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户县网站新闻!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
户县本土 便民 公益 互助  XHUME.CC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查看: 3845|回复: 3

[自由人创作] 一桩被尘封42年的军营“反标”事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18 18:35: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访问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本帖最后由 舞汉 于 2019-7-18 18:51 编辑

一桩被尘封42的军营“反标”事件

要是有人说我这是在写军营生活回忆录,那就折煞我了,也太高看我了。熟悉我的战友都知道,我是最没有资格写军营生活的人,因为我仅仅只有25个月的军龄。然而,这25个月的短暂军营生活经历,几乎影响并陪伴了我的一生。我忘不了吃大苦流大汗、肩挑背扛的营建施工生活,忘不了夏练三伏、冬练三九紧张而刻苦的军训经历,忘不了奔赴延安野营拉练协助拍摄电影《延河战火》的宏大场面,忘不了在420团参加南泥湾农场平整土地的热火朝天、你追我赶大会战......更忘不了42年前我们连队曾经发生过的一桩军营“反标”案.....然而案件的结果却是出人意料地异常平静,就像在铜川市小河沟水库里撒了一把沙子,没有泛起一丝涟漪。转眼42年过去了,当年的经历就如同在团部礼堂放映电影一样,仍在脑海里反复回放,久久不肯落下银幕。
197633日,我们户县天桥公社25名新入伍的乡党,穿着新军装、坐着军用卡车,行驶了4个多小时,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铜川市小河沟,这就是84837部队(419团)所在地,开始了人生中难忘的军旅生涯。经过一个月的新兵连训练后,一起新入伍的乡党中,只有我独自一人被分配到一营(75分队)下属的二连(77分队)。那时,小河沟里驻扎着团部机关、团直分队、卫生队、团部家属院和一营及所辖连队,二营和三营驻扎在王家河一带。实际上,一营只有营部和一机炮连常住在小河沟里,一连被派到阎良的部队工厂生产硝铵炸药,二连被派到耀县县城,参加师部(84805部队)办公大楼及家属院土建施工。当时的团长是位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的老革命,名叫王秉勤,身材矮胖,光头。他于19773月离任团长岗位,接任者为宋绍林。团政委叫江之华,两鬓花白,是位和蔼可亲、平易近人的政工干部。一营营长方育豪,广东人,为人豪爽,作风干练。营政治教导员潘庆泉,广西人,待人诚恳,因长有络腮胡子,虽然平时刮的很干净,但两腮铁青,干部战士称他潘大胡子。二连连长黄正友,1962年入伍,湖南龙山县人。政治指导员黄志标,1964年入伍,广西人。一排排长黄继才,1968年入伍,广东人。二排排长王大彬,1969年入伍,河南人。三排排长杨松堂,1968年入伍,湖南隆回县人,业余爱好文学写作。四排排长已记不清他姓名,1970年入伍,长着一副娃娃脸,人称小白脸,山东人。司务长是位江西老表,已经记不得他的名字了。
1976年注定是个不平凡的一年,政治风云动荡,国家命运多舛。那年元月,在公社刚经过验兵及初审,敬爱的周**来总理离世。元月中旬正式验兵结束,却迟迟不能入伍,直到过了春节后的三月初,新兵才陆续来到部队。45日北京发生了震惊中外的天安门事件,76日朱*德总司令逝世,728日凌晨3:42分唐山地震,这些已经在我们年轻的心里引起惶恐和不安。时过40天后的99日,正在耀县师部施工的二连接到上级通知,要求全体干部战士在下午4点钟,集中收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重要广播”。霎时,晴空响起一记炸雷:毛**席逝世了!顿时,似乎空气凝固了,大地静默了,窒息的感觉涌上心头。师部大院里,平时很少露面的师长尹利勤,身上挎着64式手枪,神色凝重,迈着急匆匆的脚步和师其他首长忙碌在师部大院。