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户县网站新闻!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
户县本土 便民 公益 互助  XHUME.CC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查看: 10433|回复: 6

[自由人创作] 光环掩盖下的虚伪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0-6-30 22:59: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访问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本帖最后由 靳应禄07 于 2020-6-30 23:43 编辑

                                      光环掩盖下的虚伪
                                                                         文/靳应禄
     女诗人裴智遗嘱将自己银行卡上的余款(19万多元)捐给贫困学生,委托闫凤仪执行,却被闫凤仪不小心弄丢了。闫焦急万分,委托我当代理起诉。历时四年之久,曲折、离奇,仅出具的委托函、信就达十二份,终于胜诉,没想到闫凤仪却过河拆桥……
      
                                          光环掩盖下的闫凤仪(一)   
     裴智的官司给闫凤仪带来了一片赞扬声,而实际呢?闫在关键的档口总是拖后腿,是真真正正的不拽倒拌。话从2017年5月16日闫发在微信群里的抒情诗《郁闷》说起:
                     硕鼠偷分代理金,书生无奈苦呻吟。
                     一年诉讼劳神力,两载执行染泪襟。
                   法院深深深似海,官员冷冷冷如砧。
                   临终嘱托何时兑,愧对诗人一片心!
        硕鼠、偷分——定义够毒的。不过严格说,闫的诗不能是指我,因为我获得代理费理所当然,只有别人占有才能算硕鼠、偷分。既然闫不道明,我也就含蓄一点,没有必要捅破。抛开心术不谈,单就韵律,闫的诗有水平,我自愧不如。受其感染,我照葫芦画瓢回帖:
                           小人觊觎代理金,弄假终究难成真。
                           善恶到头会有报,竹壶打水空费心。
                           阳光大道不去走,心术不正枉做人。
                          心如白云应自在,襟怀坦白情自珍。(2017、6、11)
         ——为什么用觊觎呢?因为有人对我的代理费有非份之想。当然,我虽有所指,但也想学着玩深沉,也不讲明,给人留点面子么!
        闫凤仪随即在微信里连连责问我:“你说什么事?什么人?”“谁是小人?”“?? ?”
   太沉不住气了吧!我尚没有问硕鼠指哪个?又是谁在偷分?闫以为我没有看到她的《郁闷》一诗,其不知圈内的帖子我全能看到,我早就发现闫在诋毁别人、抬高自己,但没想到其不良心态膨胀到如此地步,竟然打起了我代理费的主意。因为忙,我尚未来得及回帖,闫急不可耐地打电话问责,我淡淡地回了一句“我是在和你的诗”——奇怪,我旋即被踢出了群。其实,初看到闫的《郁闷》诗时,我产生的另一个想法是闫在家里很孤立,因为我早就发现闫的丈夫和一个儿子后悔打官司,我能感到闫受夹磨,几次叫我去解围。我曾说过“我应对你们家比应对被告和法官都费劲”的话。
  在代理官司的过程中,我结识了坡底的一些肝胆相照的朋友,反过来说,闫凤仪已在朋友圈(及我的生活圈)败坏我的名誉,借以抬高她自己;觊觎代理费暴露了其的贪婪和虚伪。顾全官司大局,我一直没有吭声(到现在为止,我仅给备受尊重的刘玉霖老发去了闫凤仪与我的两首诗)。我现在说闫凤仪以伪善示人,其实居心不良(我先不用“险恶”一词,到底属于那个档次,相信阁下看了会定格)。
  闫和我同系惠安员工,基本情况闫书中有介绍,就不赘言了。
