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户县网站新闻!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
户县本土 便民 公益 互助  XHUME.CC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查看: 12006|回复: 0

[其他] 谀辞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23 19:58: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访问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谀辞
序和跋这种东西,推荐和引领的意思浓的很,得找才大名高的人来写。记得30多年前,一位刚从大学毕业的挚友,分配到一个文化部门的挚友,把在学校里写的一些诗结集出版,让我写个序,我当时就笑了。自己也刚步入社会,还在现实生活这个巨大无比的迷魂阵里徜徉磕碰呢,还有本事给人写序?朋友说,再不济,你不妨肉麻肉麻,写点谀辞吧,我只是大笑。好在朋友也不是小器的人,没在意。后来诗集出版了,作序的是他单位一位管思想的上司,粗通文墨,业内还有些名头。朋友说,这家伙尽管写了些“老刘老刘食量大如牛”出来,不料与文绉绉的诗篇相映成趣,效果居然出奇的好。事过多年,依然打心眼里喜欢朋友的诗集,特别是关于海子的章节。夜深人静的时候,窗前皓月当空,书桌上茶杯里清香缕缕,一卷在手,细细品读,青春岁月甜蜜辛辣的记忆如海潮翻涌,“面朝大海春暖花开”那种阳光明媚令人心醉,丝丝温暖萦绕于怀,喝了好酒一般。青春岁月的美好,也许就美好在这里了;自己当时要能把自己的真实感受写出来,就算是随喜一下,多好啊,哪怕写点不着边际的谀辞,又不昧良心,又有什么啊。
然后时光接着流逝,不忘老朋友,结交新朋友,其中就有不少很有才华的家伙。接着就又有朋友的文章结了集,要我捧个场子。这二年,说真话朋友不爱听,说假话良心不答应,怎么办呢,那就写点谀辞吧,再挟裹点不能治病也吃不死人的“心灵鸡汤”,于是也就有了几篇非驴非马的“序”,于是乎宾主尽欢。
书序要有谀辞,碑文更要如此。少年时代在一所远离县城的乡村中学读书,有幸读过不少乡贤野老碑文,记忆尤深。乡村的学校大约都有差不多的前身,不是废弃了的村社庙宇,就是旧家大族的祠堂,旁边紧邻的大体都是村人的墓地。快要高考的时候,总想找一个僻静的地方背书,“意映卿卿如晤”咧,“江州司马春衫湿”咧,反正很多。背得头昏脑涨了,就沿着着坟头中的小路散步,遐想。
乡村的墓地大约都是一样的,安静,祥和。初春时节,暖风和煦,白杨垂柳咋绿还黄,草丛枝头的鸟雀也不似在村落里那样喧哗,叫声孤单而清越;兔子和狐狸在草丛中黄烟一样往来翕忽,梦境一般。赏心悦目的是坟头上茎秆蓝绿的迎春,开着黄蜡蜡的花,汪洋恣肆的样子。墓地里少不了墓碑,于是就忍不住模仿周树人先生“钞古碑”。解放几十年,期间又有破四旧的文革,古碑是没有了,能见到的全是新碑,混凝土的居多,粗制滥造的样子,一般镌有“某某大人之墓”等字样,“考妣”一类的古语十分罕见。极个别也有碑文,生卒年月外,“流芳百代、光前裕后”等语多了去了,却难看到墓主的生平与个性。那时候正值荷尔蒙分泌旺盛的年龄,脑子里总是要冒出《聊斋》里的一些章节片段来,但从来没有魅鬼艳狐“分花拂柳而来”,殊为可叹。一首七言诗算是记下来了,也十分契合当时的心境:
玄夜凄风却倒吹,流萤惹草复沾帷。
幽情苦绪何人见,翠袖单寒月上时。
