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户县网站新闻!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
户县本土 便民 公益 互助  XHUME.CC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查看: 9635|回复: 0

[户县作家协会] 中篇小说《白云飘飘》第九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8 15:21: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访问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云峰没想到他一年多没在家,杏树坪会有这么大变化。西山坡上,长长的矿带一下子开了十一处矿点,而且都编了号,最早的叫一矿,依次共有十一个矿。如今开矿的不但有本村的还有大批从外地来的人;来拉矿石的车不仅仅只是小四轮拖拉机,还有五零和汽车。矿点多了,开矿的人多了,小山村也变得热闹起来了。
村长耿满年成了全村的首富,其次是云鹏。
当云峰肩上扛着铺盖卷走进村时,他还不敢抬头,他不知道村里人会咋样议论他。当他跨进门时母亲正在锅头上忙碌,他叫了声妈,把行李卷放在她的炕头。母亲回过头看了许久,也许是光线不太好,在他叫第二声时母亲才认出了他,说:“啊,是峰峰回来了。我娃总算回来了!”
“我回来了。妈,你跟我大身体都还好吧?”
“好,好着呢。”
云峰在母亲的炕边坐下。
母亲揭开桐木锅盖,用勺子在锅里搅动了几下又把锅盖盖上,云峰早已闻到了喷香的苞谷糁稀饭的味道。母亲从架板上取来一只空碗,从电壶里给他倒了碗水,放在他面前的背栏墙上。
这时云鹏的厦子门响了一下,吱扭,门帘一挑,从房间出来一个人,云峰一眼就认出正是水仙。水仙已经怀孕,挺着个大肚子,走路都有些艰难。云峰有些尴尬地叫了声:“水仙。”
水仙并没有答理他,径直走进灶火,从案板上取来一只黑陶盆,准备去浆水缸里捞菜。
母亲说:“水仙,你哥回来了。”
水仙还是没吭声,低头从缸里捞菜。
云峰故意问:“妈,我大呢?”
“在牛棚。”
云峰溜下炕出了门。牛棚是借南山墙搭的一扇茅草棚,人们叫耳扇子。云峰还没进门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牛屎味,走进门,父亲正在黑暗中起牛圈里的粪。由于拉不成架子车,牛粪和垫圈土都是用背笼背的,父亲正在给背笼里装粪。云峰叫了声大,父亲并没有答应也没有回头看他。他走近一步又叫了声,并从他手里接过铁锨。父亲大声问:“你才回来?”
“恩,刚进门。”
“啥,我听不见。”
“我刚进门。”云峰把声音也抬高了。
父亲这下听见了,云峰这才知道父亲的耳朵不行了。
云峰把粪背出去倒在不远处的粪堆上回来时父亲已经把灯点着了,正坐在一边抽烟。
云峰正在装第三背笼时水仙挺着个大肚子站在门口说:“大,回来吃饭。”声音很大,好像是和谁有气。父亲应了声对云峰说让他背了这背笼回去吃饭。云峰让父亲先回去,父亲刚走,弟弟云鹏进来了,说:“哥,你回来了?”显得很激动,见哥哥把粪装满了,背起就走。
云峰跟云鹏收拾了工具,打扫了卫生,又给牛曹添了些干苞谷杆截才吹了灯回家。
弟兄俩洗手的时候母亲和水仙已经把饭舀好了。饭是烧得金黄的苞谷糁下洋芋;蒸馍还是那种不太白的馍,就的菜是箩卜英酸菜,挑一筷子酸线吊得老长。
由于是冬天,山里更冷,人们吃饭不是坐在炕上就是围在火边。山里有的是柴,大都盘着火炕,父亲端着碗早去了水仙房子外边的炕洞烤火去了,母亲上了炕,水仙早把饭碗端进了她房间,小桌子上只有云峰弟兄俩的碗了。云鹏端起碗也回了他房间,小桌上就只剩下云峰一个人了。云峰喝着家乡特有的苞谷糁稀粥,就着浆水菜吃得正香,弟弟给他碗里夹了一筷子炒白菜。他不解地抬头看看弟弟,弟弟不好意思地说:“她怀孕了。”云峰明白了,对弟弟的举动很感激,一股幸福的暖流涌遍全身。