  一天晚上,闫凤仪急匆匆打电话说有要事相商,叫我到职工医院(她老伴住院)谈了裴智遗嘱的事,并说了裴智外甥女裴东昕登门提出“分”此笔存款被她夫妇叱退芸芸,焦急地问我怎么办?(闫夫妇曾多次朝我咨询过有关法律方面的事)当晚只谈取款事, 我答应第二天协同闫一块去西安交行取款。在西郊一分理处,我们持卡先取两万,营业员已准备将两万递出时,发现电脑显示“挂失”的内容。取款失败。后来又去了几处皆是同样结果。这时才商量起诉,闫说她老伴准备做手术要花钱她没有钱交代理费怎么办? 我介绍说那可以打风险代理,官司胜诉后付代理费,若败诉不付费。闫很上心,因为这样做闫一点风险也没有,便高兴地签了风险代理协议。
       一审下发判决前夕,法官劝闫撤诉,建议与裴东昕合伙将案款分一部分,捐一部分,闫居然同意了,而且还对法官表示了感谢。闫当晚告诉我,在震惊的同时,我极力劝阻(贺芳玉可以作证)。两天后,我和主办法官据理力争,该法官没敢再坚持闫凤仪已经口头同意的撤诉,判闫胜诉——这份判决,从表面看,裴东昕完败,而实际上闫没有完胜,因为该判决把裴东昕定位为裴智的遗嘱执行人,明确闫的职责是联系受赠单位,仅此而已。也就是说没有裴东昕的同意,闫什么事也办不成。站在裴东昕角度,虽败犹胜:站在闫的角度,虽胜犹败。但就是这样一份虽胜犹败的判决,闫凤仪根本不打算上诉,说她(老伴做手术)拿不出上诉费。从全局出发,我只好先垫交上诉费。如果上诉不成功呢?闫就有话说了。当然,垫交上诉费是我自愿的,当时我并没有别的想法。        
        回到本文主题,谈四点:      
       一、闫凤仪无意中道出她老伴未做手术——那么,说拿不出上诉费什么意思?此其一。其二,二审判决下发好长时间了,既然未交手术费,闫手里有的是钱,那为什么迟迟不愿归还我垫交的上诉费?说实话,我开始反思了。
  二、代理协议上写的很清楚,案款按到账金额给我兑付代理费。可是首批案款到账后,闫根本不提兑付代理费的事,已过了好些天,我朝闫提起,闫反问什么钱?我说代理费么。闫说想不起来。我(忍着没有发火)说你看一下协议。闫说协议找不见了。我信了。我说我明天给你发过去。翌日,我发了,闫说她把钱买了理财产品,暂时取不出来——过了些天,钱虽给了,却没有遵照协议,闫克扣了三分之一。第二次案款到账,我讨了几次才给。第三次案款到账后,闫夫妇提出要分我的代理费,我不同意,就和我大吵,干脆一点也不给我了。这算什么?我真替其脸红。
  三、虚伪至极
  我本人爱好文学,虽水平不高,却自信襟怀坦白,何以见得?网上有我实名发的帖子可鉴。我写文章一般不会用绝对、至极之类的文字。但今天我对闫凤仪用了“至极”。此话怎讲?起诉之初,我对闫说“你可以拿一份劳务费,用裴智的存款支付”。闫拒绝了,说“不好意思”。看,境界多高!显得我十分渺小。而闫现在又想要,我说那就要吧!但我根本没有想到闫赢得了义务打官司的美誉后却要来分我的代理费而且还要“悄悄地”……我看不惯——既要口口口,又要口口口。什么事吗?我不同意,闫竟违法截留我的代理费。更为可笑的是不顾脸面、不择手段,反自诩不贪图蝇头小利,虚伪至极矣!中途决定撤诉、不愿上诉,我顶着压力,终于完胜,却过河拆桥,好意思吗?
  四、龌龊行径两例
  1、闫几次在周未把我叫到她家,开始我以为是讨论案情,后来发觉是其儿子回来了,一家三口在找茬搞“围剿”,可惜不是对手,因为根本就不占理么,连闫的儿媳都看不惯……我表示不想参与了。后闫又向我道歉,那就继续吧!
      2、闫竟然偷偷地让他的儿子到我的单位去反映我,我的领导听罢回答说“老靳没有错,就应当是这样”。(靳应禄2018、7、5)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20-6-30 23:20: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靳应禄07 于 2020-6-30 23:22 编辑

                               光环掩盖下的闫凤仪(四)
凤仪:
       你把一群好友的邮箱泄露给了我,不错啊!兼听则明么!你建议我上网,很好,我接受建议。至于上那个网,就无须你过分劳心了,可选的网站多的是。
       一、你对你的《郁闷》一诗反复解释说是“针对裴东昕的”——裴东昕给律师支付代理费没有什么不对。你没有理由、更没有资格抨击。再说,裴东昕能接受你的抨击吗?当然,我不想费唾沫,那是裴东昕的事。我只想说你的解释不对题。
       二、你发帖说“硕鼠偷分代理金”,我跟帖是“小人觊觎代理金”。你发帖没有点名,我跟帖亦没有点名,但你却急不可耐地在微信里连连责问我:“你说什么事?什么人?”“谁是小人?”“?? ?”——如此惶恐,活脱不打自招么!
