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户县网站新闻!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
户县本土 便民 公益 互助  XHUME.CC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查看: 6109|回复: 15

[自由人创作] 我的五一小长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5 18:57: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访问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本帖最后由 精神游侠 于 2019-5-8 14:58 编辑

                                 
                                 我的五一小长假
   
    黄家坑,陕鄂交界大山里一个很小很小的地方,我正想用“名不见经传”一词形容的时候,忽然觉得可能错了,因为我似乎在哪里看到过她的名字。结果一查,她真的就在地图上存在着。一个只有三、四户人家的小地方,却在地图上赫然出现,我找不到其他理由,除了这一个:她真的太美太美了——她的盆地独具魅力的迷人景色,她的驻民可亲可敬的伟大心灵!
    陕西山阳县佳林大理岩矿(范围一)储量核实,是我从事专业以来众多项目里唯一一个最失败的项目:专家技术评审未获通过。于我而言,这是奇耻大辱,不可饶恕。和一个不可理喻的人交集,是命运的悲哀,我只能自认倒霉。但无论怎样,当务之急是尽快完成补充工作,提交高质量报告,获得专家认可签字,顺利登记备案,把影响降到最低,让一切尽快过去。如此,可以不计成本,不计损失,不管花多钱,不管谁花钱。地形图发来的时候,我便迫不及待的计划实施,决定在劳动节的时候劳动,前往大山深处哪个“滑铁卢”的矿山补充工作。于是4月29日专门去省测绘局附近购置工作用品和用具,给包括我在内的四人购买人身意外险,给车辆购买驾乘人员团体意外险。
    4月30日下午6点,我和司机由鄠邑出发,高速拥堵,7点半才到三爻地铁口接到小王和毛工,又到蓝田兜了几圈接了王工,然后吃饭,9点整再上高速赶赴郧西。11点半到天竺山服务区休息,其实和很多车一样,是停在那里等零点,等“五一”免费。零点一到,大家蜂拥而至,争先恐后。快到郧西时,网上随便看了几个介绍和网友留言,便订了一家“鑫龙宾馆”。到了时拿出身份证,服务员说真巧她也姓梁,“一笔写不出俩梁”,于是格外热情,嘘寒问暖,安排最大最好的房间,费用按普标不增不减;互留了电话,加了微信。说下次来郧西了欢迎还住我们宾馆一定优惠,说到西安了我请客凉皮肉夹馍老孙家泡馍解放路饺子馆吃饱吃好……
    5月1日,早上8点多,我们集体在街上吃过早饭就向目的地出发。由湖北郧西县到陕西山阳县照川镇晏坪河村的路,我们走过不下三次,可是司机还是走错了。他跟在一辆大车后走啊走的,直到大车到了一个工地,前边再无路可行的时候,才不得不调转车头。回行时我打开手机导航寻找道路。我还没说什么的时候,司机倒有怨气了:早把导航打开也不会走错。我说,车上不是没导航,你怎么不打开呢?司机说,我就不会用那洋玩意!我说,你会用啥?你开车是不是得专门配一个人导航,再配一个人把方向盘也替你管上?他再也不吭声了。在村委会门前,终于我们姗姗来迟了。我们就跟着等候多时的皮卡领路车上到矿山。
