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户县网站新闻!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
户县本土 便民 公益 互助  XHUME.CC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查看: 21866|回复: 2

[其他] 杨志卖刀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0-4-26 18:19: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访问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杨志卖刀
那花子虚应伯爵弟兄四人,受了西门大官人之托,终日流连京城各生药铺,将牛黄狗宝熊胆虎鞭等一干药材一应备齐,又见得汴京城烟花迷眼,锦绣成堆,不免于勾栏酒肆多盘桓几日,又将那坊间传闻街谈巷议灌了个尽心满耳。
一日四人来连升茶舍闲坐听书,那说书人口吐莲花,将一本《忠义杨家将》说得天花乱坠顽石点头,众茶客叫好连连,那花子虚却听得烦躁,一把推开盘盏,恨恨道:“若有天波杨府那一干人在,哪有今日金国完颜小儿骚扰边庭,奸淫烧杀,猖獗如此!”应伯爵等三人不免扫兴,四人遂结清茶资,前往马行街游逛。谢希大道:“昨日听翠花楼一粉头道,今有一人名唤杨志,就是这天波杨府后人,从小练的一身好手段,有其祖大刀杨业遗风,叵料在梁中书府中当差时,将一套生辰纲让江湖贼人劫去;后又与十个制使去运花石纲,中途又遇黄河风浪,独他一人失却宝贝,高太尉大怒,打了这厮四十军棍,赶出殿司府,永不叙用”。孙天化道:“高太尉素日所用之人无非蹴鞠场中英杰,可怜这杨志,空有一身手段,却独不好蹴鞠焉能入得高太尉法眼花子虚道:“杨志这人尝往家叔居处送物,俺是见过一面,虽说容仪伟岸,只是阴沉面皮,一脸晦气,令人好生不快。”将到晌午时分,四人转来到天汉州桥热闹处,见一大汉怀抱一柄大刀,上插草标儿,与一京城泼皮恬噪不已。花子虚失声叫道:着也着也,卖刀这厮不是那杨志却还是那个?应伯爵笑道:好一个将门虎子,却也有当街叫卖柱础石之时,待俺调戏这厮一番,留一段佳话与西门大官人说笑耍子。
却说泼皮牛二见杨志夸口其宝刀砍铜剁铁,吹毛得过,杀人刀上没血,便起心赚他,要杨志刀剁铜钱。杨志也是一条牛心的汉子,不及多想,慨然答应。牛二身无分文,便去州桥下香椒铺里,讨些铜钱视刀。香椒铺掌柜久居京师,怎不晓得无毛大虫牛二来历,只是推脱着不给,牛二恬着面皮又一味夹磨纠缠,二人一时相持不下。
桥头那厢杨志并周围一帮看客,正等得无聊,应伯爵分开众人,抢到杨志面前深施一礼,唱了个肥诺道:眼前这位汉子,可是天波府后人杨志杨提辖?杨志吃了一愕,见来者面生便道:“提辖不敢当,直呼洒家杨志本名即可。俺瞧得官人面生,不知在何处见过,还烦官人点提则个”。应伯爵笑道:“贵人多忘事,不论也罢。晚生只知你身负担军职,不在营盘听候差遣,却在这里作何勾当?”杨志长声叹道:“洒家本指望把一身本事,边庭上一枪一刀,博个封妻荫子,也与祖宗争口气,不想押运花石纲出了闪失,永失官诰,沦落到卖刀求活之境地!高太尉,你也忒毒害,恁地克剥,冷酷无情。”应伯爵挑起大拇指笑道:“果然一条好汉子。如此说来,这提辖是做不成了?”杨志道:“这茬不提也罢。官人如有提携洒家之意,可出半价买下这口宝刀,待洒家略有转圜,原价赎回则个。”应伯爵冷笑道:“晚生此番与你相认,并非有旧可叙,乃是有不明之事叨扰讨教。”杨志道:“洒家清白姓字,自信从不肯将父母遗体来点污了,但凡有过节,还请官人指点一二。”应伯爵笑道:“方才你说办官差出了纰漏丢了官职,晚生以为丢了刀枪盔甲粮秣辎重,孰料竟是皇家花园所用之花石纲。眼下北番完颜氏作乱边庭,尔等身为甲兵,不思攘夷报国,却藏身温柔乡锦绣地作起贱买贵卖的勾当,你家祖宗杨老令公若九泉有知,当作何感想?”杨志一听,登时胀红面皮,低头不语。应伯爵高声笑道:“当下世人皆知你杨家忠烈满门,却不知你家从来贪图皇家恩典,不知进退,阖府男丁殒命殆尽,又将孤儿寡母送上沙场。想必这天波府只顾逞已之能,营己之私,哪容得下我朝众多文武贤才进身报国!你今日沦落至此,岂不是你祖上薄恩寡德之报应乎?”