       三、 我仅仅说了句我阻拦你不该私分裴智存款这件事贺芳玉可以见证,你便讥讽我“拉贺芳玉的文章作虎皮”—— 贺是你的好朋友,正直、阳光,文笔犀利,你朝我介绍过,我竖过大拇指,我拉贺的什么文章作虎皮了?你为什么对“贺芳玉见证”如此憎恶?
       四、你义务替裴智打官司获得了社会的赞誉,转过身来却要分我的代理金。不虚伪吗?我不同意就和我吵,又编造说我骗你们签协议。骗了吗?你在书中已经说了你要求打风险代理,我并没有同意,说回去考虑。当我写好协议给你看时你当即道出了风险代理的许多内容,说是电脑上查的,从时间顺序讲,你知晓风险代理的规定在前,签协议在后,你的书可以证明。你现在假话连连,沽名钓誉,无奈,我只有花点时间揭穿。
       五、尽管我不认识裴智,但能感受到其人品的高尚。捐资助学是其高尚品德的体现之一,却差一点坏在了你这位“遗嘱执行人”手上,譬如1、你明知遗嘱不公证有问题,你为什么不公证?2、你弄丢了裴智的银行卡这一重要证据,增加了胜诉的难度。3、你同意被告提出的一页凭直观明显不像裴智字迹的材料作鉴材(若不是我反对并成功阻拦)会是什么结果?4、你居然同意法官的建议私分裴智的存款。5、一审判决剥夺了你“遗嘱执行人”的权利,你为什么不上诉?我费了大力气把官司打赢了,现在要“卸磨杀驴”(见你老吴的信)!!!这就是你们的品行。
       六、你们用一审判决说事,要求我赔偿迟延金23831元,不知你们依据的是那国的法律?一审能推翻二审吗?又说上诉状有问题?有问题吗?一审不也是这么诉的吗?再说,上诉状是你签的字,你没有审吗?
       七、你说7个多月一直不接你咨询执行进展情况的电话——很有趣,你说朝我咨询执行进展情况(先不说这未接的电话是什么内容),起码说明你不知情,那么,我告诉你,我一直就没有懈怠,我三次见科长,三次见局长,六、七次见庭长,见执行法官次数就更多了。有几次未接你的电话属实,部分原因是不想接,反感。   你说今年6月底执行款到账。是这样吗?那你为什么在5月份就向法院送了给X法官请功的让人啼笑皆非的请功表?
       七、今天,你老吴打出我单位领导的旗号朝我要介绍费——如果把代理当做生意,经济社会,介绍人拿介绍费是应该的。可是这个案子不是生意啊!是救你呀!再说,也是你找的我,而不是老吴找的我。退一步讲,介绍费不是不可以商量,但总不能给我扣个“骗”的帽子强行夺我的代理费吧!
       八、我对格律诗懂的少,以前是向卫茂轩学,你说卫是向你学的,我便拿两首小诗请你指点:一首是《雪朦胧》 入夜风骤停,雪落悄无声。朦胧望窗外,五更疑天明。  另一首是写小江南户县26景(曾在“金户视野”上刊出,加有编者按)之一《麦稻两熟》 杏熟麦泛黄,农人育秧忙。十天未出门,大地披绿装——你回曰不好说,再无下文,那就算了。古人云:不耻下问,我达不到那个境界。      (靳应禄2018、8、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20-6-30 23:27:45 | 显示全部楼层
                               光环掩盖下的闫凤仪(十)
凤仪:
        前天收到从门下送到我工作室的你老吴写的材料,回复如下:
        一、谁挑起的事端?你们提出要分我的代理费我不同意,吵了几句。接着,你发了“硕鼠偷分代理金”的诗,我和了一首“小人觊觎代理金”…你说事端是谁挑起的?凭过河拆桥、倒打一耙就想黑白颠倒?你们也想的太天真了。
       二、可怜你们凭编造骗人,前面,老吴写材料引用裴东昕的话说“你的律师给我打电话说你把钱没有分够给他,都给你孙子花了,剩余的给你买棺材…”你们用这个内容到我的单位告阴状,我给你回复说我若骂你我就不是人生的;上次又说“私下协议、私下领款没有问题,有问题我负责”,仍然加上引号以证明是我说的,我已郑重声明:引号中的这句话不知是那个不要脸的王八蛋说的;这一次,又说“想当口口,还想立口口”,照样加上引号企图证明是我说的——我再郑重声明一次:引号中的这句话不知是那个不要脸的王八蛋说的。你们一而再、再而三地编造不乏味么!不过,话又说回来,也可能是心有灵犀自作多情吧,只是也应该口口口照照,看看有没有这个天分。
         三、你老吴说向省老法协、司法厅、市司法局反映了。好啊!你们的行为和惠安财务处的常秀华如出一辙。常秀华父母拖了14年没有解决的成分问题,第四次派我和王陞解决了。常秀华不知感谢,却以此当敲门砖搞倒算,还把我反映到了兵工局。材料转来,我便把调查报告抄写一份上报,常秀华闭口了。后常的女儿陈黎明找我道歉,说他妈神经不正常,求我原谅。你们想当常秀华第二,行啊!我奉陪。
