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户县网站新闻!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
户县本土 便民 公益 互助  XHUME.CC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查看: 2777|回复: 2

[自由人创作] 【军旅笔记】七 桃子的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8 17:58: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访问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本帖最后由 靳应禄07 于 2019-7-9 12:13 编辑

军旅笔记】七          桃子的故事  
                                                              文/靳应禄
   一天,房东的小姑娘说她先一天将几颗桃子放在了我床头的衣服下面,问我见到没有?我急忙去翻,却见折迭的毛背心被老鼠咬了核桃那么大四个洞。这是我前不久才花了近三个月的津贴买的新背心,自然惋惜了。但军民关系要紧,再说,人家也是好心,尤其是面对天真烂漫的小姑娘,怎好嗔怪?
    本是小事一桩,发生了,过去了,也就算了。孰料小女孩回家一说,她妈过意不去,给我织了一件背心,我推辞不掉,只好收下—— 一幕很生动的军民鱼水情。
    从此,房东与我们的关系较前明显密切了—— 如是说是因为部队有诸多规定,既要求搞好军民关系,又不许过分密切,也不能冷落,基本上是持不主动态度。比如我经常到北京采购,从没给他们打过招呼,每次回来后他们知道了总是说下次若去北京,给他们说一声,捎点东西。而他们偶尔去一趟北京,行前一定会十分热情地来坐一坐,问捎不捎东西。相比之下,我们做的似乎有点儿不太近人情。但没办法,这是纪律。
    织背心后不久的一天,我外出归来发现办公桌上有两朵小红花,便问那来的?战士小张说房东小丫头问他要不要,他觉得挺好看,就顺手接了过来。我说你把枝的顶头用火柴烧一下插在瓶子里能多保几天鲜,说不准那几个小苞还会绽放呢!      
    没想到第二天指导员却把我叫了去。一开始并没有问送花的事,却是从送桃子入手,继而谈到毛背心…
    我很理解,这是领导们的责任。一方面,我们是连续多年的“四好班”,派代表见过毛主席。领导不能坐视、也不希望我们这个来之不易的先进单位出问题。否则,他们是没法向上级交差的。另一方面,因为房东有一位漂亮的大姑娘——指导员暗示了这一点。
   神经过敏。我不由在心里发笑:漂亮女子是祸水?
   我实事求是地汇报了桃子和背心的事儿。指导员怪怪地一笑问:就那么简单?还有没有别的意思?谈到送花,指导员说的活灵活现,认为我们是在上演现代版的《西厢记》,小丫头是在受其大姐的指使——充当“红娘
   对接受送花一事,我给指导员打保票说小张没什么问题,完全是房东小女孩的天性所致,亦纯属偶然。况且全班除了我以外,都是集体行动,一块儿上班,一块儿下班,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再说,炊事班属我领导,我也有维护这个“四好班”荣誉的责任的。
    这件事说来很有一点戏剧性——我当时根本不知道,其实送花的事,被“脑系(方言。首脑)们”认为是桃子、背心故事的延续,他们怀疑的对象是我。过后一想,我替小张的极力辩护一定让脑系们认为我揣着明白装糊涂,在演一出滑稽剧。在这个前提下,我辩也不是,不辩也不是。当然,我也没有必要编造谎话,否则就成了“跳进黄河洗不清,是非曲直道不明”,会更糟糕。
    第二天,指导员移铺到我们宿舍来“蹲点”。两周后,突然出现了新情况,司务长哭丧着脸说给我移交工作,调他回三营当排长,命令已下,马上走——用一句话来阐述部队雷厉风行的作风再恰当不过那就是打起背包就出发。
    司务长姓张,很好的一位同志,在连队是一名顶呱呱的副排长。但在卫生队却不太适应,后勤工作又很生疏,尤其是和卫生班的关系没处好,工作开展不起来,以致队长为了给他树立威信不得不在全队大会上规定一条“凡干部,都管兵”的纪律。怎奈强扭的瓜不甜……
    司务长实在不想调离我们这个相比较有着高文化氛围的卫生队——也压根儿没想到会将他调离,因为他调来才几个月。
    临别时,司务长哭了,哭的很伤心。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拥有时不知道珍惜,失掉了追悔莫及。说他对不起我,是我教他学会了记账、打算盘,我替他支撑着多一半的工作,我为他完善、修补管理上的不足和漏洞,而他却在背后打我的小报告。原来,队领导和我谈的那些事儿全是他汇报的。
    “当初只作浑闲事,过后思量总可怜”。现在想来,张司务长确实值得同情,一是工作不入行,推不动,常常是我替他解围;二是缺乏阳刚之气,长的女人,说话女人腔,写的字像软面条,说来亦有些可笑,连名字也带女人味(多年以后我在想,其若扮旦角应是一块好料)……不但在卫生队没威信,就连房东小丫头亦瞧他不起,给我们送桃、送花,却不搭理他——应当承认让他很没面子,岂能不伤自尊?三是企图靠打小报告过日子。我是个软心肠,见司务长情真意切,鼻子不由发酸,真想挽留。奈军令如山,爱莫能助。