    上午大家一起熟悉情况,研究地层剖面,划分填图单元,统一填图认识。下午,三个工程师各有一个向导陪同,分为三组穿插路线。地质填图很辛苦,要按路线实地观察,对地层、岩性、矿体、构造等等进行划分、记录、素描、照相、编录、取样、GPS定位等等,最终形成地质图。从早上8点吃完饭,直到下午四点多他们才回到停车处,我们又一起到了山下驻地——矿山老板安排的村委会后边的一户人家里。女主人40多岁,端庄秀丽,精明能干,她从中午12点就等我们吃饭,电话打了三四次,饭菜热了好几次。六七个菜,一盆米饭,一盆鸡蛋汤,饭菜可口,很合胃口。我们真饿了,不禁狼吞虎咽,吃相难看。吃了一半,才记起应该喝酒,就让司机从车里拿来,王工酒量不错,两个人就跟他干了起来。
    饭后,我们聊聊工作,整理一会资料,就去外边转。四年以前,我第一次来晏坪河时,就被山沟里忽然出现的平坦开阔的地貌,标准的篮球场乒乓球场,完善的体育健身设施,高大明丽的村委会大楼,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整洁如新的村民院落房屋,东南方向拔地而起的高台以及一丛丛竹林形成的整体画面所吸引。我多次站在西边的山路登高望,欣赏美丽的山村景色,拍照朋友圈大家共享。晏坪河村距离照川镇很远,附近没有酒店、宾馆、饭店、餐馆。晚上,我们就吃住在房东家。几个矿山的管理不在,正好腾出了房子。四间房,每间都有一张大床。我和毛工、王工各住一间,司机和小王工两人住一间。我们睡的都是别人的床铺,我不知道他们怎样,我总是感到不自在,不舒服。好在有点累、天气有点冷,早早的睡了。
    5月2日,早上起床洗漱时,我们都感到了尴尬。两个老工程师经验丰富,来时已经带了洗漱用品,而我们三个仅仅从郧西的宾馆里带了牙刷。好在我这人有条件了也能讲究,没条件了也能凑合。老乡家里楼梯下的空间设计为洗手间、洗澡间,没有水池水龙头,只有一个脸盘架,洗脸刷牙就打开淋雨喷头用水。没有毛巾,就用手洗,用纸巾一擦。刷牙就用车上的一次性纸杯,蹴在蹲坑边咕咕嘟嘟。昨晚说好了的,早上7点开饭。女主人按时做好饭,是鸡蛋臊子面条。当地买不到馒头,能够吃的只有稀饭、面条和米饭,而早上我们选择面条。
    出发时,我们在河西边的小超市里买了饼干、面包、锅巴等等,以备误了午饭安抚肚子。按照计划,三个工程师还是分头工作,由向导陪同。我们的房东美丽的女主人和她儿子今天也来做向导,我们的车坐不下,他的儿子就开自己的车,拉他们三人上山。他们每人手里提一把镰刀,准备“逢山开路过河搭桥”。我随小王老尚这一组,对周边“范围二、三、四、五”矿区进行调查。向导老尚身体硬朗,吃苦耐劳,对周边矿山的位置、路线、开采情况很熟悉,在他的引导下,我们首先去调查范围三矿区。车送到没有水泥路面的时候,我们就步行前往。上到一个陡坎,是一条非铺装的沙土路,路宽正好过一辆小车。山路曲曲弯弯,坎坷不平;路边植被茂密,绿树成荫。
    我接了一个电话,发了一个微信,拐过一个山湾,却看不到他们了。我一个人向前走,走了大约一二百米,到了一个平缓的地方,前面有了三个岔路。我不知道往哪个方向走,就停下来等候,他们回来肯定要经过这里。当我回转身的时候,我被眼前的地形地貌震惊了:只见群山环抱中,一个南北长,东西短的平坦的不规则长方形盆地,静卧在此,环境清幽,恬静迷人。盆地长约一百五十到二百米,宽约七八十米,深约十五到二十米。盆地东北部山根,弧形分布着不连贯的一排房子,隐约能够看见土坯墙,黑瓦顶,一间茅草房低矮破旧却引人注目。房前的院里,停着一辆白色的小车。盆地四面环山,我的脚下这一块是正南部,算是一个出口,一条仅可以通行轿车的砂石路从西山根经过,在盆地中部柺向东去,通向那几户人家。盆地四周,山势巍峨,万木葱茏,郁郁葱葱,参天的泡桐开着紫色的花,一团一团的,在万绿丛中分外醉眼。盆地及周围的一切,原始、古朴、封闭、隐秘、神奇和宁静!这难道不正是我心灵深处一直奢望的那个世外桃源么?哦,我被她的景象深深的迷住了!我静静的站在哪里,静静的欣赏,静静的感受,静静的体味!天气是多云,那一会正好云多,我不管效果怎样,就是变换角度不停拍照,拍视频,发朋友圈与大家共享。还写了一段文字:看看这个世外桃源的地方!我老了就来这里,改造一下中间那个茅草屋,在这里住一辈子!有谁愿意来了,一起可好?这个地方很小很小,却太美太美,她叫“黄家坑”,是山阳县照川镇晏坪河村一个三四户人家的小地方,一个名副其实的世外桃源的地方!我不敢走进盆地,怕他们几个过来不见我了就走了。半个小时后,小王他们来了,我给他们指看眼前的地方,他们也啧啧称奇,赞口不绝!