这杨志豹眼环睁,面上青记由紫入黑,脖颈青筋凸暴,不觉一手攥住刀柄,强压怒火缓缓道:“洒家与官人素味平生,无冤无仇,官人不来帮衬也就罢了,今日当众出言腌臜与俺,是何道理?”应伯爵切齿道:“高太尉奉皇命治军当国,英明神武,万众敬仰,岂容你等犯官匹夫辱骂玷污!”杨志道:“这高太尉是你何人,你这等用命护他?”应伯爵道:“高太尉不是旁人,却是在下贵戚宝眷。走走走,我要与你见官,治你个污蔑朝廷命官之罪!”花子虚等见应伯爵得了便宜还卖乖,越发的没了节制,怕闹出事端,连忙以身屏住应伯爵,按住杨志攥刀的手,陪着笑脸道:“提辖息怒。我这小弟乃一介腐儒,读了几册破书就不知天高地厚,出言冒犯,提辖担待则个。
正巧泼皮牛二讨得了二十文当三钱,赶到桥头,把钱一垛儿将来,放在州桥阑干上,叫杨志道:“汉子,你若剁得开时,我还你三千贯。”杨志道:“这个直得甚么。”把衣袖卷起,拿刀在手,看的较胜,只一刀,把铜钱剁做两半,赚的一等看客连声喝彩。
人趁机将应伯爵拉走,到得天汉州桥那边。花子虚摇头叹道:“西门大官人临行时说你爱管些鸟闲事,嘱我对你多加约束,看来大官人此言不虚。”孙天化帮腔道:“紫石街的人都说应伯爵这厮一肚子坏水,我看是连毛带骨头一起坏了”谢希大也笑道:“应老弟,你这鸟人一番高论,理不直气却壮,义不正辞却严,挤兑得那汉子张口结舌无处可逃,在下实在佩服。”应伯爵笑道:“我看杨志这厮也不是那省油的,经我这一番撩拨,想必这与他恬噪的泼皮要触点霉头了。”话音未落,只听得桥那边有人喊:“杀人了,杀人了,卖刀的杨志将牛二杀却了!”花子虚等人闻声一怔,面面相觑。应伯爵讪讪地道:“这泼皮无赖自讨苦吃,赖不得旁人的。不过这卖刀的杨志,心狠手辣,天生一副贼配军的臭嘴脸,我赌纹银十两,杨志这厮如能熬过牢狱之灾,终将落草为寇。”花子虚鼻子里哼了一声,只顾自己走路,谢希大孙天化也加了脚步,将应伯爵凉到了后边不提。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20-4-27 11:51:5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帖子现写现发,有些匆忙了,疏漏之处多。昨晚做了点订正修改,下边重发。建议版主删掉上帖,以下帖为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20-4-27 11:56:20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志卖刀

    那花子虚应伯爵弟兄四人,受了西门大官人之托,终日流连京城各生药铺,将牛黄狗宝熊胆虎鞭等一干药材一应备齐,又见得汴京城烟花迷眼,锦绣成堆,不免于勾栏酒肆多盘桓几日,又将那坊间传闻街谈巷议灌了个尽心满耳。
    一日四人来连升茶舍闲坐听书,那说书人口吐莲花,将一本《忠义杨家将》说得天花乱坠顽石点头,众茶客叫好连连,那花子虚却听得烦躁,一把推开盘盏,恨恨道:“若有天波杨府那一干人在,哪有今日金国完颜小儿骚扰边庭,奸淫烧杀,猖獗如此!”应伯爵等三人不免扫兴,四人遂结清茶资,前往马行街游逛。谢希大道:“昨日听翠花楼一粉头道,今有一人名唤杨志,就是这天波杨府后人,从小练的一身好手段,有其祖大刀杨业遗风,叵料在梁中书府中当差时,将一套生辰纲让江湖贼人劫去;后又与十个制使去运花石纲,中途遇黄河风浪,独他一人失却宝贝,高太尉大怒,打了这厮四十军棍,赶出殿司府,永不叙用”。孙天化道:“高太尉素日所用之人无非蹴鞠场中英杰,可怜这杨志,空有一身手段,却独不好蹴鞠,焉能入得高太尉法眼。”花子虚道:“杨志这人尝往家叔居处送物,俺是见过一面,虽说容仪伟岸,只是阴沉面皮,一脸晦气,令人好生不快。”将到晌午时分,四人转来到天汉州桥热闹处,见一大汉怀抱一柄大刀,上插草标儿,与一京城泼皮恬噪不已。花子虚失声叫道:“着也着也,卖刀这厮不是那杨志却还是那个?”应伯爵笑道:“好一个将门虎子,却也有当街叫卖柱础石之时,待俺调戏这厮一番,留一段佳话与西门大官人说笑耍子。
    却说泼皮牛二见杨志夸口其宝刀砍铜剁铁,吹毛得过,杀人刀上没血,便起心赚他,要杨志刀剁铜钱。杨志也是一条牛心的汉子,不及多想,慨然答应。牛二身无分文,便去州桥下香椒铺里,讨些铜钱试刀。香椒铺掌柜久居京师,怎不晓得无毛大虫牛二来历,只是推脱着不给,牛二恬着面皮一味夹磨纠缠,二人一时相持不下。