吃过晚饭,二连被通知停止基建施工,立即收拾行装待命。中央军委命令全军进入一级战备状态(战备状态分为一、二、三级,一级为最高级别),二连全体官兵于当天晚上被师部派出的军用卡车送回铜川小河沟营地。从99日毛**席逝世一直到国庆节前,部队处于非常紧张的战备状态,晚上铺床睡觉或站岗,白天打好背包待命并进行军事训练。刚刚进入10月中旬,二连被要求离开营地,在距离团部西北方向大约300米的山坡梯田里扎上帐篷野营。后来部队传达机密文件,党中央粉碎了“四人帮”反党集团。1024日,北京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庆祝粉碎“四人帮”反党集团游行活动。由于地处渭北高原的铜川市天气逐渐变冷,二连奉命撤回原营地继续进行军事训练。在铜川市举行的拥护英明领袖、声讨“四人帮”的大游行活动中,包括二连在内的全团官兵在游行队伍中大展军人风采,特别是经过铜川街道各个主要路段时,每个连队都以踢正步威武通过。此后,二连告别了基建施工,进入了正常的日常军事训练。19779月下旬,二连派一排到离营地500米的团后勤仓库守卫执勤。白天,除留下站岗执勤的战士外,其余的都到连队营地参加军事训练。晚上,3个班轮流站夜哨执勤。那个时候,除了日常军事训练,连队还要开展学习“硬骨头六连”活动,政治学习的内容主要是揭批四人帮,肃清四人帮在部队的余毒,歌颂英明领袖,实现抓纲治军目标。
10月底的一天,几名干部身份的军人来到我们一排执勤的后勤仓库,认真地查看了3个班的宿舍,顿时气氛突然变得十分诡异,以前的活跃景象消失了,人人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慌,就连平时不苟言笑的排长黄继才的眼里,也流露出不安的神色。接下来的几天,一排的全体官兵被分别安排与陌生军人谈话,询问每个人最近三四天的活动轨迹及证明人。其实,我们大部分人无非是白天训练学习,晚上吃饭、睡觉、站岗。谈话结束前,每个人被要求写下“打倒四人帮”、“打倒刘少奇、林彪一类政治骗子”的口号,同时要求被叫去谈话的人保守秘密,不准向其他人泄露谈话内容。尽管如此,没过几天时间,连队里私下流传出着消息:连队出现了反标,发生地点就在一排驻扎的团后勤仓库。
反标,是反动标语或反革命标语的简称,是“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那个年代的政治产物。1967113日,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发了《关于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加强公安工作的若干规定》,即“公安六条”。其中第二条规定:“凡是投寄反革命匿名信,秘密或公开张贴、散发反革命传单,写反动标语,喊反动口号,以攻击污蔑伟大领袖毛**席和他的亲密战友林彪同志的,都是现行反革命分子,应当依法惩办。”这项没有经过立法程序规定的“罪名”,成为政治斗争、派系斗争的工具,导致了难以计数的冤假错案。党中央一举粉碎四人帮反党集团后,标志着十年文革的结束。但文革的政治惯性依然存在,长期的“专政”制度和传统,“文革”时期的“恶攻罪”得以延续。1977328日,国务院发出13号文件,要求对攻击毛**席、周总理、华主席和以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破坏揭批“四人帮”斗争的现行反革命分子,要坚决逮捕法办;“对极少数罪大恶极。证据确凿,不杀不足以平民愤者,要坚决杀掉”。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在当时的中国,除了台湾、香港、澳门,哪个地方都不是反标的真空地带,就是被称为“毛**东思想大学校”的部队也不能幸免。可见在那个荒诞不经的十年文革岁月,谁要是一不留神成为反标事件的主角儿,不死也得脱几层皮。