    由于时间关系,我没有进入盆地,留下了万分遗憾,心里说有机会了再来……
    我们又调查了其它几个采场,下午3点多回到晏坪河,他们两组4点多回来。我把黄家坑的照片发给他们看,王工和毛工也不禁称奇。吃完晚饭,大家依然忙着整理资料。
    5月3日,早上起床后洗漱,早饭,出发时间和昨天相差无几。不同的是工作变成了以取样补样为主,其他两个向导不来,老尚还和我们上山,他是老石匠,凿石取样是内行。车开到去矿山那个路口时,他们四人去了矿场。我觉得时间宽松,就跟司机说,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我们两人开着车,顺着昨天我来的路缓慢前行,司机是第一次走这种路,一直担心能否通行。我鼓励他说,走,昨天有汽车通行的。到了那个三岔路口,我指挥说向右拐,司机下车看了看,说,走不成吧?我说我看到有车从那个院子开出来的。司机说,你走过去,我在这里等!没等我回答,他接着又说,那就走吧!我说,大胆走!司机边走边嘀咕说,破地方,有啥景致!西山根的路紧巴的只能过一辆小车,有一段很陡,没开过山路的人肯定发怵。东边是十几二十米深的地坑,路旁荆棘丛生,司机颤巍巍的下坡,把车开到了黄家坑的小院里。
    小院房屋都靠山根建设,大概五户人家,四户是大的四间房,只有由北向南第二家的两间茅草房小而低矮,破烂不堪,而且和南北房子中间隔开一段距离。房子都是土坯墙,黑色或本色的木质门板,门栓用铁丝拧成,门上挂着锁,门脑上有金属的门牌。墙上零星挂着农具,屋檐下堆放着整齐的劈柴。一家墙上挂着四五个蜂箱,零星有蜜蜂进出。几只小鸡在屋角悠闲地觅食,一只小花猫卧在草垛上打盹。窄长的小院整洁卫生,安静祥和。南边和西边,是大面积的农田,平整宽阔,土地肥沃,一垅一的青苗茁壮:土豆舒展着肥胖的绿叶,包谷刚刚长出嫩苗,叫不出名的药材枝叶茂盛。田地,干净整洁,没有一丝杂草。小院与田地之间,一道长长的竹篱笆隔开。
    我们的汽车开进小院,我们在小院驻足观看的时候,西边山坡上干活的两位老人的一个就向回走,我就迎上去和他打招呼。老汉人很热情,让去屋里喝水,问吃饭了没有,搬出凳子让座。
    老人说:他是解放哪一年出生的,70整了。只知道是爷爷带着父亲为躲土匪迁到这儿的。这里四面是山,过去南边树木封路,一般人不会寻到这里。土匪来了,出门就是山,到处是树林,随便一藏,鬼都找不见。现在,我们已经分开成了五家。北边那个小房子,太破烂了,政府三番五次催,现在人搬到山下住了,政府分的房子。我有两个儿子,一个在郧西打工,一个在山阳开旅馆。儿子都孝顺,逢年过节都回来。政府还给发钱,生活好的很。现在我和老伴在家,身体还好,就种点地。这里地好,地低,下不下雨都是好收成,种啥成啥。娃们叫去城里住,可是享不了那福,不习惯。我问山上有没有啥动物?老人说,动物多的很,熊、野猪、山羊、野猫......庄家熟了的时候,野猪会下山偷食,吃包谷、洋芋。那你一定吃过野味吧?老人哈哈一笑说,那不能,不敢,国家保护的,谁打谁犯法!老人正说着话,他老伴就回来了。老太太也精神矍铄,身板结实,一脸的皱纹雕琢着岁月的痕迹。她高兴的和我们打招呼,笑问客从何来。然后进屋拿来两盒包装精致的牛奶给我们喝,我们拒绝了很久,老人才放下。我问吃水怎样,老人说,过去吃雨水,这里下雨多,下雨时用盆盆罐罐收集起来,能吃一阵子。要不下雨了,就到山那边挑水吃。现在好了,四五年前,政府给山上修了水窖,把雨水、山水集起来,通个管子接下来,我们现在都吃自来水。我很好奇,就说去看看。老汉就带我进门,拧开锅灶旁边的水龙头,哗哗的水就流下来。我问其他几家人去了哪里?老人说都出山了,有的帮孩子照看生意,有的带孙子去了。老人说那几箱蜂是收来的野蜂,自己跑来的,他就做了几个蜂箱养起来,蜂蜜吃不完。我说,你们这地方太好了,我老了,也来你们这儿住,把中间哪个茅草房修修,在这儿养老。老人笑着说,你是开玩笑哩!很多人来了都说好,有啥好的,就是空气好,再没啥了!