    桥头那厢杨志并周围一帮看客,正等得无聊,应伯爵分开众人,抢到杨志面前深施一礼,唱了个肥诺道:“眼前这位汉子,可是天波府后人杨志杨提辖?”杨志吃了一愕,见来者面生便道:“提辖不敢当,直呼洒家杨志本名即可。俺瞧得官人面生,不知在何处见过,还烦官人点提则个”。应伯爵笑道:“贵人多忘事,不论也罢。晚生只知你身负担军职,不在营盘听候差遣,却在这里作何勾当?”杨志长声叹道:“洒家本指望把一身本事,边庭上一枪一刀,博个封妻荫子,也与祖宗争口气,不想押运花石纲出了闪失,永失官诰,沦落到卖刀求活之境地!高太尉,你也忒毒害,恁地克剥,冷酷无情。”应伯爵挑起大拇指笑道:“果然一条好汉子。如此说来,这提辖是做不成了?”杨志道:“这茬不提也罢。官人如有提携洒家之意,可出半价买下这口宝刀,待洒家略有转圜,原价赎回则个。”应伯爵冷笑道:“晚生此番与你相认,并非有旧可叙,乃是有不明之事叨扰讨教。”杨志道:“洒家清白姓字,自信从不肯将父母遗体来点污了,但凡有过节,还请官人指点一二。”应伯爵笑道:“方才你说办官差出了纰漏丢了官职,晚生以为丢了刀枪盔甲粮秣辎重,孰料竟是皇家花园所用之花石纲。眼下北番完颜氏作乱边庭,尔等身为甲兵,不思攘夷报国,却藏身温柔乡锦绣地作起贱买贵卖的勾当,你家祖宗杨老令公若九泉有知,当作何感想?”杨志一听,登时胀红面皮,低头不语。应伯爵高声笑道:“当下世人皆知你杨家忠烈满门,却不知你家从来贪图皇家恩典,不知进退,阖府男丁殒命殆尽,又将孤儿寡母送上沙场。想必这天波府只顾逞已之能,营己之私,哪容得下我朝众多文武贤才进身报国!你今日沦落至此,岂不是你祖上薄恩寡德之报应乎?”这杨志豹眼环睁,面上青记由紫入黑,脖颈青筋凸暴,不觉一手攥住刀柄,强压怒火缓缓道:“直娘贼!洒家与你素味平生,无冤无仇,不来帮衬也就罢了,当众出言腌臜与俺,是何道理?”应伯爵切齿朗声道:“高太尉奉皇命治军当国,英明神武,万众敬仰,岂容你等犯官匹夫辱骂玷污!”杨志道:“这高太尉是你何人,你这等用命护他?”嘴里说着,手中宝刀却也抽出寸许。这应伯爵不知死活道:“高太尉不是旁人,却是在下贵戚宝眷。走走走,我要与你见官,治你个污蔑朝廷命官之罪!”花子虚等眼见应伯爵越发的没了节制,怕闹出事端,连忙以身屏住应伯爵,按住杨志攥刀的手脚,陪着笑脸道:“提辖息怒。我这小弟乃一介腐儒,读了几册破书就不知天高地厚,出言冒犯,提辖大人大量,担待则个。”
    正巧泼皮牛二讨得了二十文当三钱,赶到桥头,把钱一垛儿将来,放在州桥阑干上,叫杨志道:“汉子,你若剁得开时,我还你三千贯。”杨志道:“这个直得甚么。”把衣袖卷起,拿刀在手,看的较胜,只一刀,把铜钱剁做两半,赚的一等看客连声喝彩。
    三人趁机将应伯爵拉走,到得天汉州桥那边。花子虚摇头叹道:“西门大官人临行时说你爱管些鸟闲事,嘱我对你多加约束,看来大官人此言不虚。”孙天化帮腔道:“紫石街的人都说应伯爵这厮一肚子坏水,我看是连毛带骨头一起坏了。”谢希大指点着应伯爵笑道:“你这鸟人,一番四脚不沾地的大话屁话,竟把天波府赫赫功业熏得一名不文,直压得那汉子张口结舌手足无措,在下着实佩服得紧。”应伯爵笑道:“我看杨志这厮也不是那省油的,经这一番撩拨,想必那与他恬噪的泼皮要触点霉头了。”话音未落,只听得桥那边有人喊:“杀人了,杀人了,卖刀的杨志将牛二杀却了!”花子虚等人闻声一怔,面面相觑。应伯爵讪讪地道:“这泼皮无赖自讨苦吃,赖不得旁人的。不过这卖刀的杨志,心狠手辣,天生一副贼配军嘴脸,我赌纹银十两,这厮如能熬过杀场牢狱之灾,终将落草为寇。”花子虚鼻子里哼了一声,拔脚就走,谢希大孙天化也随着加了脚步,将应伯爵凉到桥头边不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版权所有  陕ICP备11003684号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赞助我们   

平平安安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陕公网安备 61012502000141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