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户县网站新闻!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
户县本土 便民 公益 互助  XHUME.CC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查看: 77092|回复: 5

[自由人创作] 【机关轶事】让领导道歉比登天都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2-13 08:48: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访问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会员

x
本帖最后由 靳应禄07 于 2020-12-13 08:52 编辑

【机关轶事】       让领导道歉比登天都难           
                                   文/靳应禄
    在一千多名干部参加的大会上党委新来的李元祥书记点名批评说我打着拉关系的旗号,在厂里搞了4方多木头,还收了人家一百块钱(言外之意是不该收钱)。
   当天晚上,我去见李书记,我说“ 李书记,你下午点我的三点全都不对,一、不是我打着拉关系的旗号,而是工厂实实在在在拉关系,而且是打着我的旗号—— 一机部调度山少民和我熟,先,厂运输科在未知会我的情况下打着我的旗号去找山调拨过汽车材料。后来,工厂领导专用的“华沙”卧车开不动了,需买配件,运输科领导很是着急,但不好意思再去找山,便通过我所在组织部的领导“借”我去“走后门”,我推辞不掉,只好服从;  二、木头的方数我不知道,我只是跟车,没有人告诉我数字;  三、山的亲戚暂付了一百块钱属实,但厂里是调拨,没有说不收钱呀!李书记当时就懵了,说“上午就通知你了,你怎么现在才来?”我说“我上午要来说明情况,我的领导不同意,说我若来就是组织性、纪律性不强的表现。”李书记发火说“净胡说。你上午来,才是组织性、纪律性强的表现,那样的话,我可以先不点。”大会上错点了我的名,我当然生气,但感到李书记有些诚意,我愤懑的情绪平复了些。我苦笑着说“你俩一个是党委书记,一个是机关支部书记,你们都有理!我该听谁的?”场面有些尴尬。李书记话锋一转,翻开笔记本很不高兴地说“这都是刘x秀汇报的,我得查。”
    我相信了李书记的话,没有再找,我满以为很快会正本清源,但我太天真了。纪委负责此“案”的张x学板着脸说我“你老靳就不该到组织部。”我反诘“现在谈所谓的木头问题,与我几年前就已经调到组织部有什么联系?”一语泄漏天机,张x学觉着失言了,不吱声了。我转身(说转身是因为我们与纪委办公室是对门)将这话向我们组织部两位领导做了汇报,并附了一句:这话先存在你们这儿,以后来取。在组织部,分工我负责落实政策,用我们曹允信部长传达党委领导的话说“靳应禄搞落实政策,没有吃回锅饭的。”这儿需说明一点,以往的“三案(冤、假、错案)”,刘x秀、张x学有参与,张x学就曾对我说过“老靳,我们在得罪人,你在为人(方言。讨好)”的话——怪不得气势汹汹,原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来者不善。套句陕西话:水深着呢!远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后边发生的事证实了我不是杞人忧天。
   刘x秀几次在我面前说你们组织部怎么怎么的,有一天竟然朝我吼:把你们的部长书记叫来……时刘是纪委书记,其认为他理所当然应当成为党委副书记,没想到新提抜的党委副书记不是他,却是我们的部长张桂欣同志——蛮横惯了的刘歇斯底里,但他没想到我正窝着火,我厉声反问:你肯定吗?若肯定,我马上去叫,而且我会说“刘主任叫你这位部长书记去”。刘没想到我会“顶撞”他,气得脸发青,没敢坚持。因为他明白,领导们同了面,我会诘问他。
   一件怪事:纪委找我谈了几次话,竟然不知道原来木头有合法手续,是运输科和供应科的领导打的报告,是江总会计师批的,清清楚楚地批着“经与任、王两位副厂长研究同意”的字样。纪委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李书记不知道。明摆着的事实是纪委有人用瞒天过海的手法,匡李书记点了名造成既成事实——明眼人都知道,这是有人别有用心,把新来的书记架在火上烤,在新、老领导班子间搞离间以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我忽然觉得我被套在了网里,成了某些人泄私愤的工具。我能不怒火中烧?