    我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就准备要走。两个老人执意要留我们吃饭,其实还不到10点,我们婉言谢绝了。返回时我对司机说:要不我来开?司机犹豫了一下说:还是我开吧。汽车启动了,走到小院南端拐弯的地方,刚才和我们聊天的老黄的叔叔老老黄回来了,老老黄好像和老黄大不了多少。老人还是热情挽留,说吃了饭再走。我说还有事,必须要走了。我们不知道,前边等待我们的将是一场怎样的危机、危险、紧张、焦虑、无奈,还有愤怒。当然,它给我留下的感激和感动,也是终生的和难忘的!
    我们的车走到西山根,沿着山根的斜坡路上行,走到离最上边一个陡坡三四米的地方时,车打滑了,怎样都上不去。我就下车,从后边推。结果还是打滑、下滑。车的左边三四十公分的地方,就是“黄家坑”盆地,向下有十五六米深。我指挥着司机慢慢向下倒。司机倒着倒着,就把车靠在了山根。其实,刚才上来的时候,他就因为害怕,才过度地靠山行驶,而远离地坑一边,才造成了溜坡下滑。现在,车打到了这里,上上不去,下下不来。由于太靠山,前后都动弹不得。没办法,我们两人就慢慢折腾,把路旁边的小树枝铺在打滑的地方,让司机再上。司机就猛轰油门,车动了一下,又在打滑、空转。反复了三四次,车就是不动,司机就不停的猛轰油门,轮胎和石子地面摩擦出了一阵阵烟雾,有几次竟是浓烟滚滚,我站在前边四五米的地方竟看不到汽车。如果不是我大声喊停,我想再过几秒肯定轮胎起火,后果不堪设想......我让司机熄火,让车歇歇。那几分钟,我想了三个事:一是后悔,后悔不该让车下来,反正司机也不欣赏这种地方,他可以在上边等,我自己走下来就可以,也不远。可是后悔药有吗?二是下次换车,一定要买排量2.0T以上,全时四驱的SUV车型。坚决不买两驱车,不买小排量车,不买轿车。三是司机,你怕什么呢,为什么总是靠山开,不能顺着车辙走吗?走边一点能掉下去吗?车打滑,空转,走不动了,怎么不停下来。都冒浓烟了,那么大烟,那么大焦糊味,看不见闻不见吗?为什么还猛轰油门?你轰个锤子!再轰一会,起火了,燃烧了,怎么办?万亩森林近在咫尺,熊熊山火或是瞬间,你我烧没了进去了事小,那种可怕的后果,谁能承担?MDP!究竟想干什么?想想,真不是危言耸听!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老黄提着一圈绳子走上来,老老黄也来了,老太太也来了。老黄说,这个路陡,来的车子很多都上不去。去年政府的车子也打住了,最后叫来大的车拖上去的。政府说,马上要修这个路了。老黄说着,就把旁边的树枝往车轮下垫,打滑的地方也铺上树枝。司机蹲不下身子,找不到绑绳子的地方,老老黄就爬到车底弄了半天拴好绳子。老太太说不行,让等一下,就小跑回家,用簸箕端来烧炕的草灰倒在打滑的地方。弄完这些,司机驾驶,我们四个人拉绳子,把车硬是弄到了路中间一点。老黄说,往下倒,倒到下边平一点的地方,然后大家拉,车往上冲。司机慢慢把车倒下去,下车对我说,还是你来吧。十多米长的绳子,两个老头子、一个老太太、一个中年人,他们猫着腰,拉着绳子,身体前倾,铆足了劲......那是怎样一副感人的画面,我看了他们一眼,感觉眼圈已经湿润了。我坐进驾驶室,点火,起步,匀速前进,油门不轻不重,汽车平稳前行,终于顺利到达了最高处哪个平台。说真的,走过来了,我没有感到一点困难,反到感到很轻松。我把车停好,走下车来,对着三个敬爱的老人,只是说着感谢的话,我不知道除了感谢我还能说什么,做什么。我曾想过,要在大山以外的其他地方,我们今天会是什么样子。2014年,我在西安南二环青龙小区,早上倒车时压坏了井盖,前左轮子掉进了井里,找了三个民工用撬杠抬,5分钟就弄出来了,民工要了300元。现在,我也在想,是不是要给他们钱,但又想那是亵渎了他们、侮辱了他们。