球市一样。那个时代,大王人对易俗社的戏痴迷的程度让现在的年轻人根本无法想像。能容纳三、四万人的露天剧场场场爆满,为了防止挤场出事,东道主大王西村组织了全村的基干民兵每个人手执竹竿或一撮扫子(细竹子),只要看见有人站起来便劈头抽去。尽管如此,每场仍少不了两三次挤动,只有想占前场地的人群的目的达到了才肯罢休。每到这时,戏便暂停,演职人员全站在台口观看,以防不测,时不时伸手将那些被挤到台口即将发生危险的观众拉到台上。高音喇叭高叫着,指挥着,及时调动着“精兵强将”到某方位去打“歼灭战”,俨然火线一般。台上的灯光也一齐掉转方向,射向拥挤的“漩涡”,灯光到处,便是“歼灭战”的“主战场”。为什么会挤?因为老弱的观众入场早占了好位置,而生产队收工后吃罢饭才姗姗来迟的青壮年观众们只能站在周边,自然不甘心,这便是主要原因。当然,也不排除不安分守己者想趁机使坏,男女同场,乱挤一气,是真正的零距离接触,可能发生不文明事。不是吗?每逢挤场,便有哭的,有叫的,也有骂的,也有“英雄救(护)美”的,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种场面,让初见者惊恐不安,遇多了自然见怪不怪,甚至还很向往,觉得很刺激。这种刺激,对演员更甚,在他们认为,挤,是热情和肯定的表示。观众在评价某场戏时亦往往用挤的次数和挤的程度来形容。挤场虽然有危险,一旦被挤倒,便有生命危险(也确实踩死过人),但也没有那么可怕,正如俚语所说,怕恶老飞(方言。老鹰。飞在此读shu舒)能不抱小鸡?只要将鞋带系好(万一鞋被踩掉,也千万不要试图去勾),茬扫低(方言。脚不要抬高)是不至于被挤倒的。每当挤拥甫定尚未续演之际,台下会有十几只、几十只鞋“飞”上戏台——别误会,这不是观众的抗议,是观众不乐见身边留只空臭鞋。况且演员还未登场,不存在不礼貌。调侃地说,条条抛物线算得上是一道变异的风景线,会引出阵阵笑声。当然,这笑声中,最大程度地体现了这些观众们经过一番“拼搏”而争取到理想位置后的心花怒放的心情,其中不乏对那些虽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地被挤出者的嘲笑。而演出方也似乎心领神会,有意“拖”一小会儿予以配合。说到用竹条抽打,那些年轻气盛的基干民兵们不但是真抽、真打,而且出手十分地狠,若真要抽在谁的头上,不流血也得起疱。是这些基干民兵们残忍吗?非也。奥秘是所有的观众无一不是将凳子顶在头顶上,是绝好的盾牌,个别没带凳子者也无所谓,腰一猫,矮人一截,天塌下来有大个子顶着。其实基干民兵们心里是有数的,你看,另一块观众又探身想站起来,长长的竹竿只在他们的头上绕来绕去,绝对不往下落,因为他们的头上尚未顶“盾牌”呢!
       换一个角度看,挤场是优胜劣汰,是胆识和体格的挑战,是气魄和意志的较量。连戏场都不敢挤的人会被认为是囊鬼(方言。者,精液也;囊指阴囊),没出息。


    (作者简介:靳应禄,兵器部惠安史志编辑,陕西省民俗学会理事,上林苑诗词楹联学会会员。被聘为户县政协文史资料征集员、西安市“非遗保护中心”民俗文化研究员、香港中民影业文学顾问。系法律工作者。微信13991180571)   











发表于 2021-1-24 21:20: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即便是戏曲或其他文学形式,也在追求艺术的真实,可是这个网络的点击量显示的极不真实!点击一次增加6次点击量,这样做实在没有必要!

点评

网站现在文章的浏览量是以点击一次就算一次浏览量,您的批评和建议将让我们做的更好。  发表于 2021-2-28 11:4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版权所有  陕ICP备11003684号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营业执照

平平安安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陕公网安备 61012502000141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