过了几天,连队又有小道消息传出,反标案已调查出结果,是一排三班里一个1977年入伍的四川新兵所为。那个新兵个子稍高,不到一米八,人比较憨傻,从四川农村入伍的,文化程度也低,平时也看不出他精神上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到现在我都忘记了他的姓名,只记得他名字里有个“基”字。三班班长姓李,1974年入伍,陕西泾阳县人,中等个头,方盘脸,高颧骨,在军事素质和带兵方面,也是在连队名列前茅的,当时他和我所在的二班刘班长都是连队培养的干部苗子。一排三班发生“反标”事件后,应该说从上到下各级干部的思想压力非常大,因为这不仅会影响到连排干部的政治前途,甚至还会连累营、团、师相关干部。然而时过月余,“反标”事件却没有了下文。没有事件的通报,没有处理的结果,更没有处分处理一个干部和涉事战士,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一切的一切都烟消云散而去,只留给二连官兵一道百思不得其解的谜。事后,强烈地好奇心曾怂恿我悄然寻觅事件真相,每与人谈及此事,大家均避而不谈或岔开话题。19783月底,我怀着对“反标”事件的疑惑,退伍回到家乡准备复习文化课参加1978年的高考。2012年上半年,一营营长方育豪携夫人来西安旅游,我和一营的战友杨忠信、张忠智等几人接老营长夫妇来户县游玩,并予以热情款待。当天我开车和杨忠信陪同老营长夫妇逛了周至楼观景区,当晚方营长夫妇就住在余下镇我为儿子准备的新婚房子里。经过与方营长两天的接触聊天叙旧,我还趁机聊起当年二连的“反标”话题,终于使“反标”事件的来龙去脉渐渐地清晰起来:
那天,一排全体官兵和平时一样,离开团后勤仓库去连队营地训练,只留下三班新兵在此站岗执勤。他在执勤时随手用粉笔在仓库黑板报上乱写乱画,把“打倒”二字写在黑板报上英明领袖名字的前面,仓库保管员在巡查库房时猛然发现了黑板报上的“反标”,感觉事态严重,立即报告给后勤处处长。团首长得知此事后迅速作出周密部署:1.由团里指派负责保卫的干部到后勤仓库“反标”现场取证;2.在对后勤仓库几个保管员进行询问调查的同时,将二连一排纳入重点排查范围。3.要求严格保密,坚决杜绝泄露案情。保卫干部们雷厉风行,赶在一排干部返回仓库驻地之前,就迅速来到现场拍照取证,并对黑板报进行了技术处理,换写了新的内容(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一排官兵谁也没有见过“反标”内容的原因)。及时向一营营长方育豪、教导员潘庆泉、二连连长黄正友、指导员黄志标传达团首长指示,要求对此事严格保密并配合调查,保持一切工作正常开展,形成内紧外松的态势。经过几天的排查和笔迹比对甄别,很快就锁定了三班这个新战士。这个新战士向保卫干部陈述了事件的过程,憨厚的他居然没有一丝的害怕和不安。查阅他的档案,入伍政审合格,家庭出身贫农,共青团员,初中肄业,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没有任何历史问题。既没有作案的政治基础,又没有作案的思想动机,但他却是那个真正的作案者。如何结案?如何处理当事人和相关干部?成为团首长颇为头疼的问题。不处理吧,反标本身就是个敏感的政治是非问题,谁也担负不起政治责任。处理吧,必须向上报告案情及对当事人和相关干部的处理结果。但是,因为一个战士胡写乱画造成的荒唐后果而处理一批干部,似乎有些小题大做,而且团里还要背负出现反标的负面名声。根据当时的政治形势,宣传英明领袖、抓纲治国、抓刚治军才是大事,绝对不可以出现任何杂音。身陷进退维谷境地的营团首长,很难把眼前的“反标”事实与47军辉煌的历史联系在一起。
47军是一支经过革命战火洗礼、具有光荣革命传统且屡建战功的英雄部队,是支忠于党忠于人民的钢铁长城。47军第139师的前身,是193010月在湘赣革命根据地成立的红军独立第1师。在革命战争年代历经多次改编,先后参加了保卫湘赣苏区、红军突围西征、回师东进、转战湘黔以及二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争时期,该师改编为八路军第12035919379月,随第120师开赴抗日前线(718团和师直留守陕甘宁边区),先后参加了收复晋西北七城作战、灵邱、广灵阻击战、邵家庄伏击战和上、下腰涧等战役战斗;配合第120师主力粉碎了日军多路围攻。19399月,奉命返回陕西绥德地区,担负保卫陕甘宁边区的任务。1940年底,为打破国民党军对陕甘宁边区的经济封锁,进至南泥湾开展举世闻名的大生产运动194411月,第359旅先后分两批组成南下支队,向华南敌后挺进。194510月,进至辽宁辽阳地区,扩编后恢复第359旅番号,直属东北民主联军总部。解放战争时期,参加了抚顺及北满剿匪、三下江南、东北夏季攻势等战役战斗。19471月改编为东北民主联军独立第1师。1947910日,编入东北民主联军第10纵队建制,改称第28师。19489月,东北野战军发动辽沈战役。第10纵队奉命从开原、昌图地区出发,并指挥第1纵队第3师、辽南独立第2师、蒙古骑兵师,首先进至新立屯以南地区,组织运动防御,截击由沈阳西援锦州之敌;尔后进至黑山、大虎山,阻击国民党军廖耀湘兵团,不仅保障主力攻克锦州,而且还和兄弟部队一道粉碎了敌人重占锦州的企图。