吃过饭后水仙就再也没出她的房间,她的碗还是弟弟端出来的。弟弟很勤快,现在又帮母亲洗锅了。云峰知道弟弟很疼媳妇,这也是他早料到的,他为此感到高兴。他准备去收拾后边的小房子,母亲说:“今晚你就跟妈睡,那炕已经一年多没烧了,明日妈给你收拾。”
距过年还有半个月,云峰在家里没事干,知道弟弟包着矿,那就是二矿,就去矿上给他帮忙,这一干就干到了年根根。云鹏有了钱,三天两头带媳妇出山去县城,听说是给他媳妇检查,每次回来总是大包小包提回来不少东西,其中大多是好吃的营养品,还有时兴的衣服等等。水仙也显得很娇气,上一次县回来就得在炕上躺一天。
自从云峰回来这么久了,水仙始终没跟他说过一句话,甚至连拿正眼看他一眼的举动都没有,尽管弟弟待他还不错,可还是让他有种很不自在的感觉,觉得自己似乎在这个家里已经成了多余的人了。
大年初一,青年人们都围在一起打麻将,玩扑克,云鹏带着水仙也出去玩去了,俩人始终寸步不离,显得特别亲热。
由于云峰两年过年都没在家,初二他就出门走亲戚去了,先是父亲的舅家,下来是他的舅家,初四正是他们家待亲戚的日子,几个姑姑妹妹等等都来他家里,他们得为他们准备酒菜,水仙挺着个大肚子不方便,云峰和云鹏跟母亲早早就准备开了。上午两个妹妹早早来了,这才腾出了两个哥哥。随着亲戚们的到来,屋里一下子热闹起来。
酒席过后妹妹们都去水仙房子陪嫂子打麻将去了,两个姑姑姑父陪父母坐在炕上说话,云峰也陪着,大姑对云峰说:“
你已经是快三十的人了,为你的婚事把你大都愁得耳朵都聋了。你姑夫有个侄儿媳妇,女婿死了快一年了,年龄跟你差不多,刚好二十九,跟前有个女子,今年六岁了,家里就是条件不太好,有他父母跟她婆,给我侄儿看病能欠两三万块钱的外债,姑跟你大你妈还有你二爸都商量了,咱订个时间你下去,你俩见个面,要是都没意见的话就结婚,把你大你妈这愁帽子就卸了。”
云峰听后笑了,说:“姑,我还没想过走这条路,这事叫我再想想。”
这时二爸进来了,云峰赶紧下炕招呼他坐上去,于是云峰只有站在觉地跟他们说话。
二爸说:“峰峰,今日是咱两家待亲戚的日子,难得咱这些人聚到一起,你是咱这弟兄五个中的老大,现在只有你还是光棍,咱一家子都替你熬煎着急。山外马家堡你姑说她堡子有个合适相,想叫你上门去,你姑可能都给你说了。现在也没有你挑拣的资格了,你也甭挑拣了。”
云峰站在炕前只是笑。
二姑插话说:“看你大为你都把耳朵急聋了,好娃,不敢挑了。”
云峰说:“姑、爸,我也不是挑。”
二姑说:“那你还等啥?”
二爸说:“爸知道你一直忘不了文燕,可你也知道人家的娃现在都好几岁了。人说见婚姻说成,见官事说散,咱不是不董事的人,戳散别人家庭首先一点就是不道德!”
云峰没想到他在外的情况连二爸都知道得这么详细,他知道肯定是表哥打的小报告,说:“我跟文燕是见过面,但我绝对没有想拆散他们家庭的想法。”
二爸说:“没有就好,但你要知道人家是有夫之妇,咱得为咱的名声着想,咱一家祖祖辈辈没做过让人在背后指脊梁骨的事。”
云峰说:“我知道。”
二爸又说:“以我看你现在也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了,定个日子,去山外马家堡看一下,如果女方没意见的话就把这事办了,也叫你大少操一份心。”
云峰知道今天这阵势是一家人来逼婚了,这也分明是想把他往外撵,他心里很难过,但只有把眼泪往肚子里咽。
大姑说:“初八我待亲戚,你初八下来。”
云峰知道这是命令式的口气,只好点头答应。
一家人见云峰终于答应了,都松了口气。大姑夫说:“要说这媳妇吧,长得还不错,人家也见过咱峰峰,我一说她就同意了。峰峰大概没注意,她叫亚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版权所有  陕ICP备11003684号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赞助我们  

平平安安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陕公网安备 61012502000141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