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户县网站新闻!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官网)
户县本土 便民 公益 互助  XHUME.CC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查看: 5225|回复: 0

[教育杂谈] 【实验中学】校刊《渼陂诗韵》第二期连载(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13 08:34: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访问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会员

x

美丽乡韵

●任 磊

       一

       悠远的历史,深邃的天空,在黄土地雄浑的背影中,祖辈们用沾满泥土的双手,紧紧握着故乡的双臂,在岁月里,用锣鼓把乡村所有残缺的日子拼凑起来,声音铿锵有力,撼人心魄。村庄,从此不再藏在农历的沉寂里。我那温厚的故乡,如清晨草尖上圆润的露珠,在我异乡的梦里,晶莹了许多年。

       故乡那锈迹斑斑躺在墙角的犁铧,记载着几千年的农事。轱辘,静静的守候在乡村熟悉的菜园里,颤悠悠的旋转着,滋润的不仅仅是干涸的禾苗,还有祖辈们疼痛的岁月。

       黄昏里,一群鸟儿划过袅袅炊烟,往家的方向飞去。老牛卧在月色里,抬起毛发稀疏的头,开始咀嚼田野上一天粗重的喘息。

       月光朗朗的贴在地上,犹如在稻浪深处弯腰挥镰的母亲,汗透秋风,苍凉萧瑟。乡村的母亲,她说不出一些超凡的道理,可她的眉宇,总是挂着令人感动的使命。那些由黄河晓雾滋养哺育的晨钟暮鼓声,带着飘逸和神秘,越过大漠黄沙的寂静,涉过亘古长河的喧嚣,一路风雨兼程,抵达母亲。悠悠的释放出一片清凉的月光,将母亲沧桑的岁月照的透亮,也将母亲凡俗的一生照的清淡出尘。

       故乡那古老的歌谣,山泉一样清冽冽的穿透我的生命。村口那棵如母亲般沧桑的树,是在清明的细雨里眼巴巴地期待着自己吗?河边浅浅的绿色垂于水上,水木声声,似在诉说着湿漉漉的心事。

      

       细雨绵绵的秋夜,一更更的鸡鸣声,在空寂的乡村显得修长而惆怅,伴随着邻村的狗叫声远远传来,在空寂的夜里仿佛从远古的诗经里穿过厚重的历史,跋山涉水传进耳膜。那声音宛若古寺里的晨中暮鼓,不急不躁不紧不慢,如行云流水一般,悠悠的带着一种禅意。忽然间我的灵魂像是遇到了久违的乡音,在异乡的夜里禁不住泪流满面。一个人,就是走的再远,在他的心里,永远站立着故乡,故乡里,永远站立着一位母亲。

       在世间,有些人是必须仰望的,如母亲;有些地方,也是必须要仰望的,如故乡。我那具有青铜般静穆、黛瓦般古朴、陶瓷般清雅、菩萨般善良的母亲,和我那温厚慈祥的故乡一起,如一副宁静、闲时、淡远的旷世水墨画,被我握成一生的乡愁。

       跟岁月一起老去的黄叶,正在乡村一片片返青,田野上,麦浪手风琴一样起起起伏,花开花落,冬去春来。乡村一次次重演着繁华或者苍凉。风华正茂的父亲,如今老牛般的默默地低着头在草尖上品味村庄。

       每每回到故乡,故乡的气息就扑面而来,嘴含烟袋的老汉,正驱赶着一群群白色的希望,走向村外的晨曦。身后,是几声端着碗蹲在墙根的乡情。田野里黄色的油菜花、池塘边白色的槐树花、篱笆上那紫色的牵牛花,还有丰收的丝瓜和豆角,正倾城倾国地微笑着,他们并不因为故乡的贫穷而拒绝生长。麻雀,落在故乡的肩头,争先恐后的啄食着黄昏的余烬。狗坐在大门口,没动静的时候也要身长脖子汪汪几声,为的是找个活下去的理由。