   事后,一直受我崇拜的李队长告诉我,队领导在研究时不支持司务长并决定将其调离,除了上述原因外,还有就是我的汇报得当。本来,司务长的小报告内容有四条,队领导只和我谈了三条,把被认为是最为关键的一条保留着待时机成熟时再向我指出,意在让我心服口服。没料到却让我轻描淡写地以举例的方式坦诚地谈了出来,他们不但在这一点上没有文章可作,相反却认为并且经过指导员的“蹲点”证明我不但襟怀坦白,而且工作能力强、群众关系好,能够独当一面。而张司务长的存在似乎是“不拽倒绊”(方言。骡子驾辕牛拉梢的歇后语)—— 此后的几年直到我复员,卫生队也没再调进司务长,就我一个上司,管两个灶,两本帐,集采购、会计、出纳、保管、管理于一身,以及服装、津贴、副业生产,还有群众关系等。高节奏、高效率的工作,担子是重一些,却能锻练人,风雨多经嘛!不无好处。
     说我们在演《西厢记》的话当时确实有些故弄玄虚,但后来发生的事如果说像电影《柳堡的故事》倒有几分相似
     因几枚桃子引发的风波以指导员蹲点、司务长调离而告结束,表面看,一切都归于平静,但事实上,一个新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我入伍前曾担任生产队会计。适逢我们的房东亦是生产队会计,其又是一个回乡国家干部,我们之间比较聊得来。那一年年终,房东他们的生产队长一块找我们卫生队领导,请求部队协助他们搞决算——这“拥军爱民”的事儿,部队毫不含乎,便立即着手安排。在我们卫生队,精通算盘的只有我和药房采购员郭领替两个人,而郭领替是不熟悉农村会计的,这次“支农”就非我莫属了。
    决算在会计家里进行。他虽是我的房东,我们又同在一个院,他们住正房,我们住在厢房,但在此之前,我却从未进过他的家门——部队有纪律,做为部门领导,我自然要以身作则,是绝对不能马乎的。
    当农村会计,我总结有一套经验,是受“斤乘歌”一退六二五、二一二五的启迪,将复杂的乘法演算变为相对简单的加法运算,不但快捷,而且准确。原计划十天的工作量,三天就完成了。
    在会计家搞决算,虽不在他家吃饭,但茶水、水果招待是少不了的。招待工作自然是他的放寒假在家的大女儿来做。其纯洁、文静,她及她的父母根本就不知道部队有不许在驻地谈对象的规定,故在这方面也就完全不设防,他们在我面前了解我们队××和×××二位卫生员的家庭情况,无意中道出这俩卫生员多次到过他们家……
    奇怪,我怎么就没发现呢?再一想,也对呀!让我发觉了,岂不是露马脚了?违反纪律的事,只能慎秘行事嘛!幸好,那两位不是我的属下,我大可不必紧张。
    但会计后面说的话却让我吃了一惊,他不但熟悉我家乡的地理、气侯和物产以及一些习俗,而且还知道我家庭的情况。不过,我稍一思索也就明白了,常去他们家的×××和我是同乡,肯定是他告诉的。可是他无缘无故提我干什么?凭感觉,会计一家对我的印象不错,完全有可能是朝我的这位同乡了解我的。这么一想,我也就释然了,但却引出我的另一个猜想,那就是不排除其婉转地让我到他家帮其搞决算是精心策划的。同时,我又想到了卫生队的“脑系”们说我与房东女儿在演《西厢记》也完全有可能是我的那位同乡按自己的想象汇报的,一是我的这位同乡聪明、灵活,有紧跟领导的嗜好并且很受宠(后提干当了医助);二是他视我为“情敌”,发现他中意的女子却倾情于我,自然妒忌,便玩“釜底抽薪”,起码有动机……时过境迁,多年之后,我出差路过部队在我们卫生队驻地北京万寿寺见到我的这位同乡谈起这段往事时,他哈哈大笑,不但直言不讳,而且还颇为得意,认为既搅了我的好事,还逼走了不顺眼的司务长,出了他的闷气,可谓一箭三雕(而“脑系”们对“桃色新闻”不但颇感兴趣而且是宁信其有,不信其无),末了还倒打一耙,说我不够意思,说我既然不打算和人家成事,为啥不促成他——此是后话不提。
    谢天谢地,我暗自庆幸我以前没踏进过会计家门,更没与其聊过家常,否则,树欲静而风不止,是保不了密的。真那样的话,负面影响就大了。
    几天后,当房东在我的办公室单独与我谈想与我结亲的事——很显然,他们家是认真的,是经过较长时间的考察和深思熟虑的,但我已经有了思想准备,即使有此心,也不敢坦陈呀!我不能睁大眼睛朝网上撞。于是我介绍了部队的有关规定,意在给他们降降温,让他们刹车,为我好,也为他们好。不过说心里话,那种确实存在的心照不宣的心心相印实在是一种美妙的精神享受。
   事实上,部队移防前我们才交换了照片,后来,我与她及她的父亲保持了十几年的通信。有一年,她到西安的临潼疗养,我邀请她到我们家做客,我也和我爱人商量好了,计划到我们部队曾经驻扎过的官厅去旅游,自然也要到她家去做客。                  
     (作者简介:靳应禄,兵器部惠安史志编辑,陕西省民俗学会理事,上林苑诗词楹联学会会员,被聘为鄠邑政协文史资料征集员、西安市“非遗保护中心”民俗文化研究员、香港中民影业文学顾问。系法律工作者。微信13991180571)







发表于 2019-7-12 08:13: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丰富多彩的军旅生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9 11:24:07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版权所有  陕ICP备11003684号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赞助我们  

平平安安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陕公网安备 61012502000141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