我想把电话留给他们,希望他们来西安了给我机会容我报答。但是老老黄说,我们都老了,出不了远门了。我就在哪里和他们只是说感谢的话,因为除此我真的不知道我还能怎么说怎么做......和他们拱手作别时,我差点就热泪盈眶了。我开着车,一路飞奔,谁也不理,不知道自己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我看车上的时间,我们在哪里折腾了已经快40分钟了。我忽然想,没有和他们合张影留念真是莫大遗憾。三位可亲可敬的老人,我不会忘记你们!黄家坑,我还会再来的!
    我和司机到矿场,快11点了,他们把前两天没有带回的连同今天采的各种样品已经集中在一起,正在给样品换标签、写编号、分装样品袋。有薄片样、光谱样、化学样、小体重样、基本样、物力性能样等等。他们说,今天多亏了挖掘机帮忙,换了大钉锥破开,不然让老尚取这五个大块头物理样和基本样,估计三天也弄不完。这里是石灰岩地区,采场难以找到有水的地方,群众吃水要从山后接管子到家,后来是老尚去山根找了一处小泉勉强装了4瓶水样。11点半我给房东女主人打电话,让她准备午饭。12点我们到了山下吃饭,稍后休息一会。1点半继续上山,补充、整理拾掇样品,把样品转移到矿山的皮卡车上。只等货运发往西安,这次野外工作任务就全部结束了。4点多,我和王工跟矿山钱总皮卡车送样直接去郧西。他们几个要回房东家取前两天取的样品,我们约定在郧西汇合,再返回西安。我们先到郧西后,找到德物流公司,办理样品托运手续。德李问我,发货地址?我说西安市鄠邑区。他在电脑上找了半天说,鄠邑没有网点,最近的给你发到长安区航天大道那个点。我说也行。等了一会,他又问,你们离甘亭镇远不。我说我就在甘亭镇。他说那能不能给你发到户县,户县有网点的,各县都有,鄠邑没有。我哭笑不得的连忙说好好好,又跟他解释:鄠邑就是原来的户县;原来的户县,现在变成了鄠邑。可恨“鄠邑”,整懵了多少不知甲乙丙丁的外外埠人,整惨了多少世世代代土著的户县人。给250多公斤样品称重,包装,办理好托运手续,我们的心情轻松了许多。
    放下样品,钱总就返回矿山了。等大家到齐,我们就准备吃饭。路边有一家湘菜小厨,看着环境不错,我们就停车进入,落座点菜。我把菜单递给王工,王工就和毛工开点,一个胖乎乎怪异的男子进来记录菜单。王工点了一个什么菜,我没有记住,菜单上是48元。男的说48元是原来的,现在是68元。王工又点了一个蒜泥黄瓜,菜单是12元,那男的又说,现在是18元。这样菜点完了,我们就聊天喝茶等候。过了20分钟的时候,我让司机去问菜做的怎样。司机问后说,正做着。过了30分钟的时候,我让司机去问,司机问后说,正做着。又过了几分钟,我不放心,自己去问。正好女服务员来到门口。我说,给我们做了没,如果还没做,就不做了,我们就走了,得赶时间。服务员说,行,那你们走吧。我们出门的时候,服务员说,都去买菜了,一会就回来了......
    出门后我跟大家说,还是去我们从前吃过的那个馆子吧,正好离高速口不远。路上我们议论,其实刚才那个饭店,你看只有两桌人,可能厨师太差劲,也可能没备菜,根本做不出来。两道菜无故加价,人家就是暗示要我们走人。而我们偏不,加多少都认,就是不走,可奈我何!我们不是愚钝,而是有钱,没丢陕西人!哈哈!完成了几天的工作,发走了曾经纠结的样品,大家的心情美丽的像花儿一样绽放。我们开车沿发展大道一直向西,过加油站,也不知是否是上次那家馆子,就进了一个叫外婆菜的饭馆。饭馆人不少,我们五人一桌,由我做主,菜点了三凉三热。自制冻肉、蒜泥黄瓜、松花皮蛋、酸菜鱼、竹笋炒腊肉、醋溜土豆丝。菜上的很快,个个精美,味道纯正。我让司机拿来原浆白酒,老王工和小王工两人就喝开了。吃完饭开票,价格合算,物美价廉!
    晚上9点,我们从郧西上高速,快11点20在蓝田下高速,先送王工回家。再上高速,在西安灞桥下高速,去凤城南路送毛工回家,再去石油大学本部西送小王工回家。之后,我和司机在西高新上高速回户县。我到家时将近凌晨1点。