194811月,根据中央军委关于统一全军编制及部队番号的命令,第10纵队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7军。梁兴初任军长,周赤萍任政治委员。东北民主联军第10纵队所辖第28师改为139师,东北民主联军第10纵队所辖第29师改为140师,东北民主联军第10纵队所辖第30师改为141师。19494月,第47编入第四野战军第13兵团建制,向江南进军。之后配合第四野战军主力进军两广,在湘西大庸歼敌第122军一部,生俘敌军长张绍勋以下5000余人。19501月,第47军奉命返回湘西,执行剿匪建政任务。经连续作战一年多,消除了湘西百年匪患。140师文化科副科长、参加过湘西剿匪战斗革命老战士张行,以不足小学文化水平的顽强毅力,历经数年写出了长篇小说《武陵山下》,成为国内最先反映47军湘西剿匪战事的文学作品。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电视连续剧《乌龙山剿匪记》,以精彩真实的视角艺术,再现了47军湘西剿匪的历史。195121954947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先后涌现出舍身救儿童的国际主义战士罗盛教以及郝志新、净成恩、马一钧、李太林、陈启瑶等许多战斗英雄和英雄集体。
1954年9月47军从朝鲜回国划归广州军区管辖,先驻防广东雷州半岛,后移防湖南衡阳,直至1970年才移防陕西19631118日清晨,140师418团野营训练沿铁路行军,行至衡阳市衡山车站南峡谷时,满载旅客北上的282次列车迎面急驶而来,驮着炮架的一匹军马猛然受惊,窜上铁道,横立双轨之间任凭战士使尽全力猛拖缰绳,仍是纹丝不动。列车正以每小时三十公里的速度向这匹战马冲去,100米、50米、40……火车司机拉下了紧急制动阀,车轮与铁轨疯狂地嘶叫着,尖锐地摩擦声响彻山谷,如雷霆万钧的惯性力把千吨重的列车继续推向前去,车厢猛烈地晃荡震动,一场灾难眼看就要发生了!千钧一发之际,从部队行军的行列中猛然冲出一个战士,他奋不顾身地跃上铁路,抢在机车的前面,用尽全身力气把战马推出轨道之外避免了一场列车脱轨的严重事故,保住了旅客的生命和人民财产的安全,自己却被卷入列车下壮烈牺牲。这位英雄就是欧阳海,他是继雷锋之后在人民解放军这所大学校里涌现出的又一名共产主义战士。196412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命名他生前所在班为"欧阳海班",并号召全军指战员,学习欧阳海同志的崇高品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徐**前、聂**臻、叶**英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分别题词,高度赞扬他的英雄行为。军队作家金敬迈深入英雄所在的418团和家乡,创作了长篇小说《欧阳海之歌》。1966年,彭**怀被安排到西南三线建设委员会担任第三副总指挥,他在成都新华书店也买了一本《欧阳海之歌》。令人吃惊的是,彭德怀这本书读了三遍。全书共444页,他用红笔划了线的就有148页,写了批注的有80页,共1833个字,读到感人处连连落泪,点点泪痕都留在了书页上。20099月,欧阳海被评为"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之一。