说到《聊斋》,就要提到我的中学老师叶茂逊先生,他还真是个“方正、质朴、博学”的人,我们很能谈得来。一天我问叶老师,蒲松龄那么大的学问,怎么就没考得个功名,穷愁终生?叶老师半真半假地笑着说:这属于人才标准问题。科举取士,选的是善于领会上级旨意,用大官的想法管理僚属百姓的人,有没有学问是不要紧的。做大官的再有学问,常用的也不过 “杀”、“赏”俩字;做小官的哪怕是个白丁,只要会说“圣上英明”,也就能混个肚肚儿圆。当然,要是还有些水平,能写点“青词”什么的,那就了不起了,混个吃香喝辣不说还能照个汗青,不是大家是什么呢?蒲松龄什么人啊,咋可能对这一套感兴趣?可悲的是,他总想着照着自己对世界的理解行事,还要让当时的主流社会认可他的冰雪聪明,异想天开吧?后来我特意找词典查了,所谓“青词”,无非就是谀辞。
时光继续流逝,成年了,成家了,两鬓如霜了,对少年时代遇到的问题基本上都有了清晰的认知,或者找到了答案。比如,在我背课文兼徜徉遐想的那个墓地,能埋骨桑梓,算是享了太平福的人;还能有墓碑,说明家道还算殷实,更是福中之福了,子孙每年要前来点上香烛化点纸钱寄托哀思,立个石碑与其他墓主相区分,顺便刻点吉祥话装饰一下,人之常情而已,怎能看作是谀辞呢。这些墓主固然与纵横捭阖、经天纬地、丰功伟绩等等青词无缘,但想必生前终日家长里短、菜米油盐,丧葬嫁娶,儿女情长,其中人间烟火的滋味,也要更浓更长,用世间任何优美动听的词句来溢美他们,无疑都显得苍白乏味。
终南山北麓风景秀丽,自然有不少墓园,墓主中不乏后人在县上干了洋事或发了大财的。每逢清明祭日,总有人要大操大办,在墓园架起大功率音响,朗诵歌功颂德的祭文,甚至叫一班吹鼓手外加和尚道士,吹吹打打做道场谀墓,引得周围祭祖的人们个个长脖鸭子一样围观咋舌。某年清明扫墓,刚好碰到这样的场子,人头攒动中一个油馕馕的中年男人拿了“至诚民俗理事会总干事”的名片,见人齐发。发到我跟前,仔细一看,竟是高中同学冯至诚。寒暄过后至诚说,多亏了这些有钱人的照应,眼下公司的生意还不错。就说这清明祭祖吧,立碑要花岗岩的,祭文碑文要名家的,摄像要县电视台的,音响乐队要县剧院的,和尚道士更要大寺院道观的----反正事主也不在乎真假,于是这钱就好挣了。最挣钱的莫过于给富人编家谱,编传记,同样也是生编乱造,咋样生猛咋样整,每年差不多能挖个十万八万的,不错了。我说,有钱人就那么好骗吗?至诚耸了耸眉毛:哥哥,这不是骗,是创造。愿意出身高贵门第显赫是人之常情。如果不是这种情况,给自己创造一个高人一等的出身,上不伤君下不损民的,有何不可?对咱而言,这个行当和办红白喜事的乐人受聘吹唢呐是一个道理,有钱赚不犯法,怎么能说是骗呢?况且,这个行当讲究扛文化旗子吃智慧饭,比吹唢呐要复杂得多,赚的多一点,也是应该的。
高中时候的冯至诚就是个才子,能套着《茶花赋》写歌颂贫下中农美好生活的《菊花赋》;模仿《虎吼雷鸣马萧萧》编生产队饲养室阶级斗争故事的《牛吼马嘶风雷动》。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家伙居然成了谀墓的专业人士,我忍不住笑出声来,连声称是。至诚也笑了,伸出长舌头舔舔干燥肥厚嘴唇,萌哒哒的,超可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版权所有  陕ICP备11003684号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赞助我们 

平平安安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陕公网安备 61012502000141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