    三天的野外地质工作顺利结束了,我得感谢三位工程师王省利、毛军龙、王波,感谢房东女主人张宁珍和她的儿子小尚,还有隔壁老尚、矿山钱总、德货运李玉存、鑫龙宾馆梁娇运,特别感谢黄家坑三位可亲可敬的老人。感谢他们的辛勤劳动、鼎力支持和热心帮助!
    五一小长假还有一天,5月4日,干什么呢?就在家休息吧,联系样品送检单位,货运回来了就准备送检,有空了写写这几天的工作,写写发生的事情。劳动节劳动,本身就有意义。何况,我还经历了这么多,经历了刻骨铭心、洗涤心灵的那种淳朴,那种善良,那种感动!
    晏坪河,黄家坑,我还会再来的,一定会来的!

                                             
                                         精神游侠
                                      2019年5月4日晚
3.jpg
6.jpg
8.jpg
9.jpg
10.jpg
11.jpg
13.jpg
14.jpg
15.jpg
16.jpg
18.jpg
19.jpg
20.jpg
21.jpg
23.jpg
12.jpg
22.jpg
发表于 2019-5-6 08:45:57 | 显示全部楼层
象这样的地方,咱秦岭褶折之中随处可见,不足为奇.

点评

三点: 一、你知道秦岭褶皱,这让我刮目相看,因为褶皱用于山体,这是地质专业的术语。 二、秦岭早已不是原来那个秦岭,秦岭山中的人,是否还是原来那个秦岭人,很久 没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5-6 09:2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6 08:46:02 | 显示全部楼层
象这样的地方,咱秦岭褶折之中随处可见,不足为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6 09:20: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精神游侠 于 2019-5-6 09:21 编辑
人如梦 发表于 2019-5-6 08:45
象这样的地方,咱秦岭褶折之中随处可见,不足为奇.

三点:一、你知道秦岭褶皱,这让我刮目相看,因为褶皱用于山体,这是地质专业的术语。
二、秦岭早已不是原来那个秦岭,秦岭山中的人,是否还是原来那个秦岭人,很久没接触了,不敢妄说!不然,何来秦岭环境大整治!环境变了,人呢?
三、本文只是写见闻,写感触。所以,就会有特定地域及其人物。所以,任何以秦岭“随处可见”的质疑,都是吹毛求疵,胡拉乱扯,不着边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6 10: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人如梦 于 2019-5-6 10:19 编辑
精神游侠 发表于 2019-5-6 09:20
三点:一、你知道秦岭褶皱,这让我刮目相看,因为褶皱用于山体,这是地质专业的术语。
二、秦岭早已不是 ...

吹毛求一下疵呗.毛一吹果然有疵可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6 11:18:0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好图,图片重复了一些,希望多看到楼主的文。

点评

谢谢!第一次上图,技术不精,稀里糊涂就弄重复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5-6 16:5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6 16:51:54 | 显示全部楼层
晨晨 发表于 2019-5-6 11:18
好文。好图,图片重复了一些,希望多看到楼主的文。

谢谢!第一次上图,技术不精,稀里糊涂就弄重复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6 19:04:4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悠长呀,图片太多。

点评

技术差,总弄不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5-7 05:5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7 05:50:03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歌_AYOU 发表于 2019-5-6 19:04
悠长呀,图片太多。

技术差,总弄不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7 15:21:24 | 显示全部楼层
图片重复了一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7 15:28:09 | 显示全部楼层
图片太多了,有些图片都重复了

点评

技术不好,多次弄不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5-7 16:2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7 15:42:4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

点评

谢谢!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5-7 16:2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7 16:23:5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7 16:24:55 | 显示全部楼层
爱收藏 发表于 2019-5-7 15:28
图片太多了,有些图片都重复了

技术不好,多次弄不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7 16:58:06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可恨“鄠邑”,整懵了多少不知甲乙丙丁的外地人,整惨了多少世世代代土著的户县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9 21:40:33 | 显示全部楼层
吹毛求疵 发表于 2019-5-7 16:58
呵呵!可恨“鄠邑”,整懵了多少不知甲乙丙丁的外地人,整惨了多少世世代代土著的户县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版权所有  陕ICP备11003684号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赞助我们  

平平安安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陕公网安备 61012502000141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