文化大革命中,担任47军军长黎原(后任兰州军区副司令员)兼任湖南省革委会主任,与当时主政湖南的省委书记(英明领袖)颇有交集,时常到47军视察指导工作。1977年5月中旬,《解放军报》在二版以半个版的篇幅,发表了84870部队回忆英明领袖关心部队建设的长篇通讯稿,同时刊登了一张47军军长黎原陪同头戴草帽的英明领袖在洞庭湖一起乘坐冲锋舟,视察部队农场的大幅照片。在当时的中国,“两报一刊”(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红旗杂志)几乎代表着党中央的声音,一切都表明47军是英明领袖的坚定支持者、拥护者。1976年11月初,我被团政治处借调到政宣股搞新闻报道,股长是黄启勋,湖南人。新闻报道组还借调了三营一个1974年入伍的老兵,名叫刘志军,甘肃敦煌人,还有个名叫的工农兵大学生。王华主要是负责撰写政治理论文章,我和刘志军负责团里的新闻报道,经常翻山越岭到王家河二营、三营的连队进行采访,然后写成消息或通讯,向兰州军区机关报《人民军队》投稿。我是个入伍不到9个月的新兵,部队生活根基不深,入伍前仅仅是个在县文化馆初出名的文学业余作者,对写新闻报道可以说是很生疏,因为它和文学文艺创作不属于同一类体裁。在通讯报道写作方面,我十分佩服刘志军这个老兵,他善于学习和钻研时事政治,敏感地抓住当时全党全军在粉碎四人帮后积极“亮相”站队的时机,到二、三营各个连队采访了来角拉木(战士名字)等几个1976年入伍的彝族战士,以几个少数民族战士的口吻,歌颂英明领袖代表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的意志,一举粉碎四人帮的丰功伟绩,称赞华XX是当之无愧的英明领袖。12月初,《人民日报》以“兰州军区驻陕某部”的署名,刊登了刘志军采写的稿件。随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在早晨的“新闻与报纸摘要”节目里播出了这篇稿件。419团的新闻报道稿件能在中央级新闻媒体发表播出,的确给全团官兵脸上争了光添了彩,也让团首长在师里军里露了脸。
但在一年后,419团二连却发生了令人震惊的“反标”事件。虽然说,事件没有公开和上报处理,却让营团首长费劲了脑子。团首长在听取了保卫干部关于案情的调查汇报后,指示保卫干部先与营连主要干部沟通,共同提出处理意见。牵头负责调查“反标”案件的保卫干部是方营长的广东老乡,两人平时多有来往,关系十分要好。他听出团首长所作指示的用意,就是不想让事件扩大,不想给团里带来负面影响,更不想处理任何人。保卫干部与方营长、潘教导员及二连连长黄正友、指导员黄志标开会分析案情,一致认为不构成反标案。理由是,“反标”没有形成一句完整的话语,仅仅是不同的两个字体、不同大小字型的拼凑,完全是涉事战士无意中的胡乱涂鸦行为,更主要的是涉事战士入伍政审合格,根正苗红,虽然本人憨厚不机灵,但平时表现还不错。对事件的处理,采取“一缓二拖三包”。缓,对案件缓办,安排部分保卫干部或营连干部回乡探亲,使工作处于半停滞状态;拖,拖延案件调查报告、处理结果的上报时间;包,继续对事件进行保密,要求连、营、团所有的知情人,对事件要不传播、不泄露、不打听、不议论,不追根问底,一经发现有违犯者,将给予严重的军纪处分。团首长再次听取了保卫干部的汇报,并对此事件的处理予以默认。
按说时间是一剂抹平历史记忆的灵丹妙药,可是42年过去了,只有我这个不识时务者,才把尘封的事件抖落出来。面对当年营团首长的过人胆识、保护官兵、勇担政治风险的举动,我肃然举起右手:请接受一个退伍老兵的敬礼!



发表于 2019-7-19 11:44:36 | 显示全部楼层
美耶!不折不扣的军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20 00:25: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欣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21 08:14:47 | 显示全部楼层
军营生活回忆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版权所有  陕ICP备11003684号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赞助我们  

平平安安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陕公网安备 61012502000141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