       一排排青砖黛瓦的百年老屋,睡在很深很深的岁月里,像一行行参差不齐的诗。麦穗带着父亲的心思,纤纤玉立在故乡的眉头,故乡因此而富饶沉淀。

       父亲从田埂上带着一身咸涩的月辉回家,血脉相连的不仅仅是苍茫的人生。坐在门槛上,父亲低着头,深沉的目光望向远方,好久才默默的说:“家有长物充富贵,胸无诗文总归贫”。父亲的脾气,像故乡稻谷坚硬的外壳,纵使落泪,泪也是硬的。于是。我默默的背起父亲沉重的叮咛与期望,以清贫的姿态穿越四季寻找梦想。虽然隔山隔水,我却听见书页中几声遥远而牵挂的叹息。父亲是故乡的一条河流,流淌在我的生命里,灵动而凝重。多少年过去了,我的心走过了千山万水,而父亲像一棵没有年轮的树,在我的心里永不老去。幸福是苦难的背影,阳光是生命的背影,父亲是我成长的背影。就在我成长的同时,父亲不知何时已变成了鬓发斑白的黄昏。

       在草木更替的年轮里,米和面照亮了故乡的春夏秋冬。雷声隆隆的碾过雨季,风起的时候树叶沙沙的响,一声声蛙鸣挂在日历上,正一步步向秋天爬去,墙角里还有虫鸣的叫声。

       石磨咀嚼日子的呼吸,石臼里捣碎一声声叹息。我走了,我想把影子留给故乡,做一缕飘逸的炊烟,永远守着我那黛青色的家园。

       在黄叶飘舞的黄昏,一条小船载着故乡的云、故乡的风、故乡泥泞的往事以及我那逝去的清水童年,遥遥滑向我异乡的梦里。我知道了失眠的滋味,其实就是乡愁的滋味。那一千次的离别,有一千次的回归,只因为心中放不下那幽幽的乡愁。

      

       被汗珠和民谣擦亮的双桨,从河流到河流,怎么也走不出故乡的怀抱。就像那佝偻的炊烟,一生也飘不出村庄,纵是死,也死在自己的土地上,我是萍,一生属于谁,当我像水一样流出故乡后,终是流不出对她的相思。故乡却像岸一样固执的守望着我的归期,归期遥遥,人生短暂,短的像檐雨低落的瞬间。放牛的老头坐在坟头放牛,放着放着把自己也放成了一头老牛,最后长眠在村头某个角落,从此,村庄又多了一座新坟。

       一盏马灯,一块荧屏,照亮了村庄一段苍翠的日子,老榆树,带着乡村厚重的苍凉。默默守望在村口,一年一年,滴落着一片片对游子的思念与牵挂。

       父亲推着一车绿油油的希望走向田野,渡轮小车在干裂的褶痕里打滑。母亲用世间最高贵的姿态,怀着挖掘山岭一样的虔诚,挖掘生活,植入生命。

       我枕着夏夜的手臂看天上的银河潮起潮落、看月圆月缺。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圆圆缺缺,似乡间一句美丽的歌谣,更似一枚锯齿形的邮票,一点一点锯着我的乡愁。

       鸿雁望着我,我望着故乡,异地沉重的泪水从眼中滑落,说是清明,哪是清明?家的方向一片模糊。乡思,亭亭玉立在我心里最柔软的地方,浸透了春夏秋冬。

       人言落日是天涯,望尽天涯不见家。故乡把炊烟烧的老高老高,让游子老远就能望的见,老远就想起家。《诗经》里说“父兮生我,母亲鞠我、抚我、长我、育我、顾我、复我”。在游子的心里,故乡其实就是父母,父母就是故乡。故乡永远只有两行诗,一行是父亲的平仄,一行是母亲的韵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版权所有  陕ICP备11003684号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网站营业执照公示】

平平安安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网/西户社区网 XHUME.CC 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陕公网安备 61012502000141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