        四、还有一个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你老吴认为我说的“你接一个案试试”对你的精神和情感带来了极大的损伤,说文笔很恶毒芸芸。你们无视我们单位就这个案子出了十几份函件的事实,挖空心思地想给我扣一个“私自接案”,所以我说“说我私下接案——可笑。你也接一个试试。”——这句话怎么就损伤你的精神和情感了?说我文笔恶毒体现在什么地方?我不想说你们神经有问题,但起码思维不正常。(靳应禄  2018、12、5)





                                            光环掩盖下的闫凤仪(十一)
凤仪:
          你两口今天的表演很精彩,我也很高兴,终于有机会当面揭穿你们的伪善。
           一、虚伪至极。起诉之初,我说你替裴智打官司,可以拿一份劳务费,我可以作证,你明确表示不要,你大张旗鼓地炫称义务替裴智打官司,大家包括我都很受感动。可是(你老吴)却提出要分我的代理费。不虚伪吗?!你今天说你提出代理费太高,能不能少一点,我就发火,我抽自己的脸。我说你这话纯是编造,你老吴提出要分我的代理费,我不同意,你老吴就发火,我俩就大声吵了几句(你坐在一旁微笑,在录音,一言未发),老吴又用伪道德训斥我,我不屑与之争论,就抽自己的脸——关中习俗,这是不屑说的行为表示。由于你们不敢承认,我只得说“我若说一句假话就不是人生的”。你们为什么不回应?我再说一句,苍天在上,谁要说假话不得好死。
          二、你提出要和老法协领导对质,却说是我提出,又说有录音,怎么不拿出来?我在材料中讲了老法协领导说“老靳没有错”,是指收费标准没有错,不对吗?
          三、你老吴写给我的材料用“想当口口,还想立口口”用以证明我对你造成精神伤害。这是我的话吗?请看原件,我写的是“既想口口口,还想口口口”。而你两口今天十分肯定地说这句话就是“既想当婊子,还想立牌坊”——你们对号入座自作自受,谁也管不着。我应当在此称赞你们理论与实际相结合的精神可嘉,起码说明你们多少还有一点良心,怎么想就怎么说。
         四、你们早就提出代理费要有单位正式收据,我说没问题,当代理结束时自然会开具,我及时向周主任做了汇报——我的做法符合老法协的管理规定。周主任今天代表老法协说“我们管理在逐渐完善”的话,说是道歉,实质是高姿态,意在和谐,让我表态,我要明确的话是“我昨天为什么要回复,因为你们已经向司法厅等单位反映了,所以我必须回应,就是当被告,也应当答辩呀…”而没等我说完,周主任就打断说“没有反映。”我拿出你老吴的信(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被周主任当场撕了。你们高兴了吧——这正是老法协的高姿态,不想刺激你俩,其实我也不是没有担心,你不是多次说过你们病的很严重吗?我要表的态度是:周主任的总结我同意,你们编造的话我不可能接受;只要有诬告,我必然反击。若没有这种人品,你已经答应了郭法官撤诉、私分裴智的善款,我能扭转颓局吗?在剥夺你遗嘱执行资格、虽胜犹败的一审判决下发后你不同意上诉,若不是我坚持并垫付上诉费,你还有执行遗嘱的资格吗?昧良心的人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五、你老吴大言不惭地说其在文革中也是XX派的笔杆子呢——怪不得闹劲冲天,脏话连篇。不过,我真诚奉劝你们,现在已不是恣意横行的文革时期了。( 靳应禄 2018、12、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0-7-1 17:32:48 | 显示全部楼层
晒晒太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0-7-3 13:19:19 | 显示全部楼层
明白了,原来如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0-7-11 17:37:56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化人的虚伪 更恶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0-8-2 21:06:33 | 显示全部楼层
客观详实,有理有节。拜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版权所有  陕ICP备11003684号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赞助我们   

平平安安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陕公网安备 61012502000141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