   鉴于刘x秀、张x学存心不良,受电影《追捕》中杜丘的启发,我得辨诬。我到宁西林业局借了本专业书,实际丈量结果是2.45立方米,4方之说明显是有意夸大;这期间,我参加了全国首届律师考试——我不能坐以待毙啊!
   张x学和我谈过几次话,根本说不过我,而且每次都不欢而散,其无计可施了,竟然给一机部党组发函说“靳应禄说给你部山少民行贿150元”。一机部党组重视了,组织科长亲自来调查。我原话是这么说的:小卧车开不动了,派我去买配件,我这趟差辛苦不说,还赔了 150元钱,还要点我的名!讲理不?我们组织部的吕进来部长说“纪委真糟糕,靳应禄搞落实政策,在文件里找问题,你给靳应禄搞不真实,能行吗!”这儿有一个插曲:我与一机部来的同志有一次公开的对话,一机部组织科的干事问:看你写的材料(指的是先一天让我提交的书面材料),说木头的事山少民不应负任何责任,那么,这个责任就应当全部由你负了?这显然是圈套,只是太小儿科了。我回答:这位干事,尚不知道你贵姓(回曰张),我不知道你们过问不过问我们845厂的事务?若过问,我可以提供起码七、八页吧!张干事脸红了,再不发言。她能过问吗!她一机部,我们五机部,她有资格过问吗!她的科长接过话茬,算是替其解了围——这实际是一次很公正的辩论会,纪委全员参加,组织部派郭建魁同志陪同,最后由一机部组织科科长做了客观而公正的总结发言。
   我对李元祥书记的期望有些高,折射出我的不成熟。事情已经很清楚了,但要让道歉却没有那么容易。这段时间,有些事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有几位基层领导动员我去当副书记、分会主席(估计是有人安排),我向组织部领导表示,我不想当领导,我的要求很简单,若有问题,给我处分,我回原单位当工人;若没有问题,为什么点我的名?我要求在同一场合为我恢复名誉。我们的吕进来部长是个老机关,处事温婉,觉得事情很不好办,说李书记看见我就闹心,劝我休假——既替我鸣不平,又给领导留面子,可谓用心良苦,我很理解,应该领情。其实机关根本就没有假,但我不能“一根筋”。于是我“休”了两个月假,回家盖房。组织部的同事格外关心,专程把工资和消暑糖给我送到家。
   在大会上被公开点名批评的事,我接触到的所有领导都说没有我的事, 但不做结论,理由嘛倒冠冕堂皇:没有给你处分嘛!那时候,法制不健全,如果在现在,我肯定会提起诉讼。
   ——我的结论:领导的面子很值钱,想让领导公开道歉,比登天都难。
  

    后记:
    后来,一位同事给我捎话说“张x学说他没有办法,全是领导的意见。”我不由乐了,调侃说“叫咬就咬,起码是……”
    过了几年,李书记调到外单位后又调回到惠安,其通过厂史办李惠义主任向我转达说他上了刘x秀的当。这算道歉吗? 当然算不上,充其量算醒悟。     
  

   (作者简介:靳应禄,兵器部惠安史志编辑,陕西省民俗学会理事,上林苑诗词楹联学会会员。被聘为户县政协文史资料征集员、西安市“非遗保护中心”民俗文化研究员、香港中民影业文学顾问。系法律工作者。微信13991180571)







发表于 2022-10-15 17:36:47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复杂啊!但也锻炼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10-15 18:01:17 | 显示全部楼层
小人的龌龊,君子的坦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12-11 21:22:17 | 显示全部楼层
很纪实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1-6 15:57:5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相信了李书记的话,没有再找,我满以为很快会正本清源,但我太天真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版权所有  陕ICP备11003684号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网站营业执照公示】

平平安安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陕公网安备 61012502000141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